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NP末世肉文里的女炮灰之十九(儿童节福利XDDD)

    作者说:

    在此回一位读者昨天的留言。

    最近事忙鲜少回复留言,直到看了昨天这段长留言,觉得真带感。我说话或许有歧义,但逻辑绝对没问题。看了留言放更新不是因为留言太少,而是因为留言太多让我实在不好意思攒文一次性更出来。你曲解得也十分有意思……至于你说作者没有诚信,我就哦呵呵呵了。我之前回复其他人留言的时候说过,之所以仍然贴出尽量日更是我清楚自己的性格,不用日更时时提醒自己我怕时常因为惰性长时间短更。我保证不坑已经做到了诚信,读者们给谁珍珠是她们/他们的权利,不需要在这里强调。

    就这样吧。

    ----------

    以下高能,非NP爱好者火速撤离,三根剧情是从AV上看过的~~~有真实性

    ——————————

    顾明月在宴席上轻抿一口酒后,便有些飘飘然了。

    唔,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儿。

    女人手上的酒杯空了又满,辣辣的酒水滑过喉咙,给五脏六腑带来了暖洋洋的热度。直到苏绍元察觉到她喝酒如喝水的劲头,按住她的手并拿走酒杯,她已经不知大杯灌入了多少酒水,整个人表情很快乐的在傻傻地笑着。

    之后便是天旋地转,时间不知溜到哪里去了,再一回神来,她迷迷糊糊地半躺在单元楼房间内的沙发上,沙发前围站着六个男人,他们正眸光火热地注视着她。

    白俊飞,高靖,姜磊,苏绍元,安逸泽,以及景耀……

    顾明月不明白他们想要做什么,她身处于沙发与男人们之间的狭窄空间,他们集中的目光带来了无形的压力与压迫感,呼吸因此都变得有些困难。

    “啊…..做,做什么?”她的眼睛被苏绍元蒙上了一条黑布,密不透光的材质使她陷入了一片黑暗,身体的其他感官却因此变得更加敏锐清晰。

    “原本是想庆祝一下明月姐姐回归的,可都怪明月姐姐喝醉了……”不满又带着撒娇的声音沙哑着透出兴奋的颤抖,“我们的心意可全都被浪费了,明月姐姐该怎么补偿才好?”

    补偿……顾明月不明所以地缩了缩,她的头脑半醉半醒,费力地思考补偿为什么要蒙上她的眼睛。

    “我们来做一个小小的惩罚游戏,看看明月在这两周里有没有忘了我们。”男人的声色低沉优雅,说话的速度慢条斯理,顾明月甚至能想象出他用指尖轻推眼镜的动作。

    “要给这个惩罚游戏加一点难度才好。“散漫的语气,带着点阴郁,是高靖。

    “明月一个人喝得畅快,我们可还没有喝尽兴,咦,这里不是正好有酒吗?“苏绍元华丽的音色故作惊讶,随后衣衫悉悉索索的声音以及拧开酒瓶的声响一齐在室内回荡。

    酒的味道混合着浓郁的荷尔蒙气息,挤压着清新的空气,逐渐充斥了整个房间。

    带着点腥味儿的灼热之气扑鼻而来,一杆挺翘粗壮的男根顶在了顾明月的嘴唇上,随后更多的大肉棒凑到她的脸边,用冠状蘑菇头摩挲挤压她白嫩的肌肤,把湿润滑腻的前液涂抹于精致的五官上。

    顾明月咽了口口水,嘴唇发干,她伸出丁香小舌舔舐着唇瓣,湿漉漉的唾液滋润着紧绷的唇肉,看起来香艳诱人。

    好想吃掉这些热烘烘的大肉棒,在身体深处沉睡的渴望被惊醒,叫嚣着全部吞吃下这些饱满多汁的能量源。

    “不行哦,明月现在不可以吃。”

