耽美NP末世肉文里的女炮灰之七

    【叮~欢迎开启随身空间山海珠】

    顾明月在昏过去的同时,灵体脱离于肉体被吸入到了一个奇妙的空间,她的神识在这个空间里可以无限的延展,好似她的灵魂就是构成于这个空间的本体,密不可分。

    “这里是……山海珠里的空间?”顾明月悬浮于一望无垠的水面上,头顶碧空如洗,水下清可见底,半白透明散发着柔和五彩荧光的卵石布满水底,奇光异彩把整个可见的空间都照亮了。

    【此为山海珠内的空间,解说完毕。】系统简单的回答了顾明月的问题,音色奇异地带着点疲惫。

    顾明月认为系统还在处于修复期,于是对简短到让人心酸的解说给出了包容理解的态度,她需要习惯升级的人工智能后的系统时有些人性化的小情绪。

    山海珠的空间内部应该自成循环,生生不息,可她没有看见这里有可以种植的土地以及植被,现在所见的空间和系统最开始对于山海珠的描述有根本性的差异,到底是为什么呢?

    不会,还是因为能量不足吧……

    【明月,咬破你的手腕,把血滴入水中】本要默默隐匿的系统在听到顾明月的心里活动后,还是压下了一股无法描述的负面情绪,开口为她进行空间认主指导。

    身为一只灵体,顾明月对自己是否会有血保持了怀疑的态度,不过系统既然说了,她便依言把右手手腕放到嘴边,狠狠地咬了一口。

    结果自然是没有破皮,手腕上面出现了两排深深的牙印,疼得顾明月自己哀哀地抽气,她忍住疼痛,刚要皱着脸对自己再狠心下口,手腕便被一道刺目的光芒划过,泛出淡淡青光的液体从被利光隔开的皮肤里涌出,滴滴拉拉地从空中坠入水面,带起波光粼粼的涟漪。

    坠入水中的血液聚合到一起,形成了一颗种子。青色的种子一经接触到水底,便迅速地生根发芽,以根茎深扎于覆满五彩石的土壤里。顾明月放佛听到了这颗种子的幼苗破开土壤,挺拔向上生长的声音。

    幼小的树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抽长,先是生长成了一颗小树,然后这颗嫩生生的小树的躯干开始生长得得越来越庞大,枝叶繁茂的树顶向着四周扩张延展,没过多久,就在顾明月的脚下形成了方圆不知几里的巨大岛屿。

    青树形成的岛屿被难以想象的庞然根茎与树干支撑于水面之上,连接着天空与汪然湛清的丽水。生命的耀光从顾明月的额头中心迸发,从空中四射着覆盖了整个岛屿,在璀璨夺目的明光里,水中出现了一尾尾色彩斑斓,间游嬉戏的鱼群,岛屿中传来嘹亮的兽吼与清越的鸟鸣。

    她是这些生命的母体,山海珠里的万物从她的血液中孕育,以五彩石作为养分,得以在这个空间里生长繁衍,循环交替。

    顾明月很是欣喜,她能够感受到水中的鱼儿,天空中飞翔的鸟儿,陆地的走兽,以及盎然生长的百草植物对于生命的喜悦……它们的所有情绪都能通过血脉的力量传递到她的心里。

    她是这里创世之神一样的存在,但凡是进入空间以及空间里固有的一切都能够被她所掌控,万物对她皆需俯首低头。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逆天的空间的绝不可能的没有使用限制,顾明月需要把使用限制问清。

    【山海珠的限制就是在特定的任务世界中无法被打开。为了保护任务世界,除了能够激发出山海珠使用契机的任务世界,其他任务世界都会因为其世界内固有规则之力被封印】

    简而言之,就是山海珠只有在非以科学发展为社会主导的任务世界中能够被使用,比如现在出现了异能与丧尸的末世任务世界。

    顾明月弄明白了这些,她的灵体也因为失去力量而有些虚弱了。她的思绪渐渐放空,然后意识穿过如隧道般的光明中到达了与肉体相接的重点,在一瞬的黑暗过后,处在末世的身躯轻轻地颤动了下,缓缓地睁开了闭合的眼睛。

    “你终于醒了。”

    她的眼前出现了白俊飞放大版的脸。

    “身体感觉怎么样?”白俊飞用手托起顾明月的后颈,轻柔地把她从沙发上扶坐起来,靠在自己的胸前。

    她的身上覆盖着昨日所穿的衬衫,衬衫因着美人起身的动作滑掉到腰间,掩盖不住其玲珑有致的曼妙酮体。

    顾明月小声地惊呼了一声,慌张地去用手臂遮挡胸前的两团香软莹白,她此时除了堪堪覆住三角地带的衬衫,身上未着一物。

    白俊飞看着美人儿在他的胸前微微颤抖地拱起身子,向腰腹处蜷缩起修长的美腿,俯在她耳边用悦耳富有磁性的声音点出事实道:“别遮了,还是我从小安那里把你浑身赤裸地抱回来。小安太粗暴了吧,身体有哪里感觉不舒服吗?”

