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上)

    “诶诶,我刚听楼上的那些人说,过两天南氏实业的那个千金小姐要结婚了!邀请了好多记者媒体去她的婚礼,伴郎伴娘不是那些圈子里的少爷名媛就是各界明星,啧啧,那场面估计热闹得很。”

    “南氏?哦——我知道,就是那个南纱仓小姐对吧?不过她父亲不是早就过世了,现在南氏根本交给外人打理,算不得家族企业了吧,她怎么还是风头那么热?”

    “你懂什么,她父亲是死了,可也留给她一大笔财产呀,里面光是股份就不知道有多少,更别说别的了。你不懂了吧,这就是普通有钱人和豪门的本质区别,人家南氏的小姐根本不用工作,每天躺在床上那个钱都哗啦啦地往账户里流,哪像我们呀,累死累活的劳碌命。唉,还好我们的秋季版面弄完了,否则又要加班哟。”

    “她嫁给了谁呀?”

    “好像叫什么,平等院凤凰。”

    “没听说过,他是干什么的?”

    奈绘从正打着字,听到这句话,从电脑面前抬起头来,对着旁边一直聊天的同事说:“打网球的。”

    南结婚的事情她倒是前几天就听她说了,没想到竟然这么多年过去她真和平等院修成了正果。可是南并没有邀请奈绘参加她的婚礼,虽然她当年就已经对手冢释怀,但奈绘对她造成的伤害还是她心中的一个疙瘩,所以虽有血缘,这些年也不过保持着陌路人的关系。

    因为对迹部有了承诺,奈绘后面再也没有找过南的麻烦,何况南在美国,奈绘在国内,她就算也滔天的本事也没法把手伸那么长。

    两个同事看了过来,似是有些惊讶奈绘竟然还了解这些。

    她们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个名字,立马冒出来无数讯息,除了各类体育新闻还有他的照片:“哇塞,他看起来可真够凶猛的,没想到南小姐喜欢这种肌肉猛男型呀。”

    “嗯……说起网球明星,我还是更喜欢手冢国光一点。简直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范,再配上那个眼镜,啧啧,绝了!”

    “不过手冢看起来冷冰冰的,也有些可怕。”

    “你懂不懂什么叫禁欲啦!禁欲!就是那种高岭之花,才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弄坏!森尾,你说对吧?”

    “嗯嗯,是啊是啊。”不知道为什么话题又被扯到自己这里,奈绘只能敷衍地应和,她翻了翻这期杂志的新素材,正整理到街拍版面,“哟,巧了,你们正说到南小姐,这期周街拍又有她出镜。”

    同事凑过来,看到照片里的南穿着一声昂贵但又搭配得当的着装,又仔细瞧了瞧面前的奈绘:“我觉得她的衣品和森尾很像诶,你不会是模仿的她吧?”

    怎料奈绘听完不客气地轻笑一声,回答:“那也该是她模仿的我才对。”

    这时也有人附和,对那同事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森尾从四年前开始就是我们杂志的读者模特,毕业以后直接来当了时尚编辑,我记得我们以前还专门给森尾开了个版面讲她的穿搭心得,那时候这个南小姐还在国外读书呢,大家听都没听说过她。”

    “没想到森尾年纪轻轻,这么厉害呀。”

    “不过说真的……”又有人道,“要不是森尾你经常和我们一起去吃楼下的关东煮,我真的以为你其实是什么来体验生活的富家千金,那个气质和我见到的那些大小姐真的没什么区别。”

    奈绘闻言回答说:“对呀,因为我是豪门私生女,可惜从小不受宠爱,被赶出了家门。”

    “噗,森尾你真会开玩笑。”大家显然不信,只当她是随口胡诌。

    正聊着天,门外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富有节奏的急促高跟鞋声,众人听见的一瞬间立马收敛了闲散的神色,纷纷回到各自岗位上,有模有样地工作起来,办公室内立马陷入一阵寂静。主编走进屋里,看着大家似乎都各司其职,面色不改地从她们之间穿过去,到自己的独立办公室门前。

