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攻略手冢之三

    接连几天的过早起床,奈绘的生物钟终于发出了抗议,总决赛那天的早晨她睡得昏昏沉沉,连闹钟响的声音都一点没有听见。到她睡到自然醒,从枕头上抬起头来时,已经是十二点。

    正午的阳光毒辣地炙烤着地面,奈绘打开手机,看到他们已经发了关于这次比赛结果的动态。看样子,最后夺得冠军的是手冢的队友,一位来自德国的选手。

    她没给任何人点赞,这时候被发现突然出现在手冢的朋友圈里,对迹部是一种挑衅,还会引起不二一些多余的兴趣。

    奈绘又确定了一次回程机票的时间,是明天早上十点的。没想到一周多的时光就这么被她挥霍过去了,除了上次出过一次门,她几乎没有到更远的地方游玩过。大概是把自己的酒店住宿费利用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吧,奈绘自我打趣。

    美国的各大名校一直是世界级的高等学府,以前看美剧的时候,奈绘特别喜欢的一个女主角就读的大学便是在这个城市,趁此机会,她当然要去圣地观摩一二。

    从校园里走出来,奈绘登上大厦的顶端,这座繁华得不像样子的城市悉数纳入她眼中。她看着鳞次栉比的大楼,纵横交错的街道,数着自己每一个叫得出名字的区域。那边是酒店的方向,这边是网球场的方向,再远一些是连接岛屿的吊桥。关于这个都市的很多分区,奈绘都能想出与之有关的文学或是影视作品。

    但无论她阅读和观看再多,也没有此时真真切切地看到时来得震撼。

    晚餐她随便找了一家小餐馆解决掉。西方的食物只有在大厨的手下才能变得十分美味,而平民级的餐饮只能说是味同嚼蜡,奈绘都有些怀念起日本的料理起来。随便街边的哪种小吃现在都能让她馋得口水直流,哪怕是最普通的炸鸡块也好!

    她把三明治的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在twitter上看到手冢的队友发了一张合照,一群人围着桌子坐了一圈,被笼罩在发红的光线中,看装潢是酒吧的样子。人群中奈绘赫然发现了手冢,他依旧表情正经地看向镜头,完全不似周围同伴那样夸张搞怪的笑容,面前酒杯里的液体也看起来中规中矩。

    这条消息虽然没有附赠上定位,但是配字中还是提到,在一家中餐馆后面偶然发现的酒吧,店名竟然是一个德语词,里面的酒更是见所未见,竟然还有罂粟酿的!接着配上一个骷髅和惊恐的表情。

    在这样特别的信息下,奈绘很快锁定了这家酒馆的位置。

    从她这里打车到酒吧所在的唐人街附近需要四十多分钟,而这条twi的发布时间是在半小时之前。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奈绘给手冢打了个电话,已确认他们是否仍旧没有离开酒吧。电话响了很久无人接听,这让奈绘放下心来。

    她没打算直接进酒吧去找人,而是走进了中餐厅。刚刚经历了美式快餐的摧残以后,她想用乌龙茶来洗洗肠胃。

    在靠窗的位置左下,奈绘点了几盘小菜和一壶茶,像是个盯梢的间谍一样观察着酒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手冢他们一行人的队伍还算庞大,应该不会太难发现。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奈绘正在用手剥着毛豆,看到一大群穿着运动服的少年从酒吧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人的肩膀上还挂着另外一个人,大声地用英语嚷嚷着:“手冢,你的酒量也太差了吧!我们不过就喝了几杯酒而已,竟然已经醉成了这个德行!”

    作为向来严于律己遵守规则的未成年人,手冢当然和他的队友们不一样。不到法律规定的年龄就真的滴酒不沾,但这些高鼻梁大眼睛的少年早就在各类派对里修炼成了千杯不倒,和手冢完全不是一个段数。

    高大的少年们对着醉醺醺的丶丝毫没有行走能力的手冢有些束手无策:“现在可怎么办,本来我们还打算去别的地方逛一逛呢。”

    “手冢!”扔下筷子从中餐馆里跑出来的奈绘喊着他的名字,靠近这群人。

    “这位小妞,你认识手冢?”站在离奈绘最近位置的人率先转过头,问她。

    而上次大巴上的那个队友看到奈绘以后,惊喜地指着她问:“你就是那天在酒店大堂的东方姑娘!”

    奈绘此刻无暇问他这串形容是怎么一回事,只是为了让他们更加相信自己,回答:“我是手冢的中学同学,他怎么醉成了这个样子……”

    被点到名字,仍旧保持着最后一点清醒的手冢,从朋友的肩膀上抬起头来,看向奈绘,也没有反驳她的话,低沉地说:“森尾……”

    见他们似乎真的相识,这群年轻人交换了个眼神:“请问你一会还有别的安排吗,我们还想要在市区观光一番,但是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如果你方便的话,可以送手冢回到酒店吗?”