    男人制止了她张口想要吞含住阳具的动作,所有人退后了一步,欣赏起女人无措却又渴望的可怜神情。

    “怎么才能吃到……”顾明月的声音软糯,带着一丝急切。

    “呵,来,先脱掉自己的衣服,跪着背过身扶住沙发背打开双脚翘起臀部,给我们看一看那淫荡的小穴。“

    顾明月咬着唇依言褪下了衣物,背过身两手扶着沙发背,压在靠垫上的双膝大开,细腰下沉,颤巍巍地撅起臀部,复用只见掰开自己腿心的花瓣,露出已经滴出蜜水的肉穴。

    “还没碰明月姐姐呢,这里已经湿哒哒的了,不愧是淫荡的肉穴,那么渴望着被肉棒撑开么。”

    下体突然被冰凉光滑的细长圆柱体插入,顾明月惊得身躯一震,她的动作很快便被几双大手压下了,火辣辣的液体顺着插入体内的瓶颈被源源不断地灌入肚子里,不一会儿小腹就如五月怀胎般鼓胀了起来。

    天啊,他们想要做什么……

    “下面就和明月说一下惩罚规则吧。”优雅的声音带着点恶意的兴奋。

    “明月用小穴为我们温酒,同时需要好好地辨识大家的肉棒,辨识正确我们就把酒水吸出来。”带着笑意的华丽音色如陈酒,却有着不容拒绝的糜乱感。

    “要是你弄错了,我们就直接插进入把你干到哭。“高靖说话的语气总有一股狠劲儿,在当下,却刺激得顾明月浑身战栗。

    好想被这群人狠狠地玩弄一场,光是这样想着肉穴便蠕动个不停。

    “明月姐姐可不要漏掉一滴酒水,好好辨识大家的鸡巴,若是仅仅辨得出阿耀一人,我们可是会嫉妒得发狂呢。到时候,小穴会不会被操烂呢……还是说,明月姐姐渴望着被我们用大鸡巴干坏?”粗俗的用词在淫欲横流的时候,更能让人血脉偾张,下体坚挺。

    顾明月小穴内的玻璃瓶颈被抽出,她瑟缩着夹紧内径,费力地不让一滴酒液流出。她的双手被人握住从沙发背上拉下,随后身体被男人们扭转,摆成了趴跪在沙发上的姿势。一根阳具用顶端摩挲着她的红唇,同时双乳与臀部被几双大掌肆意揉捏。

    她开启唇瓣,含住那根让她肉穴湿润的物什,用小舌灵巧地刮蹭它的棱角,两颊一收一放地吸压涨圆的肉柱。来不及吞咽的唾液从嘴角淌下一条细亮的银丝,男人在她温软的嘴里轻轻抽插了一会儿,捧住她的头颅把肉棒退了出来,用布满水渍的龟头在她脸上摩挲。

    “是……景耀的……”顾明月边要忍住双乳小穴被人玩弄的快感,边要收拢夹紧体内的酒液。小奶头儿与肉核被粗粝的指尖揪扯掐夹,绕着圈儿地揉捻旋转按压,臀部与腿心不时被男人们用手掌轻扇,她呜咽着说出适才在为谁的肉棒口交。

    “呀,答对了呢~”不满的声音带着天真的孩子气,“明月姐姐果然猜对了景耀的东西,对他那么熟悉的话……男人的嫉妒心可是不允许的。”

    男人的话音未落,顾明月便感觉有人用火热的双手扶住了她的腰,粗大的鸡巴抵住肉穴的入口,正跃跃欲试地在花瓣周围滑动。

    “等,等等……”她不是答对了么,为什么要惩罚她?虽然小穴很想要肉棒填满,但是若被人堵着满肚子酒水操干的话……

    粗大的阳具撑开了狭窄的穴口,一鼓作气地直捅到底。这样可怕的长度,这样骇人的粗壮,小穴被撑到了一丝空余的缝隙也无,紧绷绷包裹住顶到深处的大鸡巴,费力地蠕动着想要把异物推挤出去。

    是姜磊……不,不要动啊!故意的,这群男人太坏了,故意把景耀放在第一个……

    姜磊长驱直入地把整个分身埋入顾明月的小穴后,便开始猛烈的抽插,子孙袋啪啪地拍击着她娇嫩的花瓣,儿臂般粗大的男根把细窄的女穴撑成了可怖的圆形,噗叽噗叽地往外吐着粘嗒嗒的白沫。