    突然想起什么事,回身对奈绘说:“对了森尾,财经部的人跟我说,后天有一个人物专访,要你去帮忙。”

    “财经部?”奈绘还没回应,就有多嘴的人问,“可是我们部门负责的是年轻人的时尚,那些四五十岁的商界巨鳄应该找五楼的人来负责吧。”

    主编一个眼刀飞过去:“我有告诉你说是四五十岁的人么?他们说这次采访的对象十分重要,不出意外是今年最重磅的一个专访,所以森尾务必要好好准备,出了差错不仅仅是我们部门受牵连,整个会社都要担责任。”

    “我知道了,不过具体是谁,那边有透露吗?”奈绘皱着眉问,“不确定具体人物的话,要准备的东西会很多呢。”

    “他们也没有说,你就做好最万全的准备吧。”主编回答完就进了办公室。

    听完这一系列对话的众人面面相觑:“这么神秘?青年才俊,又是重磅炸弹,我的天,别告诉我他们要采访迹部景吾。”

    “你想得美。”有人听完以后就笑出了声,“要真是他的话,我现在就来给森尾献献殷勤,到时候多帮我偷拍几张照片!”

    她们正悄声聊得正热,办公室里走出来一位年轻的男孩,手里提着一堆饮料,笑眯眯地对大家说:“各位前辈辛苦了,刚才去给大家买了些喝的。”他笑的时候,嘴边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真是麻烦你了。”同事们皆起身取走一杯,“别看咱们主编平时冷言冷语的,儿子却一点也不随她。”

    男孩听完害羞地挠挠头:“我母亲是比较严肃啦,我的性格和我父亲比较像。”

    他又取了一杯放到奈绘的桌面上,对着认真工作的她说:“森尾前辈也拿一杯吧,工作之余要注意休息呀。”

    可奈绘对他的态度并不像其他同事那般热络,只是坐在椅子上抬头对他点了点,说:“谢谢,但我不是很渴。”

    “没关系,我给你放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想喝了就喝。”男孩丝毫不觉得被冷落,反而依旧笑着说。

    见他这样坚持,奈绘也就没回答,随他去了。

    等他重新回屋,同事才又把话题扯到奈绘身上。

    “你对他也太冷淡了吧,他都这么追求你了,就一点也不心动?”

    奈绘仔细地审阅着自己的文章中有没有错别字,回答:“我又不喜欢他,对他太热情反而让他以为有希望,那样岂不是更不好。”

    “他哪里不好了,不就是年纪比你小吗?这种小正太其实也不错嘛,精力旺盛,嗯~”同事揶揄着说。

    “我是无福消受,你要是想要你去争取呀。”奈绘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轻笑一声回答,“而且我有男朋友了。”

    “你从来杂志社工作开始就说自己有男朋友,可是我们到现在连影子都没见到过,你就一直说在国外在国外,这都在国外几年了,我看他是乐不思蜀回不来了。你在这里痴心一片,说不定他在那里花天酒地,你也不为自己考虑考虑!”

    奈绘刚要反驳说他不是这种人,就有人替她出了声。

    “你与其关心森尾,还不如为自己打算呢。森尾可不缺追求者,咱们楼下对面那家餐厅的老板前几天还当着我的面要森尾的联系方式,依旧被她残忍拒绝。”

    “楼下那家?那个老板不是一个隐形富豪吗?我记得他开的车可是卡宴呢!”同事惊讶地看向奈绘,似是有些无法置信,“森尾你这样都不为所动?错过了多好的青年才俊呀!”