    这当然正是奈绘所想要的结果,她一口应下:“没问题,但我得先去餐厅里结个账。”她刚才匆匆跑出来,还没来得及付饭钱。

    “真是麻烦了,打扰到你美妙的用餐时光。”

    奈绘从中餐馆里再出来,这群人已经替她和手冢叫到了一辆出租车。为首的人给了奈绘一些钱,当做是打车费,奈绘并没有推辞地收下了。他们先把烂醉如泥的手冢塞进车内,奈绘再坐了进去。报上酒店的名字,她与车外的人挥手道别。

    “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他们说。

    “谢谢你们。”奈绘回答,看着倒在车后座的手冢,想着,当然。

    付了钱,奈绘使出吃奶的劲把手冢拉了出来,对于她来说他的身材绝对担得起高大魁梧四个字。纵使是走路都已经打摆子,手冢扶着奈绘肩膀的那只手,还是刻意地放轻了许多,尽到了绅士的礼仪。好在手冢的酒品十分好,虽然双脸通红,神志不清,但也就只是抿着嘴,不怎么说话。

    “1728.”他沙哑着干涩的嗓子告诉奈绘房间号。

    “失礼了。”奈绘在他随身的包里翻找到了房卡,插进卡槽内,按下对应的楼层。

    一路跌跌撞撞连拖带拽地,她终于把这个瘫软的大个头拖到了他的床上,摘下他的眼镜放到床头柜上。房间已经被客房服务的人整理过,床单被褥都换成了新的。夏天的大家都穿得很单薄,奈绘打开空调,直接给他盖上了被子。

    她从浴室里拿了毛巾用凉水浸湿,在手冢的脸上反复擦拭着降温,没过多久热水壶便咕噜咕噜地烧开。

    “想吐吗?”奈绘问他。

    手冢闭着眼睛摇摇头,他虽然有些晕眩,但还不到反胃恶心的地步。在床上躺了这么一小会以后,情况比最开始好了一点。即便现在仍旧感觉自己像是漂浮在空中,奈绘说的每句话在他听来都自带回声效果,但他也恢复了些许力气,比如可以握紧拳头。

    开水注入杯中,冒着蒸腾的雾气。奈绘端过来吹了几下,递给手冢:“酒店里没有蜂蜜,你先喝点热水凑合一下。”刚才喝了那么多酒,嗓子肯定被烧得厉害,嘴唇看起来都干得起皮。

    “谢谢。”他在奈绘的帮助下半撑起身子,靠在她垫在自己腰下的枕头上,一口接一口地慢慢把这杯水都喝了下去,他的确是渴得厉害。

    “还要吗?”

    手冢眯起他狭长的凤眼,点点头。

    “我去给你倒。”奈绘拿过他手里的杯子,又去倒了一杯。她背对着手冢,偷偷地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后者正半倚在床头,闭眼用手揉着两眼之间的睛明穴。

    她转头,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是她逛街时无意中路过一家成人保健品店,进去买的一小瓶兴奋剂。她掰开瓶口,把这点透明的液体倒进了杯子里。做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奈绘的手心冒出了汗。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手冢国光这个人实在是太正派了,他绝对是那种结婚之前不会和女生发生性行为的人。特殊时期,只能采取特殊手段。

    但是奈绘也知道,兴奋剂和所谓的春药仍旧有很大差别。如果本就是为了增进情趣而服用,当然是在情欲方面有显着效果,但是面对此刻心中毫无杂念的手冢,会出现什么结果奈绘并不敢打包票。

    “给你。”她把这杯加了料的水递过去。

    手冢仍旧喝下,感觉水中似乎有些不一样的味道,却也并未怀疑,只觉得是自己被酒精麻痹了味蕾。毕竟奈绘递给他的第一杯水没有任何问题,不存在同时烧的水立马就会放坏的情况。

    等待了大概二十分钟,药效渐渐浮现出来。

    ——但结果真是让奈绘欲哭无泪。

    有没有人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男人兴奋起来以后,竟然是拿着网球拍冲到楼下不停打球啊!!!!

    她看见手冢直挺挺地从床上弹起来,满屋翻箱倒柜终于找到自己的球拍,然后在奈绘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拉开房门跑了出去,被吓一跳的奈绘连忙拿起桌上的房卡跟在后面,一路尾随这个人跑到网球场。

    这已经是他打完的第三框了!

    发球,挥拍,发球,挥拍,捡球,继续!