    “唔……呜呜呜……唔唔……”玫瑰花瓣般红润香软的小嘴儿又被紫红色的硕大肉棒堵住了,顾明月所有的呜咽与不依都被吞在了喉咙里,下体的抽插猛烈地搅动着小腹内的酒液,半瓶水般晃晃荡荡的声音从圆鼓鼓的肚腹传出,子宫里液体的每一次翻搅,都带来混合着快要失禁的痛苦与被顶弄G点的快感,她哆哆嗦嗦地吸吮着口里的鸡巴,被干得隐藏在黑布下的乌眸水光潋滟,双腿发颤。

    小腹被男人们用手恶意地抚摸按压,两团奶子也没有被落下,奶尖儿被龟头向内挤压摩擦,腿心的花核被快速的揉捏,翻天覆地的快感浪潮一波高过一波,嘴里进出的肉棒一刻也不停……当紧致的菊花穴被两根手指配合着操穴的频率猛然插入时,顾明月吐出嘴里的男根,上身软在沙发垫上浑身痉挛地迎来灭顶的高潮,一股水流如喷泉般从肉穴周围激射而出,她竟是被男人们玩儿得潮吹了,咿咿呀呀地媚叫着抽搐,雪臀轻颤,肉穴周围一缩一紧地包裹着持续捣干的阳具并断断续续地喷出残留的阴精。

    “哈……哈……呀……唔……嗯啊~~~”美人儿浑身软倒,唯有臀部高高悬起,姜磊缓慢地拔出自己的男根,感受着女人内腔媚肉不舍地层层锁紧所带来的舒爽感。

    顾明月喘着气收紧被撑成小儿拳头大小的肉穴,水润润的淫洞看得男人们俱是咽下一口唾沫。

    “啧啧,被操得那么舒服吗?明月的淫水儿都把沙发垫喷湿了呢~”戏谑的声音让女人的脸蛋儿染上了艳红之色,分不清是高潮遗留下的红晕还是因为羞耻感所表露出的难堪。

    男人把她干得浑身发软,可顾明月没有时间休息,如恶狼般的男人们又重新开始了吃肉的游戏,即便她猜对了递到嘴边的肉棒,仍然会被男人们找出各种理由直接插入小穴狠干。一会儿便被摆成上半身脱离于沙发悬空,男人背靠沙发背大力地操干嫩屄的姿势,一根根粗长勃发的鸡巴轮流插入她的小嘴儿,在里面短暂抽插几下后又换上下一人,肉穴被激烈捅捣得水声响亮,难耐的快感模糊了她的意识,嘴里快速换入的鸡巴逐渐让她分不清到底是谁……

    猜不出肉棒的惩罚,实在是美味。

    她情态可怜地挺着满肚子的酒水,双腿跨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几乎呈一字形分开,菊穴被一根大肉棒侵占,前面的小穴也被身前的男人摆臀耸弄,腿心带着酒味儿的白沫把前后男人的毛发湿润成一绺一绺的,湿乎乎的四颗肉蛋在狭小的空间里摩擦挤压,舒服得男人们不时溢出粗喘。

    顾明月的身体随着男人们的动作上抛下沉,双手搓揉着两根热烫的阳具,嘴里嗯嗯唔唔地吃着姜磊的鸡巴,连两团白软的乳房也被男人用大掌收拢,一根沾染上唾液的大肉棒在乳肉中来回抽动。

    在没有一人射精的情况下,顾明月已经被操弄得高潮连连,头脑发晕了。

    肉棒脱离小穴发出瓶塞拔出酒瓶的声音,与此同时她再也无法控制住小腹内的酒液,菊穴内的鸡巴还在插入抽出,身子上上下下的沉浮,从圆洞洞的小穴里洒出混合着蜜液的粘稠酒水,晶莹的液体泼散在空气里,气味淫靡。