    他一出声提醒,顾明月除了感受到被男人看光的羞耻外,讶异于身上并没有想象中的不适,身体略微的虚软以及腰腿上的肌肉稍稍酸痛,并不难以忍受   。

    这具曾经丧尸化又被系统改造过的肉体,强度可见一斑,耐受值很高,想来以后哪怕是同时应付起群男人的欲望也不会太吃力。

    “还丶还好……就……”顾明月声如蝇鸣,咬着嘴唇闷闷道,她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身后的白俊飞,以及知道她同安意泽与高靖做过了的幸存者小队里的其他男人们。

    虽然因为任务原因她不可避免地需要同这些男人发生肉体关系,但她并不希望他们把她当作不知廉耻的放浪女人对待。顾明月不愿意被别人当成泄欲的妓女,她即便尽力不去想,却仍然无法克制地去在意并担忧自己在幸存者小队里即将拥有的地位。

    现在,她究竟是该做出一副羞愤欲绝的柔弱模样,还是该放开自己顺势勾引身后的男人,顾明月踟躇了。

    白俊飞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顾明月就字以后的下文,他了然地从沙发上站起,把女人轻轻推靠到沙发背上稳住身体,面对面地蹲在她身前。

    “嗯……还是让我帮你检查一下是否伤到了吧。”白俊飞作势要拿开顾明月唯一的遮羞物,女人赶忙死死地攥住衣角,把几乎要被掀起的衬衫按下。

    “别担心,我以前是医生,只想为你检查一下里面是否受伤。”白俊飞停下手上的动作,没有勉强移开美人儿唯一的避体物,而是耐心地对她解释。

    顾明月知道白俊飞在末世前是外科医生,她所掌握的队伍里每一位男人的背景资料,绝对详细到让他们无法想象。

    不是不可以让他为自己的身体做一番检查,而是那里面……

    “明月,我不知道你一个人在遇见我们之前在那间超市里待了多久,你好像并不明白这个世界的变化有多大……在你开口要求我们带上你的时候,就应该设想某些事情会发生的可能性……毕竟我们是一群男人”白俊飞用手推了推眼镜,慢条斯理地说。他的语气与举止斯文儒雅,明明一副带着点淡淡贵气的公子哥儿模样,身上却散发出压迫感十足的气势。

    顾明月不说话,抓住衣角的手握得更紧了。

    “感觉自己像是被当成了公用的妓女,很难受是么?”白俊飞的声音里淡淡的听不出情绪,“末世里男多女少,这种事情迟早会发生,不论你遇到的是不是我们,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若说白俊飞在和女人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预知了会发生在她与他们之间的事情是不可能的。那时候没人会想要触碰顾明月,直到她洗去浑身的污垢露出本来面目后……他就知道,有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的了。

    事实就像他所说的,如顾明月一样的女人,在没有秩序的野蛮末世里,不论去到哪里都会被掠夺。

    眼前的美人儿好似听进去了他的话,渐渐地放松了身子,握住衣角的手也有了放开的趋势。她仍然低垂着头,但整个人看起来已经没有那么紧绷防备了。

    白俊飞把顾明月的变化收入眼底,他再接再厉地柔声道:“你大概不知道被基地保护起来的女性都是怎样生活的吧?名义上虽然说是保护,实际上则是作为生产工具被圈养,她们有服务于基地高层的义务……你在我们这里,只有我们这些人,而我们,会好好保护你。明月,嗯?”

    美人儿在男人的注视下微微地点了点头,她目前来看除了接受别无选择,于是捏紧衬衫的手缓缓松开,轻薄的遮蔽物随即被男人拿走,整个下半身毫无保留地暴露于人前。

    “来,把腿张开。”

    顾明月把脸撇向一边,双手环胸紧咬下唇地在男人的指示下展开并拢的双膝,腿间娇美的花苞一点一点地显出全貌,稀疏的毛发丶白嫩的肉蚌丶以及从其间裂开的细缝中所露出的诱人肉粉色……

    白俊飞戴上了席蔚空间出品的白色塑胶手套,以一副宛如在工作中的表情把女人腿心的花瓣拉开,把头凑近她的两腿之间细细地检查起来。

    虽然男人在进行不带一丝色情意味的检查行为,可顾明月却在他认真的手上动作与视线中有了感觉,小穴收缩不止,连带着那小巧的肉核与两片丰腻的小肉唇被牵扯得颤颤巍巍。

    啊…..一根手指进去了……怎么办,又丶又进去了一根……唔……别在里面撑开内壁啊……要忍不住了……

    “外阴看来没有撕裂的痕迹,这样把手指插入你的阴道里,会有痛感吗?”白俊飞的语气就像是医生在询问病人,食指与中指持续向着女人的穴道里探进,并在两根手指全部没入后,在狭窄的甬道中打开扩张。

