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8章 虎豹军纪彪

    “问题...解决了。”

    柳文斌做梦都想不到,牧云会以这种形式解决问题,这与他之前所想的完全不同。

    孙苗更是一脸发懵,被柳雯雯捂住了双眼。

    “妈,相信我,别睁眼,会吓坏你的。”

    柳雯雯胆子很大,但孙苗却是有名的胆小。

    柳文斌生怕一会有更多的白衣士兵赶来,只得敢怒不敢言的瞥了牧云一眼,拉着孙苗和柳雯雯下了车。x https:/m.x/

    在一众路人怪异的眼神下,柳文斌一家匆匆出了城。x www.x m.x

    牧云还站在门口向他们摆手。

    柳雯雯陶醉的对柳文斌说:“爸,你看牧哥哥,他站在那里,多英俊,多威风。”

    柳文斌冷哼一声:“过几天你要是大晚上还能看到他这样,肯定吓死你。”

    柳雯雯噗嗤一笑,旋即锤了柳文斌一拳:“不许你咒牧哥哥死,他很强的!”

    孙苗这时才睁开眼睛,问道:“刚刚到底怎么了。”

    柳雯雯稍稍描述一下,孙苗就拍着胸脯后怕道:“幸好没看到,不然一个月都得睡不好觉。”

    “行了,总算是出来了,咱们找个车回去吧。”

    另一边

    牧云并没有直接开车离去,而是坐回了车里,就这么翘着二郎腿,透过前挡风玻璃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他现在还能看到,其中一名虎豹军士兵的脑袋耷拉着,眼珠都要爆出来了。

    “呵呵,战士死沙场,君王死社稷。”

    牧云冷笑。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部分了解情况的路人躲在远处看着牧云。

    他们不知道牧云的身份,只以为是哪家的少爷,看不惯虎豹军士兵的恶行愤怒将其撞死,于是议论纷纷。

    “诶,可惜了可惜了,一会虎豹军的领队来了,他就惨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太冲动,不就是五百块钱嘛,给他们就是了,何必呢。”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一人五百,一百人呢,一千人呢?大家都被他们撸羊毛吗,可算有个出头的,你们咋不支持下呢。”

    这时,有个胆子大的,走上前劝牧云:“这位小兄弟,你快走吧,出城最好,如果在别的州有亲戚,去躲两天。”

    牧云回道:“谢谢这位大哥,可我这不等人呢么。”

    “还等什么人啊,据说这次是虎豹军一个领队带队,一会他没准就来了。”

    牧云笑着点头:“对,我等的就是他。”

    那人顿时无语了,讪讪的回到人群。

    “得,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周围的人兴致越发的高昂,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模样,但大多都在猜测牧云怎么死。

    果然,没让众人失望,仅仅过了两分钟,虎豹军的领队纪彪就带着一群白袍士兵赶了过来。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离老远,他就看到城墙上的血沫肉块,顿时气得睚眦欲裂,大声喊道:“备战。”

    “是!”

    众士兵唰唰唰的将子弹上膛,端起枪,枪口指向坐在车里悠哉悠哉的牧云。

    “来了来了。”

    看热闹的人群瞪大了眼睛,看着气势汹汹的虎豹军,一个个心惊胆战,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退。

    这些士兵,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沾着不少鲜血,身上带着煞气,寻常人遇到都会觉得心慌意乱。

    牧云却是丝毫没有反应,若论杀戮,恐怕,整个虎豹军加起来,都比不上他。

    只见其脸上挂着标志性的冷笑,瞥了纪彪一眼,淡淡的说道:“这些杂碎就是你带来的?”

    牧云的声音传了开去,让众多看热闹的人大吃一惊。

    好小子,这挑衅的手法很熟练啊,恐怕是最后一次用了。

    纪彪怒极而笑,抬手止住因暴怒而准备射击的手下,他上下打量着牧云。

    漆黑深邃的眼神,淡淡的冷笑,英俊且棱角分明的面庞,身上还有种久居高位,但并不倨傲的气质。

    此人,并不简单!

    纪彪笑容缓缓收敛,身为一个领队,他虽然有些鲁莽,喜欢先动手再动脑,但却不憨。

    能以如此残忍手法杀害虎豹军,并且怡然自得的在现场等人。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的勇气已经超出常人太多了。

    想到这里,纪彪厉喝道:“小子,杀了我虎豹军的人,还敢留在这,当真勇气可嘉,我破例给你一份殊荣,允许你挣扎下再死。”

    看热闹的众人纷纷替牧云可惜,如此英年就要早逝,亦被虎豹军的行为感到恐惧。

    “挣扎下再死”竟然已经成了殊荣了!

    “啪啪啪啪”

    牧云鼓着掌,从车内走出:“我是不是该感激涕零?呵呵...不过,我不是来杀你的。”

    “而且,杀了你也没有什么意义。”

    区区一个领队,牧云若非恰好要送柳文斌一家出城,当真懒得过来杀他,只要一声令下,玄鸽自然会派人取他头颅。

    “不是来杀我的?哈哈。”

    纪彪不禁捧腹大笑起来:“你是想笑死我的吧,哈哈。”

    他一众手下也纷纷大笑起来。

    看着纪彪以及一众属下不停的笑话着牧云,周遭的人也都暗暗为牧云不平,他们知道,现在牧云就像是被猫捉住的老鼠,一旦玩够了,那命,也就到头了。

    就在这时,纪彪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比划一个手势,让众士兵继续将枪口对准牧云,不要让他逃了。

    他掏出手机一看,是上级发下来的信息,上面写道:“这是所有需要阻止出城的人员,分发下去,这些人员一旦跑出城,必须上报,看准了。”

    随着信息附带的是一张张照片,看上去都很整齐,显然是从官方要的身份证上的照片。

    纪彪冷笑一声:“一个我都不会放走的,还什么上报!”

    说着,他随意的瞥了一眼,突然“咦”了一声,原来第一张照片上,赫然是一名略带清秀的青年,漆黑的眼眸,并不长的刘海,嘴角微微上翘,若有若无的冷笑。

    而照片下方,标出一行小字:牧云,极度危险,位置上报即可。

    纪彪看了看手机,再次看了看不远处笑容逐渐收敛的牧云。

    冷汗,“唰”的流了下来。

    因为,他想到了那被牧云残杀的六十六和六十七。

    其中有一个,就是他的师傅....。

    而此时,一名士兵似乎想要戏弄牧云,朝他身旁的地面开了一枪。

    “砰”

    随后,众士兵哈哈大笑。

    纪彪内心一沉,眼珠瞪的溜圆,看向那名开枪的士兵,恨不得一枪爆了他的脑袋。

    这时,牧云似乎被激怒了,他微微皱起眉头,话锋一转:“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们。”

    “都得死!”

    纪彪的裤裆,瞬间就湿透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