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攻略手冢之一

    长达十三个小时的飞行时间里,奈绘基本上除了睡觉和看电影以外只做了两件事——心疼自己的天价机票钱,和提前心疼自己即将支付的更天价的酒店钱。

    这个时候本来也正值旅游旺季,偌大的波音77W在奈绘能看到的视线范围内,几乎没有多余的空位。本来她还幻想着说不定能拿到last-minute的特价票,事实证明这也只是幻想而已。

    但这趟旅途中也有一件十分令她惊喜的事,由于航空公司超额售票以后经济舱没有了多余的座位,奈绘被空乘告知给予她免费升舱,所以她现在正躺在位置相对宽敞的头等舱里,看着左右两边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和珠光宝气的贵妇们,安然地享受着速度其实并不太快的免费Wifi。

    像她这种普通老百姓,只有在人品爆发的时候才能够破天荒地窥探到头等舱的风光,而迹部和南那种人,却时早已习以为常司空见惯,这么一想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自从被她挂掉那个电话以后,迹部也没再给她发过任何的消息。奈绘知道迹部也清楚,自己当初能够因为南去刻意接近他,现在当然也能够再因为南去勾搭手冢。想到这里,奈绘自己都不禁怀疑,其实南才是她的真爱吧?

    当然,刚刚在做这次旅途的预算的时候,看到最后那个让她肉疼得恨不得下半年再也不吃饭的数字,奈绘也会质问自己这样的执念到底值不值得,或者是有没有意义。她不是没有动摇过,可每当这时她就会想起很多东西。想起某一年她趴在南家别墅的墙上,看着里面穿着漂亮洋装被众星拱月的南,看着那个男人自豪地牵着她的手说她是他此生的骄傲,又想起他在病房里用那种语气说自己是他最大的错误……

    她闭上眼,把薄毯又向上提了几公分,盖住自己的肩膀,机舱里的冷气实在是有些充足。既然小公主什么都有了的话,那就让她试试看没有爱情好了。

    走出机场大厅,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国度,仿佛空气都充斥着一股不同的气味。奈绘已经提前联系好了本地留学生兼职的地接,比起打车和自己乘坐公共交通来得要实惠和方便了不少。两个人在路上闲扯着,这个司机也是个女生,鹿儿岛人,在这边读大四。知道奈绘的目的地是当地有名的五星级酒店时,还惊讶地上下打量了她几番,恐怕是把她当成了那些富家子弟。

    到达酒店门口,两人挥手作别,奈绘也顺手删掉了她的联系方式。在飞机上她已经用信用卡提前预定了房间,这时候空闲的只有行政套房,不过拜迹部所赐,奈绘手上正巧有张这家酒店集团的贵宾卡,前台果然告诉她可以升级到总统套。这样算下来,她还是平衡了不少。

    她是东京时间十点过起飞的,经过了十三个小时,现在一看当地时间,却是同一天的下午一点,颇有些穿梭了时空的感觉。

    根据自己在网上查到的信息,今天上午刚刚结束的是男子单打十六强选拔的上半场,但手冢要出席的是明天上午的下半场,所以这时候他应当在酒店休息。不过她并不急着去找他,而是打算熟悉一下酒店内和周围的环境,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也去赛场附近踩踩点。

    她当然不会是去看比赛的,奈绘不过是推测,这些人在决赛后肯定要约着去哪狂欢庆祝,那时也许是个下手的好机会。但是具体的下手计划,她现在还没有任何头绪。

    如果现实也能像小说里一样,真的存在春药这种东西就好了。

    奈绘拉开窗帘,外面还有一个小阳台,上面放了两把躺椅。高级套房的服务就是周到,床头柜上放了一张本地的电话卡,并且附上说明,里面已经储蓄了10刀的话费,可以直接插卡使用。

