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09章 赌“沙包”

    牧云随着众人走进青玉宗,先是来到报名处,将自己的个人资料报了上去,随后青玉宗的人会核实信息的真伪,最后,才一个个放行。

    有几个身份作假的,直接被打断了胳膊丢出了宗门。

    最后,众人来到一处铺满了汉白玉大理石的广场。

    乌政嚷嚷着,说了些要遵守规矩等等的废话,之后,又是一番苦等。

    终于,两个小时后,一群青玉宗的弟子悠哉悠哉的走了过来。

    其中,卢曼曼赫然在列,不过她并未与任何人同行,独自走着。

    至于另一边,众多青玉宗的弟子都簇拥着一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女子。

    这女人面容严肃不苟言笑,薄薄的嘴唇一看便觉得是薄情寡义之人,她就是青玉宗众多弟子的大师姐:盛珍。

    乌政见到盛珍,急忙走了过去,恭敬说道:“没想到大师姐竟然出关了,恭喜恭喜。”

    盛珍用鼻子哼了一声算作回应,然后颐指气使的说道:“我要挑几个沙包回去。”

    所谓的沙包,其实就是陪练。

    乌政对于盛珍的态度没有丝毫不悦,急忙点头:“大师姐,您先挑好了。”

    “很好。”

    盛珍点头,然后走到人群中开始挑选,她一个个看去,见到有两个身材非常强壮的,便出声问道:“你俩,之前做什么的,怎么这么壮。”

    两人显然是一起的,急忙回道:“我们是健身教练,因为得罪了仇家,无处可去...。”

    “很好。”

    盛珍满意的点了点头,将二人选中。

    随后,她又挑了十几个身材健壮的,但是最后,却选了一个身材瘦小,但面容很是英俊的男子。

    后方的众多青玉宗弟子,有几个没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但很快就憋了回去。

    当盛珍走到牧云面前时,眼睛一亮,柔声问道:“你是哪的?”

    看到盛珍的样子,牧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老女人在打什么鬼主意。

    于是,牧云故意瓮声瓮气的回道:“俺来自辽城,之前是种地的,后来改杀猪了。”

    盛珍皱起眉头,仔细嗅了嗅,发觉牧云身上确实有些淡淡的腥味,她不禁露出失望的神情。

    最后,纠结了半天,终究没有选牧云。

    毕竟,她已经选了十多个了,还要给师弟师妹们留一些,不然会有人说闲话的。

    “行了,我就选这些了。”

    盛珍摆了摆手:“你们选吧。”

    于是,众多青玉宗弟子一拥而上,开始挑选自己相中的“沙包”。

    牧云毫无疑问的被卢曼曼给选中了。

    待众人选完后,盛珍目光扫了一圈,最后看到了卢曼曼,眼中的嫉妒神情一闪而逝,冷笑着走了过来。

    “卢师妹就选一个?”

    卢曼曼颔首:“我喜欢安静,好用的,一个就够了。”

    乌政在一旁笑道:“是啊,往次卢师妹都是一个不选的。”

    盛珍瞥了乌政一眼:“我问你话了么,插什么嘴,滚到一边去。”

    “额,是,大师姐。”

    乌政急忙认怂。

    盛珍又看着卢曼曼,看着她那几近完美的身材以及诱人的脸蛋,气就不打一处来,怪声怪气的说道:“一个就够用了?是当沙包啊,还是当枕头啊?”

    后方的众多青玉宗弟子先是一笑,旋即看向牧云,见牧云长相俊伟,但身材确实不是那种粗壮型的,不禁心里一痛:难道宗里的男人,卢师妹一个都没看上,却相中了这个外来的沙包?

    本就骄傲的他们突然感觉遭受了狠狠的羞辱,看向牧云的目光也变得狠厉起来,仿佛想一刀捅死牧云似得。

    卢曼曼脸色一沉:“哼,我这一个沙包,就比的上大师姐你那一群,你信还是不信。”

    盛珍挑了挑眉头:“怎么,卢师妹想和我赌一赌?”

    在青玉宗,因为“沙包”一个季度才会招一次,所以,算是比较抢手的资源,除了可以陪青玉宗弟子练武外,还有一个赌沙包玩法,便是设擂台,让各自的沙包上场对打,并进行押注。

    与外面的地下搏击场差不多。

    卢曼曼扬了扬下巴:“怎么,大师姐不敢?”

    盛珍见到卢曼曼挑衅,不禁大笑起来:“我不敢?呵呵...行,看来师妹是相中师姐的哪样东西了,说吧,赌什么?”

    卢曼曼微微一笑:“就赌师姐的那柄青丝宝剑!”

    “嘶”

    一众弟子们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卢曼曼真敢说,要知道,青丝宝剑可是盛珍的命根子,常人连碰都不让碰一下,更何况拿来当赌注了。

    盛珍重重的哼了一声:“赌我宝剑可以,但你总得拿出个像样的东西吧。”

    卢曼曼呵呵一笑:“我若输了,随大师姐你处置。”

    盛珍顿时来了兴致,她早就想狠狠教训卢曼曼一顿了,一直苦无机会,这次实在是千载难逢。

    可是...她又犹豫了,没有直接回答卢曼曼,而是将目光放到牧云身上,仔细看了看,出了长相好一些,身材匀称一些,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

    她不明白,卢曼曼凭什么敢跟她赌这么大的。

    难道她不怕输么?

    盛珍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一时没有回话。

    就在这时,卢曼曼呵呵一笑:“看来大师姐不想赌,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我们走。”

    后一句是向牧云说的。

    说着,便转身离去。

    这一下,盛珍明白了,这个卢曼曼只是想逞一时口舌之快,根本就没有真赌的意思,否则,她也不会直接要赌自己的青丝宝剑了!

    想到这里,盛珍重重的哼了一声:“别想走,这局,我赌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