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礼监》正文 第四十六章 东奴免送

    没能亲手斩杀建奴的甲喇额真让魏学文十分失望,但他不会去抢部下的功劳。

    “你叫什么名字?”

    魏学文抬起马鞭指了指那个正盯着金军将领发呆的士兵,他指挥骑兵大队的时间并不长,没法子说出每一名部下的名字。

    那士兵愣了一下,抬头道“小的叫托尔木格。”

    “很好,我记下你的名字了,回去之后我亲自给你请功,以后就跟我了!”魏学文哈哈一笑,没有再去追赶北逃的金军,而是抽鞭纵马掉头回去。

    “你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建奴的马牵了走!”

    马匪出身的总旗汪显隆过来轻轻的踹了下托尔木格的屁股,一脸笑意,“魏公子看上你了,以后你小子前程无量,指不定将来老子还要沾你光呢。”

    “啊?噢,噢”

    托尔木格在军中学习过汉话,但不是太流利,加之为人也有些呆闷,所以只知点头却不知说些什么好。

    汪显隆知道这部下的性子,也不以为意,笑着吩咐其他人同托尔木格一起去将金兵丢弃的战马聚拢过来。

    这些战马可都是上等的蒙古战马,没死没伤的不要白不要。

    至于那被托尔木格砍死的建奴将领,汪显隆摸了其铁牌见是镶白旗的甲喇额真便没再在意,临走时顺脚将这家伙的头颅踢到了废井中。

    龙古大带人赶到的时候,西线已是狼藉一片,到处都是溃散的第三甲喇官兵。

    明军在穿过第三甲喇防线时大肆纵火,但四月的天野地里的荒草很多都泛了青,长的茂盛,只底下才有不多的枯叶,因而火势烧得不大,但浓烟却是很多。

    风助烟势,令得外围的金军视线受阻,很难一窥烟雾中明军的动向。

    “大人,怎么办?是不是”

    牛录额真桂保是从昨日明军爆炸中侥幸跑出来的,不止他这个额真对明军深为忌惮,麾下那些劫后余生的士兵更是打骨子里对明军感到恐惧。

    因此见到第三甲喇也被明军冲跨,桂保是打心眼里不愿意带兵去追杀那些撤离的明军。

    只是,这话却不好和龙古大说。

    龙古大没吭声,尖盔下面目紧绷,看不出什么表情。

    半响,却是哼了一声,然后让桂保带人聚拢第三甲喇的溃兵,免得这些家伙没头没脑的跑把他带来的兵也给冲乱。

    “喳!”

    桂保心中大喜,龙古大如此命令的潜台词自是不必去追那些明军了。

    龙古大也没忘人去找不知跑到哪里的都安超,倒不是怕这老家伙叫明军给俘了去,而是担心这老家伙跑到三阿哥那里说自己故意磨蹭,见死不救。

    那老家伙早年间打仗还行,跟着汗王也曾立下不少战功,可年纪大了却不知怎的失了女真人的锐气,一听要和明军打仗就打退堂鼓,还在军中散布明朝强大非我大金可敌的屁话,龙古大早就对他不满了。

    要不是第三甲喇这一回败的真惨,龙古大直接怀疑对方是不肯出力,故意放明军通过他的防线了。

    南线的索浑部可是从凌晨就开始备战了,本旗携带不多的攻守器械几乎都调给了南线,加上旗主抽调过来的几个牛录,使其南线重兵云集,防守可谓万无一失。

    有了这层底气,索浑虽然也和都安超一样忌惮明军,但对阻止明军突围还是很有不少信心的。

    毕竟,这一次攻守易位,明军可不像昨天那样能够躲在木栅后凭借各式火器防御了。

    而且,明军再是能打也不过这点人马,真想要从他索浑这里走,不说扒层皮也得元气大伤。

    到时候,明军还能有多少人?

    还是三阿哥考虑周到啊,真听了多喀纳的话放明军过去,那要费多大的周章才能把明军吃掉啊。

    只是,从凌晨开始直到东方放白,明军也没有出营的迹象,这让索浑怀疑明军是在使诈。

    目的无非是让他们得不到充足的休息,是谓疲敌之计。

    奉命率残部来协助索浑布防的第一甲喇额真固尔托两眼通红,倒不是因为夜里没睡觉,而是因为第一甲喇的损失实在是太大,让固尔托心疼的肝火都出来了。

    “辽阳无籍那狗贼打的什么主意?”明军的迟迟不动让固尔托眉头紧皱。

    “不管他,出来也好,不出来也好,他还能插上翅膀从咱们这飞走不成”索浑道。

    固尔托的第一甲喇损失近乎一半,实力已然不及索浑的第五甲喇,因而此战他只是协助,索浑怎么想,怎么安排不关他的事。

    二人又说了一番,却是昨日之战。

    对于明军的爆炸战术,二人都感到心惊,倘若明军药子足够,次次来这么一遭,八旗哪里经得起这般消耗呢。

    “回去之后咱们要上书汗王,多派细作去打探明军这种战法,弄明白之后咱们八旗也要学会,要不然”

    固尔托正说着时,远处的明军大营突然有发烟弹升起,随后就见明军营门大开,步骑从营中鱼贯而出。

    “明军出来了!”

    索浑和固尔托神情一凝,急令各牛录进入战备状态。可是,让二人想不到的是,明军出营之后却不是进攻南线,而是挥师冲西线的第三甲喇杀去了。

    “好一招声东击西,狗贼果然狡猾!”

    想到第三甲喇被抽了两个牛录在南线,固尔托怕都安超顶不住,建议索浑派兵增援。

    索浑却有他自己的小算盘,他认为明军突围肯定是全力以赴,拼死一战。这会他派兵过去正好对上拼死的明军,两军正面厮杀起来他第五甲喇肯定有死伤,故不若等明军在都安超那里损兵折将,元气大伤之后再出击,如此一望一举歼敌。

    固尔托听后也深以为然,为防明军冲不破第三甲喇而退回营地,固尔托让索浑派一个牛录抢占明军营地。

    索浑采纳了这一建议,其所部十九牛录小心翼翼的往明军营地摸去,临近之后发现是空营一座,遂立即进驻其中。

    西线那边第三甲喇和明军已经交手,双方喊杀震天,正当索浑和固尔托在等待合适战机驰援西线时,探马来报第三甲喇不敌明军,防线已叫明军突破。

    索浑和固尔托顿时慌了,赶紧带兵奔来。

    二人赶到时,旗主三阿哥阿拜、左梅勒额真多喀纳、梅勒章京龙古大等人已经在场。

    三阿哥脸色十分难看,多喀纳更是一脸暴怒,脖子上的青筋都突了出来,见着索浑和固尔托这时才赶来,多喀纳狠狠瞪了他们一眼。

    索浑和固尔托自知有愧,心中发虚,下马之后小心翼翼走到三阿哥面前,却发现三阿哥前面的野地中立着一根木桩。

    木桩上挂着一块木板,上面用烧焦的木枝写了四个大字——“东奴免送”。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