    在这里没有什么联系人的奈绘,顶多是出门的时候用这张卡上上网而已,酒店里本就提供的有高速Wifi,她刚试了一下,比自己家里的下载速度还快。

    她走上阳台,向下一看,发现这里竟然正巧就对着酒店的露天网球场,里面正有人在做着对打练习,虽然没有看到手冢,不过奈绘肯定自己守株待兔几天,绝对能找到他。

    感谢这些国家级的运动员们都保持着非常良好的生活习惯,并且每日坚持风雨无阻,也感谢手冢的球粉们,通过他们整理出来的手冢的资料,奈绘知道了他每天上午五点半就会起床晨跑。那时候酒店的健身房还没有开放,所以他肯定是在酒店附近锻炼。

    奈绘出去考察了一番,发现围着酒店一圈正好是植被覆盖的林荫道,空气清新,非常适合早起晨练的人。虽然说五点半起床对她来说实在是有些折磨,但她不停告诉自己,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

    第二天清早,她艰难地按掉了第三次响起来的闹钟,从被窝里爬出来,用最快的速度洗漱护肤,换上了提前准备的运动服。扎了个马尾,绑上运动发带,戴上耳机随便下载了个运动歌单,做足样子来到了林荫道上等待。

    当然她不可能真的跑步,便在额头和脖子上洒了些水,伪装成大汗淋漓的姿态。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她百无聊赖地等待了十分钟,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门仍旧太晚,说不定“东风”已经跑完回到了房间。

    正这么懊恼着,奈绘看到路那头的人轻喘着气缓缓地向她跑来。

    奈绘心下一喜,进入了战斗模式,弯下腰双手撑住膝盖,大口大口地呼吸,像是太累所以停下来休息一会。等到手冢和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奈绘摘下一边耳机,故作惊讶地用日语大声说:“诶,等等!请稍等一下!”

    在异国听到亲切的母语,就算是不认识的人也让手冢不禁提起注意。他停下转身,看到对方跑上来,用毛巾擦着额间的“汗”,问:“请问……你是手冢国光吗?”

    他以为奈绘是自己的球迷,回答:“没错,正是我。”

    “天哪!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可奈绘说的话让他立马打消了这个猜测,如果是球迷的话怎么会不知道他来这里参赛,“哦对,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森尾奈绘,是不二君的朋友,以前听他提起过你。不过你大概没听说过我啦,因为其实我和不二也才认识没多久。”

    这话说得不假,自从调到校外交流部以后,冰帝和青学偶尔也有过几次交流活动,在一次摄影展上奈绘和不二相识。那天她完全没有想过要去刻意接近不二,而且这种别有用心本来就会被他一眼看穿,只能说是老天爷都在想着法地帮她吧。

    见手冢仍旧和自己保持着一定距离,似是在判断话中的真实度,奈绘当着他的面拿出了手机,给不二发了条语音过去:“不二君,我现在在美国度假,你猜我刚才遇到了谁?手冢君哟,世界真是太小了!”

    巧的是不二可能也正好在看手机,收到消息后马上打字回复了过来。

    “不二君说,‘别忘了让他给我带明信片哟’。”奈绘笑着向手冢转达了不二的要求。

    的确在知道自己要去美国比赛的时候,不二就曾请求手冢帮忙带些好看的摄影类明信片给他,听到奈绘说着这样的内容,手冢便打消了对她的防备,表情也比刚才略微松懈了几分。

    “你好,森尾桑。”他对奈绘点点头。

    “哎哟不用那么客气啦,叫我森尾就可以了。”奈绘说,“不过听说手冢君不是一直在德国训练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最近有什么比赛?”

    “没错,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要去参加男子单打的十六强赛。”

    奈绘立马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好厉害呢!不过是手冢君的话,一定会成功的啦!那,我就不打扰你锻炼啦,希望今天比赛旗开得胜哦!”