    奈绘现在不仅仅得小心看护着这个醉酒加极度兴奋的男人,提防他在剧烈运动中误伤自己,还得在他打完一筐球以后当起苦力,满场捡球。

    话说他喝醉以后打球的这个准头下降得不是一点半点,往哪里飞的都有,还有一个直接飞到场外去的,害得奈绘在草丛里找了好半天才捡回来,不然还得赔给酒店一个网球钱。

    等到手冢完全耗尽体力,浑身汗如雨下,喘着粗重的气息看着散落一地小绿球的球场,眼睛看着奈绘的方向,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喂!”

    奈绘被他吓的连忙跑上前,发现他只是躺在地上休息,心脏跳动得十分有活力,这才放心。她拉起手冢的一只胳膊,企图把他从地上拽起来。

    “你起来啦!地上好脏的,想休息回房间里去啊!”

    不知道从球场把他再拖回房间花了多久,但奈绘觉得仿佛用了一生的距离。

    她把他推进浴室里,也不顾什么男女之别,三下五除二地扒了手冢的衣服,在看到他的重点部位时还是有些害羞。她打开花洒冲刷掉手冢身上的所有汗,在摸过他健硕的肌肉时不免得有些心惊肉跳,深呼吸提醒自己不要沉迷男色,最后用湿毛巾胡乱在他脸上擦了几把。

    完全不知道周遭发生了什么事的手冢,此时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他已经根本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每走一步路都像是踩在棉花上,奈绘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也毫无知觉。他最后一些清晰的记忆,是感觉自己被一片柔软和温暖包围,那是奈绘把她推回了床上。

    看着终于完全断片睡过去的男人,奈绘站在床尾的位置,叉着腰松了口气。

    头大地揉着脑袋,她想着刚才的一幕幕,忍不住自嘲地低声笑了出来,偷鸡不成蚀把米。

    但这样的结局,她竟然反倒有些庆幸。无论如何,她还是做不到利用药物在对方神志不清的时候下手,再怎么样那也算迷奸,虽然奈绘自认为道德准则几乎为零,但法律常识还是有的。

    可她当然不打算就此收手,这条路行不通,那就换条路走嘛。

    思及此处,奈绘看着手冢没被杯子遮盖住的肩部线条,好看的锁骨形状,走到床的另一头,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她赤裸着身体,钻进了他的被子里,将身躯与他完全地贴合。手冢身上的气味扑鼻而来,与迹部华丽的玫瑰味完全不同,是一种淡雅的,好像是茶叶的清香。她柔腻的躯体缠上这个同样不着寸缕的男人,闭眼睡了过去。

    手冢迷蒙地睁眼时,大概还是半夜。他头痛欲裂,动弹了几下身子,却触碰到一片滑腻腻的软肉。

    仍然反应有些迟钝的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伸手抚摸了几番,抓住一团绵软的东西,顶端还有个小粒在自己手心摩擦,这从未有过的触觉,竟然他感觉自己的体温在逐渐上升。

    “呃……”他发出一阵无意识的声音,不知道是这声还是他的抚摸,让奈绘也从浅浅的睡眠中苏醒。

    但她明显比手冢清楚现在的状况多了。

    见到对方的手在自己胸口徘徊,还有些好奇地捏弄了几下,奈绘敏感的身体瞬间起了反应。她长发如瀑,散落在枕头上,缠绕在手冢的手臂,纤细的胳膊顺着他的胸膛贴了上去。

    没等手冢再出声,奈绘便直起身子把吻印上了他的唇,湿漉漉的舌头舔弄着他的唇瓣,沾湿了干涸的表皮,丁香小舌滑入口腔之中,挑逗似的在他的舌尖一勾。她柔得像是水,头发便是深处的水藻,把手冢全部包围住,像是要令他溺死在这片湖泊中。

    这是梦境吗?手冢的意识无比缥缈,放空的大脑宛如抽离了他整个灵魂。

    这个妖精从他的嘴角,顺着脸颊的骨骼,一路亲吻到手冢的耳后。她娇媚着声音,勾人地问:“你是醒着的吗?”

    “我……”手冢都未曾料想到自己的声音能够低沉沙哑到这个程度,其中似乎还有些男人的性感,“我是醒着的……”

    “你是谁?”

    “我是……手冢国光。”他仿佛被催眠了一样,回答着。

    而对方给他的回应是银铃一般的娇笑,似是对这样的答案再满意不过。她牵起手冢的手,拉着他来到了一片湿润的蜜源,手冢稍抬指尖,便触碰到一片潮湿和温暖。

    “你摸摸这里。”她蛊惑着他,挪动臀部,将自己的私处贴在了手冢的手心里。

    凭着男人的本能,手冢曲着两根手指,探进了那个巢穴之中。刚一进去,便感觉四面八方的小嘴不住吮吸着他的手指,将其往里容纳。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