    “可是我的男朋友比他们都优秀呀。”奈绘耸着肩回答。

    “行了行了,别提你那个不存在的男朋友了。”同事恨铁不成钢地摇头,“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年轻人呀就追求那些情啊爱啊的,最后发现,面包才是爱情的基础。”

    奈绘无可奈何地说:“我是认真的,他真的比他们都优秀。”

    “哦?那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

    “他叫迹部景吾。”

    这句话一说完,办公室里沉寂了三秒。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声,同事拍着奈绘的肩膀:“没想到森尾你平时看起来高贵冷艳,其实也是个追星少女呀,而且追得如此与众不同,还是商界明星。”

    见没有人相信自己的说辞,奈绘无奈地把注意力重新挪到了电脑上。

    这年头,说真话反而没人信。

    下班以后,奈绘接到母亲的一个电话。她说叔叔自从在医院里升为专家以后工作就更加繁忙,最近好不容易得了个假期,她便抓紧机会和他出国旅游过二人世界去了,叫奈绘这几天周末不用回家去看她。

    奈绘无奈地挂掉电话,有些心疼自己,这时候还要吃母亲给她的一记狗粮。

    她把之前摆在办公桌上的那盆小植物放到副驾驶的位置上,驱车开回自己租的单身公寓。但她没急着回自己的住处,而是敲了敲对面幸村的房门。他大学离开神奈川来东京读书,毕业以后就在这里定居下来,奈绘与他一起租了这一层楼的两户。

    幸村开门见是奈绘,笑起来。

    “我今天突然发现市面上有卖你说的这种小多肉植物,就帮你买了盆。”她抱着那植物,放到幸村的阳台上。这里摆了一排全是各类花花草草,都是他自己悉心栽培的。

    “劳你费心了。”幸村轻声道谢。

    奈绘走回客厅,去厨房洗掉了手上沾着的一点土,问他:“昨天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挂断了,和女朋友在一起?”

    说起这个幸村便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点点头:“是呀,她比较任性,不喜欢和我约会的时候被打扰。”

    “幸村还真是温柔啊。”奈绘有些羡慕起他的女朋友来,“但也只有你这样,才能够把那个女孩宠成这种任性的样子吧。”

    幸村没有回答她,而是问起:“迹部还是没说今年什么时候回来?”

    提起他奈绘叹了口气:“不知道。其实我们上一次视频都是大前天,这两天我比较忙,他似乎也有很多事情,好像都超过48小时没有交流了。”

    “其实我很意外,这么多年,你竟然就真的等了下来,而且还不知道要继续等多久。”

    “我没有刻意等他,真的。”奈绘见幸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满脸认真地反驳,“真的没有。这些年追求我的男人不少,我是认真考虑过要不要试试别人,但最后接触下来却总觉得那些人都差了点什么。”

    “因为他们都不是迹部。”幸村一语道破真相。

    “也许吧。”奈绘摊手,“或许这件事就像是道选择题一样,他摆在那里,后面再有多少选项,怎么看都觉得像错误答案。”

    不再和她讨论这些琐事,幸村问:“我正巧要准备做晚餐,你要一起吃吗?”

    “不用了不用了。”奈绘摇头摆手,“我的锅上还煲着汤呢,就是来给你送个东西而已,我先回去了。”

    见她这般,幸村也不再挽留:“好的,那我就不送你了。”

    收到财政部负责人发来的访谈地址,奈绘早早地过去做准备,路过楼下的报刊亭,看见头条新闻赫然报道的是南和平等院的大婚,她买了一份,打算一会等人的时候看。

    确定一遍需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与摄影师做过大致交涉以后,采访的对象还没有到。奈绘心想那人可真是大牌,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看起报纸。

    里面有记者采访到这对新婚夫妇,关于他们爱情的开始。

    果不其然这俩人打着官腔,只含糊不清地说是学生时代就斩不断的缘分,对于故事里的其他所有人,包括奈绘丶包括手冢丶包括迹部,只字不提。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内容,但奈绘还是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便扔到了一边。

    这时候在楼下接应的工作人员火急火燎地跑了上来,对着屋里懒散的众人使劲拍了几声掌,唤醒他们的注意力:“来了来了!大家全部进入工作状态,快点就位!”

    奈绘也连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然后便看到那个“重磅炸弹”出现在门口。一身笔挺的高定西装穿得并不规矩,愣是体现出几分男性的魅惑来,紫灰色的头发和眼下的泪痣,看得在场诸位女性惊喜地捂住嘴巴,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