    “谢谢你。”手冢鞠了个躬,回身继续跑远。

    等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拐角处以后,奈绘才完全放松下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只有她才知道自己刚才的心跳得有多快,事情比她想象的要顺利得多。本来她并没有指望不二的立马回复,只是打算发出这个消息以后,把聊天界面给手冢看几眼,以证明自己不是在说谎。现在这样的结果当然是更加完美,就连幸运女神都站在了她这边。

    她看了下手机屏幕,知道了手冢绝对会出现在这里的时间段,如同乙女游戏一样,打算明天继续来这地方来刷好感。

    第二天早上,奈绘格外地兴奋,闹钟一响就跳了起来,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加油打气,然后换上于昨天一样的行头。

    这次她换了个路口,总是在完全一样的地方和手冢偶遇,实在是太假了一点。

    这次没等够五分钟,她就遇到了对方。

    “早啊,手冢君!”因为两人已经算认识,所以奈绘的语气热络了许多,“我昨天在酒店里看了比赛的直播哦,手冢君真的超——厉害!特别是最后赛点的那个扣杀,听说可以载入今年比赛的精彩一幕了!”

    “森尾桑,早上好。”被她用这种近乎崇拜的语气夸赞着,手冢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其实心里总归是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你的支持,以后我会继续努力的。”

    “都说了叫我森尾就可以啦。”

    “抱歉。”手冢下意识地道歉,觉得这样的态度似乎会让对方感到拘束,又说,“森尾也可以称呼我为手冢。”

    拉近距离从改变称呼开始,听到这样的要求奈绘当然是笑开了花:“好,手冢!说起来,这个时间点就起来锻炼的人还真是少呢,我这两天在这里跑了几圈,除了手冢君以外几乎没有见到其他人。”

    “啊,是这样的。”手冢赞同地点头,“森尾也是我这几天以来,第一次见到的同样晨跑的人。”

    “不过……”奈绘立马顺势说着,做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其实身为女孩子,一个人在这里跑步还是有点害怕呢,特别这里又是国外,不比日本。”

    果然听了这句话的手冢,客套地回答:“如果森尾不觉得麻烦的话,可以和在下一起晨跑。”

    “诶,那样其实不是太麻烦你了!”奈绘故作意外地后撤一步,摆摆手,“我跑步的速度很慢的,不比手冢你这种专业运动员,这样只会是浪费你的时间啦,反而我心里过意不去呢……”

    “既然是这样,那好吧。”

    哎呀呀,如此耿直的回应,果然是手冢能说出来的话。

    奈绘虽然早就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但心里还是有种“猜中了这结局”的啼笑皆非。不过要是手冢真的执意要和她一起晨跑,自己反倒会怀疑面前这个人是被外星人洗了脑吧。

    对待手冢,奈绘采用的方法是以退为进,太过主动只会引起他的警惕和抵触,不同于迹部那种别扭的家伙,你越粘着他他越高兴。但是攻略这两个人还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能急于求成,唯有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好感也不是一次刷满的。

    与手冢分别以后,奈绘当然还是要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去街上逛逛。昨天早晨回到房间,奈绘就再没有踏出酒店一步,就餐都是在房间里点的单。除了傍晚去游泳池放松了一下,其他时间基本都花在了阅读旅游攻略上。

    奈绘本想试试看邀请手冢与自己同游,但转念思考,他应该这几天还是要进行一些训练,就算出游也会是和其他的选手一起,果然还是不要冒这个风险了,按照一开始计划的节奏来才是最稳妥的。

    她在奢侈品购物街进行了一番采购,拿了一手厚厚的退税单,看着这些与日本国内显着的价格差异,心中不由得羡慕起美国人。中间路过当地的着名景点,还停下请求路人帮她拍照,装成是有同伴的样子。她把照片发给了母亲,免得她担心太多。

    不过奈绘没有将其po上任何社交网络,她怕如果南知道自己在美国,跟琉夏说起来以后,后者会抵抗不住良心的谴责,把一切托盘而出。

    然后,GG。

    同样地,她也没有告诉手冢自己是冰帝的学生,否则他万一跟南说起来,下场同上。

    对于不二,奈绘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她百分之百地确定,不二和手冢没有在背后一起讨论女孩子的习惯。

    她对手冢国光不比对迹部了解的多,想到这里,她打开了网页,翻看起所有与手冢相关的资料。连带着的,把他这次比赛同行队员的社交账号都看了一遍。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