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15章 夜探

    不得不说,卢曼曼这敏锐的直觉,实在让牧云头疼,一不小心,便被察觉出问题。

    若不是她没犯什么恶事,牧云都想让她消失了。

    很快,被选中的弟子洋洋得意的跟随青玉宗和武威宗的大佬们回了议事大厅,剩下的弟子就地解散。

    牧云被卢曼曼拉着,出了青玉宗。

    二人来到之前的约定地点。

    “说,你是不是就是那个金箔面具男。”

    卢曼曼又取出了她刚得到的青丝剑,并再次将其横在牧云脖颈处。

    “你与他出现的时间一样,身材一样,就连脑袋轮廓都一样。”

    “不要骗我,你知道骗不过我的!”

    随着卢曼曼的清喝声,那柄吹毛断发的利刃越发的压紧了牧云的脖颈。

    牧云无奈的笑了笑:“我要真是还好了,现在早就把你给按倒在地了。”

    听了牧云颇为暧昧的话,卢曼曼俏脸顿时升起两朵红霞,但依旧质问道:“那你们的体型为什么这么像?”

    感受到卢曼曼心跳和血液流动都变得很快,牧云暗笑,以他对自己身体思维的掌控程度,真的想要故意欺骗卢曼曼,还不是手到擒来。

    尤其这次,牧云还特意加了些男女感情在里面,就不信这个卢曼曼还能发现他在说谎。

    之前被卢曼曼识破,只是牧云大意而已。

    “锵”

    青丝长剑回鞘,卢曼曼娇哼一声:“给你一次机会,下次再让我知道你撒谎,哼哼。”

    牧云心中冷笑,抓到你又能怎样,最后打不过还不是要跪地求饶。

    当然,现在不是撕破脸的时候,牧云不会没事挑衅她。

    二人回到卢曼曼的住处。

    “陪我练拳。”

    卢曼曼甩了一句就回房换衣服去了。

    牧云有些郁闷,练拳,实在太无聊了。

    几个小时过去了,大汗淋淋的卢曼曼终于停了下来。

    “行了,洗个澡,该吃饭了。”

    当晚,牧云再次长了见识。

    宗门的吃饭,竟然如此隆重。

    青玉宗,加上武威宗,一共近千名弟子,全都坐在最大的广场上。

    仆从们鱼贯而出,将分好的食物佳肴分别摆放在各个弟子身前的小桌上。

    武威宗宗主刘武和他夫人,以及青玉宗宗主戴庆元三人坐在最前方互相敬酒谈笑,气氛友好热烈。

    这里,当然没有牧云的位置。

    他吃饭,只能窝在卢曼曼的住处,吃的也是小梅做的饭菜。

    吃饭的时候,只有牧云和小梅二人。

    害羞的小梅俏脸都快着起了火,有牧云在,她根本就吃不下去饭。

    牧云只好随便对付一口,便寻了个借口,继续跑到楼顶,欣赏宗门势力吃饭的大场面。

    在牧云看来,分餐而食其实也是很卫生很干净的吃法,唯一的缺陷就是不够亲密。

    古礼,确实有它的一定道理,可惜现在的城内,家人大多都是围在一桌吃。

    看了一会,牧云估摸着小梅也吃完了,便再次潜回住处,准备等到晚上再夜探青玉宗。

    很快,天边的太阳缓缓落下,映出红霞漫天。

    接着,便是圆月当空。

    牧云一直等到十点,青玉宗的弟子们做完了晚课,都回房睡觉了,这才准备去监视青玉宗的宗主戴庆元。

    他准备在打探到那个藏书地具体位置之前,不让戴庆元脱离自己的掌控。

    哪知,牧云正准备翻窗出门的时候,卢曼曼推门而入。

    “大小姐,好歹你也敲敲门啊。”

    牧云身躯一颤,装作没有发现卢曼曼的到来。

    卢曼曼满意的笑了笑:“下次我多注意,咱们走吧。”

    “走?”

    牧云诧异问道:“你也去?”

    “你以为呢!”

    卢曼曼此时穿了一身黑色贴身的夜行衣,将其近乎完美的体型展示的淋漓尽致,即使牧云心如止水,也不禁多看了两眼。

    “好吧,不过你最好别让人发现,影响我的计划。”

    牧云点了点头,不等卢曼曼反驳便直接穿窗而出。

    “看不起谁呢!”

    不服气的卢曼曼黛眉一竖,也跟着施展轻功,尾随而去。

    夜色愈浓,温和的月光照耀而下,将这尘世渡上一层银灰,美轮美奂,亦更显宁静。

    牧云和卢曼曼仿佛化作了两只没有重量的幽灵,穿檐越瓦,你追我逐,卢曼曼好像在故意和牧云较着劲,不断的超前,然后用身体阻挡在牧云前进的方向,逼迫牧云不得不调整平衡和方向。

    卢曼曼冷眼看着牧云,发觉牧云每次都是看上去颇为狼狈好像就要栽落下去,但却总是差上一分。

    你到底是不是呢...?

    卢曼曼心里其实还是很希望牧云就是那位神秘的金箔面具男的,这样,她的机会,或许就不是那么渺茫了。

    不过,怀疑归怀疑,她也知道,不是很现实。

    终于,在卢曼曼的沉思中,二人很快来接近了宗主戴庆元所住的阁楼。

    卢曼曼指了指一个亮着灯的房间,表示那里就是戴庆元的卧室。

    牧云点头,轻轻跃了过去。

    不过,在牧云即将落到屋顶的时候,他敏锐的目光发现,在屋顶上,竟然密布着许多仿佛蛛丝一般的细线。

    “有意思!”

    牧云冷冷一笑,这招或许能察觉出大部分的高手,但对他,也只是小意思而已。

    此时牧云身处空中,无处借力,眼看就要撞到蛛丝群中。

    他不慌不忙的向卢曼曼发出别过来的手势,然后深深吸了口气,猛的吐出。

    一股无声无息的劲气直接冲向远处,而牧云,便神乎其技般的借到了些许力道,轻飘飘的向后倒飞出去。

    然后探脚在远处的墙上一点,再度跃回另一栋阁楼的楼顶。

    “怎么回事?有警报?”

    “你这轻功,也太强了吧!”

    卢曼曼咧了咧嘴,面楼惊讶之色,刚刚牧云的操作,确实非常惊艳。

    “有机会教教我...。”

    即使是高傲的卢曼曼,也不得不稍稍放下身份。

    “看你表现。”

    牧云淡然一笑,将情形说给了卢曼曼。

    “看你的得意样。”

    卢曼曼给牧云一记白眼,然后犯难的说道:“这怎么办?难道要打道回府?”

    她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整个顶楼都被透明的仿佛蛛网一般的细线包裹,这还怎么偷听和监视...。

    哪知,牧云淡淡一笑:“看我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