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1章 势不可挡的刘燕飞

    第481章势不可挡的刘燕飞

    一盘棋局,两壶好酒,三四位投契知己。

    酒酣时落子,别有神韵。

    这是京都内城,一些高官最喜做的文雅之事。

    不过今日,牧云却在后宫,与九州最有权力的男子,九州之主对弈了几局。

    这是其他高官所不敢想象的。

    二人对弈,互有输赢,不相伯仲,杀的是难解难分。

    两位亲王观棋不语,两位皇子笑着支招,周围宫女全被赶走,公公仅留一人侍候。

    这皇宫的御花园,俨然变成了寻常的家庭聚会。

    说笑玩闹,看似温馨惬意。

    一直到正午,共下七局,牧云三胜四败。

    凤九天笑的酣畅淋漓:“论棋艺,云弟不如我多矣!”

    牧云摇头苦笑:“太久没下,棋艺生疏了,我们再来过。”

    凤九天拿手指点着牧云:“你呀,你呀,还是和之前一样,不愿意认输。”

    说着,二人对视几秒,同时露出缅怀的神色。

    凤九天放下手中棋子,抿了抿嘴唇:“三年前,九州与扶苏国对决,咱俩各领一军,你说要从东方水路走,在黄昏饭后突袭。”

    “我呢,觉得黎明前才是最好的时机,而且从西方的山上俯冲而下,一鼓作气。”

    “咱俩各说各有理,都吵红了脸,最后决定,各自执行自己的策略。”

    “那一次,我清楚的记得,是我错了,山上的伏军,就像一只只蚂蚁,密密麻麻,漫山遍野,无穷无尽,很快就把我军包围了。”

    说到这里,周围的恭亲王廉亲王以及皇子们,都微微皱眉。

    在内城,所有人都对凤主当初被逼着参军之事三缄其口,所以,他们都不知道凤主经历了什么。

    现在看来,凤主那时还真是岌岌可危,九死一生啊。

    凤九天呵呵一笑:“要不是云弟你偷偷分了一支军队支援我,可能,凤九天早就死了。”

    “那次,你分了一支军队给我,结果就是,你的偷袭虽然成功,却因为兵力不够,无法形成真正的包围,最后让敌人的上将逃了。”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后来我问你,后不后悔分了一支军队救我,使你没有立下大功,要知道,若你能成功擒下那位上将,必然能平步青云,从此不必在前线冒死拼命。”

    “那时你怎么说来的?”

    牧云淡淡一笑:“不过一个上将而已,和兄弟没法比。”

    凤九天端起身旁的酒杯一饮而尽,双眸泛红:“对,就是这句。”

    “你不知道的是,那晚,我躲在野外的坟地里偷偷哭了一宿,一个是为了跟我卖命的那些兄弟,一个是为了云弟你...。”

    经凤九天如此一说,恭亲王等人对视一眼,终于明白,一直以来,凤主对云帅的恩宠,为何如此无以复加。(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只因,两人是过命的交情,甚至,已经超出了对于皇权的渴望。

    这时,凤九天抬头看着天空,嘴里呢喃道:“云弟,多想再和你纵横沙场啊。”

    “人生在世,快意恩仇,沙场裹尸还,哈哈。”

    牧云叹了口气:“不要再说这些话了,天下太平,人们才有好日子过。”

    “来,我们下棋,再下一局。”

    “哈哈,云弟说的对,再来一局。”

    两人再次摆开棋局,酣战起来。

    这次,牧云终于以一个“車”为代价,用炮轰掉了凤九天的“王”,赢下第八局。

    二人四对四平。

    “哈哈哈...。”

    凤九天大笑着,将棋盘上的棋子一拂:“朕收回刚刚的话,论棋艺,朕与云弟不相伯仲。”

    “今天到此为止,云弟且留在宫中小住些时日吧,咱兄弟二人也好抵足谈心,以消相思之

    第481章势不可挡的刘燕飞

    苦。”

    牧云苦笑:“那可要对嫂子们说抱歉了。”

    “哈哈哈。”

    “走,吃饭去。”

    凤九天一把拉过牧云,并肩而去。

    之后的几天,牧云便留在宫中,与凤九天畅谈古今中外之事,饮酒作乐,享受着只有九州之主才能享受到的乐趣。

    而此时,在京都的百官群聊中,已然炸开了锅。

    云帅于金銮殿中殴打各部大臣,并且视宰相管治于无物,用管治的话说,那就是若非他当时跑的快,也得挨揍。

    一时之间,牧云被骂的狗血淋头,俨然成了国贼。

    不过,他们也就只能骂骂而已,谁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要九州之主不点头,没人,能动的了云帅。

    如果他们看到牧云和凤九天在后宫的情形,便会明白,凤九天在世一天,便没人能动的了牧云。

    七天的时间转瞬即逝,牧云吃过凤九天的送别宴后,便出了紫禁城,回到内务府的青竹别院与玄鸽三人汇合。

    “云帅,按照您的意思,机票已经订好了,是下午一点的飞机。”

    玄鸽恭敬说道。

    牧云回道:“很好,收拾下行礼,时间差不多就出发。”

    “是!”

    玄鸽点头应下,旋即笑道:“要不要通知下您的那位小记者,这几天她三番两次的寻过来,有正门不走,偏偏喜欢翻墙。”

    “嘻嘻,要不是我和警卫们打过招呼,她都不知道被抓多少次了。”

    牧云无奈的笑了笑:“算了,不麻烦她了,一会我留封信在这里就好。”

    “也好。”

    玄鸽捉狭一笑,然后带着韩振和野狼去收拾行礼了。

    他们这几天,可没少买东西。

    牧云见三人离去,略一思量,从一旁的书架上取出张信纸,抬笔写起信来。

    三分钟,洋洋洒洒近千字便写完了。

    不过,牧云转念一想,拿起那信纸微微用力,直接将其捏成纸屑。

    随后,他淡淡一笑,又取出一张,在上面写了几个字便停了笔,放到桌上。

    中午十一点半。

    牧云带着玄鸽三人从青竹别院出发,赶往机场。

    整个内务府的人全都为牧云送别。

    白夜还命人为牧云准备了许多的礼物,但都被其婉拒了。

    “砰”

    四人上了内务府的车,驶向机场。

    而此时,蹑手蹑脚的李香君,刚刚偷溜到青竹别院。

    她正探头探脑的向院子里瞧,发现,原本放在那个窗户后方的行礼箱不见了。

    李香君内心一沉,急忙翻过墙,冲到青竹别院里。

    只是,青竹别院早已人去楼空。

    “混蛋,你就这么走了?”

    泪水,模糊了双眼,李香君不争气的哭出了声。

    “妈的,走了也不和老娘说一声,呜呜呜。”

    就这样,足足哭了十分钟,她才擦了擦眼泪准备离去。

    哪知,这时眼睛一扫,瞥到了不远处桌子上被一把小巧金色匕首钉在桌子上的信纸。

    凭感觉,这封信纸是给她的。

    李香君走上前,看向信纸。

    “有缘再见”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再见你个大头鬼啊!”

    李香君气的呕血,想一把撕碎那张该死的信纸,可是,把手伸过去后,却又舍不得了,只好将匕首摘下,然后把那张信纸珍而重之的叠好,收进兜里。

    转身欲走,想想,又把那柄纯金匕首也拾了去。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