    “不丶别……呜…..”女人夹紧双腿的动作慢了一拍,她被男人用手指扩张的阴道里,突然涌出一大波被稀释过的男性体液,几近透明的精水沿着腿心的轮廓流到了臀下,在皮制的沙发上汇聚成一滩小水谭。

    “被射入的东西真多,你的阴道好紧,精液竟然能够停留在体内这么久。”男人叙述事实的声音里透出讶异,他的话语让顾明月羞红了脸。

    白俊飞在用手指插入女人的下体时,便感觉到了她非同一般的紧致与内里巧夺天工的构造,他能够想象,被她湿热的软穴包含住分身的男人会有多么的疯狂。

    顾明月在男人手指的搅动下,收缩着小腹把内里所有的精水都排了出来。白俊飞用一边的衬衫清理干净她臀下的精液,随后从衣兜里掏出一方洁白的手帕,开始清理起她穴口的狼藉。

    “你很干净健康。”清理完毕美人儿私处的男人做出了诊断结论。顾明月的私处在经历了昨晚与两个男人的性爱后仍然显得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异味,甚至隐约还能闻到肥皂的清香。白俊飞对于顾明月的身体状况十分满意,他基于职业的关系,本身就带着一点洁癖,故而他喜欢干净的人,或者说至少要看着干净才可以。

    能够面不改色,丝毫不觉得肮脏难忍地去检查女人刚刚与其他男人们交合过的地方,对于白俊飞来讲是史无前例的。顾明月让他有想要去触碰的欲望,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女人了,可能是因为她难得一见的美貌,也可能是因为末世里的女人得之不易,反正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反感与其他人共同享有一个女人,就算他一开始其实是打定主意置身事外的。

    顾明月看着男人取下手套扔到垃圾桶里,然后走到沙发休息区对面的厨房水管里接了一杯水,转身两步递到她眼前。她道了声谢谢,接过水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白俊飞又重新给她找了一套衣服,仍然是大号的男式衬衫,不同的是这次没有穿起来松松垮垮的短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可以作为腰带的柔韧耐折的绿藤。

    “这两天就先这样穿吧,我们会在下一次收集物资的时候为你找可换洗的衣服的。”

    这件短袖男式衬衫比之前那件大了一号,顾明月穿在身上后衣摆直接过膝,袖子都能在她身上显出七分袖的味道,充作腰带的绿藤收紧腰间的曲线,把衬衫的下摆收拢成蓬松的裙摆模样,这样穿比穿成昨天那副样子看起来顺眼多了。

    “其他人呢?”顾明月穿上衣服心里踏实了不少,她这时才好意思问其他人的踪迹,外面的天色看起来已经不是上午了,大巴里此时只有她和白俊飞两个人。

    “景耀带人去附近的农家查看,现在也快回来了。”白俊飞回答了女人的问题,他没有提自己是特意要求留下来照顾她的。“怎么,想利用时间和我做点什么,我可是大欢迎。“

    顾明月在男人的调笑中表情羞迫,她现在比较关心席蔚的动向,他和其他男人一同出去没问题吧,这次竟然不是他留下来照顾自己,让人很担心啊。

    “席蔚他也跟着去了?”虽然是疑问句,顾明月却用的是陈述句的语气。

    “嗯,他这次也跟着去了。”白俊飞推了推眼镜,“你好像很在意他,一见钟情?”在没有女人的时候,席蔚是最受队里成员保护的,现在最受保护的人已经变成了眼前看起来娇弱的美人。

    顾明月不知怎么回答男人的问题,她摇了摇头,用席蔚看起来很好相处这一点为自己对他的特别关注做借口。女性会对容易相处和相对弱小的人表示出友善是很正常的事情,白俊飞对她的解释未可置否。

    两人没说多久话,幸存者小队里的其他成员们就回来了,景耀在经过顾明月的时候,轻轻用眼角扫了她一眼,眼神里没有鄙夷与轻蔑,有的仅仅是漠然。

    ”明月,这个给你。“席蔚凑到队里唯一的女成员身边,把手中的小瓶子送到她跟前。他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没有评价的权利,同样的事情在末世里太常见了,尤其对方还是如此漂亮的女孩儿。顾明月的现状让他想到了自己的青梅竹马,不知道她现在到底如何了,以她的身份生活在幸存者基地中应该是安全的吧,席蔚担忧地想。

    “喝下它你就不会有怀孕的风险了。”小瓶子里装的是他用实验室空间里的材料做出的事后避孕药,他认为这应该是顾明月现在所最需要的。

    顾明月拿过小瓶子拧开一口饮下其中的液体,即便她并不需要,但也绝对不会浪费任务对象的好意。

    “明月姐姐。”咽下药水的下一秒顾明月便被飞扑而来的安意泽紧紧地楼住亲了一口。

    苏绍元站在车门口目睹了这一幕,他想要保护的纯洁无暇的艺术品,已经被人玷污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