    菊穴内的阳具同样快速的抽离,“啊……”顾明月小声的呻吟,一张张大口争先恐后地含住她的小花户,堵着穴口咕噜咕噜地咽下温乎乎的酒水,充血的小肉核还被人高速地左右按压……她小腹抽搐着,在男人们吸舔下排出液体,随之而来的是如瀑布倾泻般的别样快感,高潮瞬间席卷四肢百骸,让她彻彻底底地沦为了男人胯下的淫娃。

    “好想要精液…….啊嗯……给我……再继续…..呀……嗯啊……”

    眼睛上蒙着黑色布条的美人儿,声音软绵绵的,带着浓重的情欲之色。男人们欣赏着她通身无力的羸弱模样,下体翘着的鸡巴没有完全得到舒缓,凶巴巴地朝着女人横陈的玉体点头。

    “真骚。”高靖吹了口口哨,揉捏着顾明月的双乳,不怀好意地询问道:“这么想吃男人的精水,那是不是的给出点诚意?”

    太坏了,都把她玩弄成了这幅样子,竟然还要提要求。

    顾明月瘪瘪嘴,身姿撩人地扒开自己被肆意蹂躏过的小穴,露出吐水儿的肉洞。

    “请用明月的这里……   把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来……”

    “只是肉穴吗?”

    “还有这里……”纤细的手指插入刚刚被疼爱过的菊洞

    “还有呢?”男人们不依不饶,兴致勃勃地要求着女人做出更加淫荡的动作。

    “那,这里也要…..”丁香小舌探出檀口轻舔下唇,如珍珠般的贝齿咬着一侧唇角难耐地喘息。

    “想让我们用什么玩弄你呢?”

    “肉棒,好多好多根肉棒。”美人的莹白身体泛出浅粉色的光泽,细密的湿汗是肌肤看起来更加的晶莹。

    “那么多肉棒怎么用?”

    “操,操明月身上所有的小洞啊……”

    “呀~~~~~”顾明月惊叫了一声,话音未落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下体便被两根突如其来的肉棒猛烈地插入填满,隔着一层薄薄肉膜的鸡巴频率混乱地捣干着她的肉洞,两根阳具上的每一处轮廓在穴道的挤压下都变得清晰,她甚至能在脑海中勾画出它们壮伟的模样,肉穴里的淫水登时流得更欢,竟同开了闸的水龙头般源源不绝。

    “啊…….好喜欢……好喜欢热热大大的硬鸡巴…..都给我……再用力的插我…….嗯嗯……小穴好酸好麻…..呀啊~~~”

    像是在竭力满足她,男人们的动作越发地凶猛了。

    “真的是怎么操也操不松你,简直紧得让人发狂。”

    “唔….嗯唔唔……”顾明月嘴里塞入了一根不知是谁的鸡巴,两只手也被男人的大掌握着上下撸动肉棒,她快乐得如在云霄,两只奶子随着男人们的动作凌乱地甩动着,不时被拉扯乳尖儿揉捏。

    一根被遗忘的肉棒悄然接近淫乱的交合处,粗粝的手指挤着肉穴的缝隙缓缓插入…..

    “明月姐姐的这里好像还能吃下一根呢~~~~”薄薄的穴口弹性十足,费力地吃下一根手指一根大鸡巴后,又颤颤巍巍地吃下了两根手指,淫水从被撑开的缝隙里汹涌而出,流了安逸泽满手。

    抵在肉穴交合处的粗大阳具,在手指抽出的瞬间,一个用力便尽根插入,擦着另一位的肉棒直直顶到了深处,相互挤压。

    “啊…..”

    “唔…..”

    “哈…..”

    “呜呜呜……嗯……唔唔!”

    女人的身体几乎要弹跳而起,可她完全被腿心几乎要撑烂肉穴与菊洞的三根肉棒钉在了男人之间,呜咽着承受着男人们缓慢的抽动。

    眼罩被接下,溢满泪珠的美眸躺下两行激情的泪水,她虽是眉头轻蹙,却也在男人们的动作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在最后竟是尖叫着让男人们快速地动起来,把淫荡的小穴操烂。

    夜,还很漫长,欲望的盛宴整整持续到了天明。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