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章 撑死你个狗娘养的!

    天门大集,就设在天门山脚下。

    起初,是天门山上修炼多年,无望进阶的修士在这里交换一点东西。

    后来渐渐成了气候,就算是天门山上长老级的高手,也喜欢过来淘换宝贝,偶尔也能有令人惊喜的收获。

    这里鱼龙混杂,从不通修行的凡人,到修为高绝的修士,都有可能混迹期间。

    有可能一个完全不起眼的摆摊者,却是你根本惹不起的大神老怪。

    所以,到天门大集里来,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保持了表面上的低调,看上去一团和气,繁荣热闹。

    可不能骑着五色神牛从天而降,那实在太装逼了。

    吴进找了个地方让老牛慢慢消化着,自己加快脚步,不一刻便进入天门大集之内。

    “打两角酒,要一盘茴香鸡腿。”

    吴进首先找了个酒馆坐下,轻车熟路地吩咐道。

    这是他三千年来的固定菜式,感觉挺武侠,又能隐约温习一下前世读书时的青葱岁月,吴进一直吃它。

    一百万次重来,每次24小时。虽然吴进陷身死循环出不来,但实际上已经相当于在这修行界混迹了近三千年。

    “好嘞!”

    虽然茴香鸡腿这做法略有些奇葩,但顾客至上的道理,换了世界也适用。

    很快,吃食端上来,吴进喝酒吃肉,显得有条不紊。

    约莫过了七八分钟,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天门大集入口,吴进便微微一笑,结账出了酒馆。

    啊!

    在这里了!

    秦长青一眼就看到故意让他看到的吴进,连忙小心地藏了藏身子,看他到这里来是要做什么。

    “老板,买两株地根草,两株镇神花。”

    吴进吃饱喝足,来到一家“胡氏灵草专卖”的店里,排出九粒聚气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聚气丹便成了天门大集的通用货币单位,大约是因为炼气期修士占据主流地位的缘故吧。不过随着这规矩固化,倒是有许多精通商道的凡人,身怀巨量聚气丹,只不过足够谨慎低调,财不露白,无人知道他们真正的身家。

    嗯?

    这买主有些奇怪,掌柜的不由得抬头多看了一眼。

    嗯,炼气九层么?

    看来又是个赌运气的家伙。

    摇摇头,掌柜的也没想太多,反正对方出价已经稍高于货物价值,生意跟谁不是做。

    很快完成交割,选了两株品相只能算一般的地根草、镇神花,一声欢迎再来,目送吴进离开。

    “嘿!老胡!”

    殊不知,前脚吴进刚走,后脚便闯进来一人,急匆匆问道:“刚才那人,买了什么?”

    “哟!秦老弟怎么有空过来啊!”

    胡老板一看,乐了,既然是熟人,这种小事有啥隐瞒的,一边寒暄打着招呼,一边随意道:“哈!地根草,镇神花,大约又是个痴心妄想的小家伙!”

    “什么?”

    秦长青迷糊了一下,追问道:“你说他买了地根草和镇神花?买了多少?”

    “哈哈哈,也就各两株!”

    胡老板笑道:“还行还行,你要知道有些想瞎了心的炼气修士,只买一份材料,想要赌那万分之一的几率呢!这小子起码买了两份……怎么?秦老弟你认识他?”

    “嗯,认识。”

    秦长青点点头,皱眉道:“他买这玩意做什么……”

    “筑基丹啊!”

    胡老板一愣,打趣道:“秦老弟你这是怎么了!喝多了吧?地根草镇神花,只可能是筑基丹的材料。炼气九层的修士买这两样,显然是打算自己炼制筑基丹,只不过……嘿嘿,没有上万份材料,就凭炼气期那可怜的成功率,简直就是胡闹!可偏偏就经常有人来赌这运气,照顾我生意,哈哈哈!”

    “炼气……九层?!!”

    秦长青一声怪叫,简直都快要不似人声。

    他先感受到五色神牛的气息,去看了一眼老牛,随后来到天门大集,实在很好奇这个炼气期的小家伙,为什么能骑牛那么稳,这一夜之间到现在,又骑牛去了哪里。

    因为有了先入为主的念头,所以虽然找到了吴进,秦长青也并没有重新探查一下他的修为。

    才过了一夜而已,之前炼气七层,现在就还是炼气七层呗,有什么好仔细看的。

    可是现在……

    “老胡!你没看错?他是炼气九层?不是七层?”

    秦长青深吸一口气,眼珠子都凸出来了,差点就要揪住多年老友的衣领吼着问。

    “废话!”

    胡老板皱眉道:“看来你真是喝多了!我老胡虽然结丹未成,但好歹这点眼光还有吧,炼气九层和七层,我能分不出来?”

    卧槽!卧槽!

    这!

    这一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秦长青感觉呼吸不畅,似乎隐隐触及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于是来不及跟胡老板多解释,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直接离开天门大集,再去找那只自己亲手养大的五色老牛。

    可是……

    再次见到这老东西,隔着几里地,就感觉味道有些不对劲。

    离近了一看,秦长青差点气死。

    “哞……呕……哞……呕呕……”

    吃多了的五色神牛,这会儿正在呕吐,看样子已经吐了很久,方圆数百米全都是吐出来的恶心东西,乱七八糟未消化干净的灵草残渣,伴随着浓郁的酸腐气味,简直比灵兽园里排泄粪便的地方还要令人恶心。

    这也就是秦长青,资深灵兽饲养员,要是换个人来,直接就能被熏晕过去。

    他妈的!

    吃吃吃!

    去哪儿吃了这么多?!

    秦长青饲养经验丰富,一看这状态,大概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该死的蠢牛,不知去哪里吃了一肚子宝贝灵草,这会儿刚消化了一点点,便迫不及待地从胃里重新翻出来库存,打算进行反刍,也就是俗称的倒嚼。

    可是,之前吃进去的实在太多了。

    这一倒嚼,相当于塞的满满的库房被打开一道缝隙,紧接着……恐怖的数量一涌而出,直接就没控制住,吐了个昏天黑地。

    草!

    秦长青恨得牙根痒痒,痛骂道:“吃吃吃!吃死你!撑死你个狗娘养的!”

    呃、不对,不是狗娘养的,是我养的……

    该死啊该死!

    简直是浪费!

    秦长青一边骂,一边捏着鼻子,从怀里摸出一个口袋,开始收集地上那些消化不完全的灵草残渣。

    这都是好东西啊!

    这蠢牛平时就多吃多占,害得其他几头食草的灵兽至今还卡在一品。

    现在这些……嗯、虽然暂时臭了点,但是找地方晾一晾,散去臭气,给双头羊火神兔它们拌在饲料里,肯定也吃不出来。

    哎……说起来这到底是去什么地方吃了这一肚子好货……

    有古怪啊有古怪!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