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屁股大,好生养

    天门山,作为宗门的根基所在,自然是极尽雄奇广阔,若是在半山腰横截,至少也有百里方圆。

    吴进脚步匆匆,很快便远离了孙万富的药田,来到天门山北麓某处。

    嗯,到了!

    抬眼望一株参天大树,吴进微微眯起眼睛。

    “老伙计,这次又要靠你了。”

    紧接着,吴进便跨步上前,转身坐下,背靠着宽阔的树干,姿势十分慵懒。

    在之前百万次的反复重来中,吴进选过无数棵大树,根据结果综合判定,用这棵树作为背景,是效果最好的。

    谁说背景不重要?

    若是背景不重要,影视界里就不会有绿布特效这种操作。

    来了!

    他来了!

    这场戏,吴进已经一丝不苟地反复演绎了上百万次,经历了十几万次悲催的NG,到后来,基本全都是一条过。

    到现在,他只需要抬头看一眼仿佛毫无变化的天色,便知道他等的那个飞机场场长,即将到来。

    大型古装苦情不连续日常剧《我的筑基太难了》,第10000001次,第2场。

    showtime!

    只见大树前边的吴进,一口气忽然松掉,浑身仿佛没了半点力气,只抬起头呆呆地看着繁星闪烁的夜空,状若痴迷……

    “咦?这里怎么还有个炼气期的小家伙!大半夜的在这里干嘛?”

    距离很远的时候,秦长青神识掠过,发现了大树底下看星星的吴进。

    当然,在这个距离,区区炼气期弟子,是不可能发现自己的。所以秦长青放心地尽情打量这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小家伙,无意间看到了那双眼睛。

    噫!

    那是什么眼神?

    孤寂、茫然、艳羡、痛苦、渴望、绝望、无限憧憬、自怨自艾……

    秦长青活了一百七十岁,还从没见过一个人的眼眸深处,可以同时蕴藏着这么多的复杂情绪,明明互相冲突,却偏偏共存于一处,最终凝成两片薄薄的雾气,轻轻地蒙在那人黑白分明的眼球上。

    “你是哪一山弟子,在这里做什么?”

    天门山半山腰,聚居着数万外门弟子,秦长青不认识吴进,便有此一问。

    “啊!”

    吴进的表演,无可挑剔,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就连秦长青的声音需要多久传进耳蜗,又需要多长时间的反应时间做出动作,全都在吴进的精密掌控之内。

    只见这靠树望天的炼气小子,显然是被“吓了一跳”,浑身“颤抖了一下”,然后才“循声望去”,眼中露出“惊惶之色”,似乎是“嗫嚅片刻”,这才结结巴巴地行礼道:

    “秦、秦师叔!弟子是西山的,庚零七号房……弟子叫吴进。”

    一句平常话,颠三倒四,显得不太聪明的亚子。

    不过,也正因如此,秦长青不疑有他,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微笑,温言道:“你认得我?”

    “当然!您……是宗门灵兽园的秦师叔!”

    吴进将“意外遇到”前辈高人的状态,演绎得无可挑剔,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七分敬畏,三分仰慕。

    七分敬畏只是为了伪装,那三分仰慕,才是真正的武器。

    果然,秦长青老怀大慰,看来我老秦也不是完全透明嘛,就连这小辈,也知道我老人家的名号。

    “吴进,深更半夜,你怎么不在房中休息?”

    秦长青捋着胡须,也不知怎地,越看这小子越顺眼。

    “唉!”

    吴进似乎在勉强压抑情绪,不愿在秦长青面前表露出来,可是秦长青目光何等锐利,立刻看出其中曲折,皱眉道:

    “有什么话直说!七尺之躯,吞吞吐吐的不成体统!”

    “……是!”

    吴进仿佛咬了咬牙,这才大胆说道:“黄昏时,我见宗门中几位师叔驾鹤骑鸾,自头顶上空掠过,心生向往,不知弟子何时……才能修到那般境地……”

    哈哈!

    原来是受了这点刺激。

    秦长青脑中闪过几个影子,他们的确是今日黄昏时分历练归来,没想到无意间却让这个吴进乱了心境。

    “吴进。”

    他有心提点这懂事的小家伙几句,鼓励道:“摒除杂念,静心修行,有朝一日或许你也会位列其中。唔……你不妨说说,看到他们,具体有些什么想法?”

    “这……”

    吴进沉默了挺长时间,终于抬起头,对着秦长青,再次受到他目光的鼓舞,正色道:

    “我觉得,屁股大,应该很好生养!”

    噗!

    一心只为循循善诱的秦长青差点一口逆血喷将出来,连忙断喝道:

    “咄!不要胡乱说话!你可知道那些都是什么人!岂容你在此胡乱诋毁!!”

    我的天啊!

    这小子看上去老实巴交,怎么肚子里憋着的竟然是这般惊世骇俗的心思!

    如果自己想得不错,今日黄昏时分,回归宗门的是谁?

    陈师叔!宋师伯!还有……闫师妹。唉,现在也该叫闫师叔了的。

    天门剑宗,讲究的是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闫如玉虽然入门比秦长青还晚了几年,但是一旦步入结丹,便将一众苦苦挣扎在筑基期的师兄弟再次远远甩开,晋升为最年轻的小师叔。

    一共仨人,只有闫如玉是女人。

    小子!

    你刚才说,屁股大好生养的那位,论辈分是你的师叔祖!岂可如此公然亵渎!

    “啊!”

    吴进似乎受了惊吓,连忙低头不敢作声,过了好半晌,才有一个委委屈屈的声音传了出来。

    “可是……秦师叔,我见那头青鸾……真的是屁股很大,就跟……嗯、我家以前养的鸡一样,长这样屁股的,下起蛋来,那是又顺畅又圆润……”

    呃?

    秦长青咽了口唾沫,眨眨眼,尴尬道:“你……是说那青鸾?”

    “是啊!”

    吴进的表情无辜得看不出半点调侃,郑重一点头,疑惑道:“不然你以为是……”

    “咳咳!”

    秦长青迅速咳嗽两声,干笑道:“嘿嘿!我以为……我以为你说的旁边那头白鹤呢!呵呵……小家伙有眼光,回头我亲自去给那青鸾找头公的来配一配,看看你说得准不准!”

    哈哈!

    吴进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好笑。

    你当我不知道?那头白鹤是公的!你要是能让它下蛋生养,那在灵兽界,绝对会留下不朽的声名。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