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高人啊,这是高人

    “行了!”

    也不知干了多久,就只见沉积在河底的那些淤泥垃圾,几乎都被清理干净,眼瞅着这条小河就要恢复原本的清亮了,吴进也已经将一枚小小的储物戒指塞得满满登登,再也无法硬填进什么东西。

    “哎!等等!”

    陈又美一开始以为这是一场戏,但眼看着吴进热火朝天地忙了很久,把这筑基谷清扫得前所未有的干净,然后跟自己打了个招呼,头也不回地走掉。

    惊诧之余,陈又美终于被打动了。

    演戏么?

    就算是演戏吧!

    可是这里清扫得如此干净,总是实实在在的,好一个勤快的小家伙啊!

    “师叔祖。”

    吴进脚步一顿,回头以礼相见。

    “嗯,今天的筑基丹,已经统一交由宗门了。”

    陈又美沉吟道:“不过,明日此时,你再来筑基谷,陪我老头子喝几杯如何?”

    他是真的有点喜欢这个人勤话不多的小家伙,虽然依然认定了对方是奔着筑基丹而来,但就凭这份态度,这颗筑基丹,陈又美是愿意给的。

    吴进笑了,笑容中有些令人看不懂的苦涩和迷惘。

    明日此时……

    可惜,这明日复明日,明日不曾来啊!

    陈老头的这杯酒,我始终没有喝到。

    很明显,喝酒只是由头,他是打算明天给我一颗筑基丹的。但他又怎么会知道,明日拿筑基丹,已经太晚了。

    “好的!多谢师叔祖!”

    不过吴进没有多说,眼中复杂的神色一闪而没,依旧是恭恭敬敬地行礼,然后转身离去。

    “嗯……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陈又美坐镇筑基谷,由于特殊的原因而阅人无数,却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人,好奇心更盛,忍不住远远地高声问了一句。

    “吴进!”

    吴进再次回头,施礼,始终不曾乱了规矩,但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对筑基丹的渴求。

    这是因为,筑基丹其实已经到手,就在他满满当当的储物戒指里。

    ……

    片刻后,吴进的身影出现在灵兽园。

    “前……呃!吴先生!”

    秦长青正在苦苦研究六品妖丹中蕴含的玄奥法理,苦思而不得其解,远远看到吴进,赶紧迎出门外,态度着实殷勤。

    “五色神牛与我有缘,再随我走一遭。”

    吴进开门见山,语气中隐有吩咐命令的意味。

    “是!”

    秦长青却是觉得理应如此,反而因为吴进的不见外而十分高兴,连忙去牵了五色神牛来,将缰绳亲手交到吴进手中。

    “哞……”

    认出吴进,五色神牛也显得有些兴奋。

    这上一顿还没消化完呢!

    难道又有好吃的了?

    这真的是个好人啊!

    没有更多废话,吴进慢悠悠地跨上神牛,跳上云头,迎着渐渐西沉的晚霞,飘然而去。

    “高人啊!这是高人!”

    秦长青十分虔诚地行注目礼,只觉得如今再看吴进,一举一动都仿佛蕴含着天地至理,举手投足间似乎都透露出顶阶大修士的气派。

    一时间,秦长青竟然有些羡慕吴进胯下的五色神牛。不知这蠢货交了什么好运,居然得到高人青睐,想必这次又是造化不浅!

    要知道,修行到元婴期,甚至结丹后期的部分强大修士,便已经可以御空飞行,吴进吴前辈,那就更不用说了。

    唉!

    说起来,宗门中那些刚到结丹后期的师叔师伯们,便迫不及待地想要体验御空,甚至把这当成是极大的荣耀,互相攀比争夺。

    可是现在瞧瞧人家吴前辈!

    人家显然是已经玩腻了这东西,又或者是谨小慎微,不浪费一丝灵元在无价值的事情上。

    看他骑牛远去的姿态,多么洒脱自如,这才是真正的内心强大啊!哪里是那些急吼吼想要独立御空的那些小辈能比得了的?

    ……

    戌时,二刻。

    也就是吴进熟悉的晚上19点30分左右,随着红日西坠,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五色神牛经过万里飞行,终于来到一片毫不起眼的小河边。

    在吴进的指挥下,降下云头,一双牛眼却不自觉地往四边张望。

    唔……

    这里好像没什么灵草啊?

    一瞬间,五色神牛就有些失望,铆足了劲飞了这么久,还以为有大餐呢。

    吴进不知道五色神牛的内心戏这么多,既然已经到了地方,自然要开始布置现场。

    虽然这场戏观众只有一个,但是这位观众修为高深干系重大,可也是容不得半点马虎的。

    唉,说起来,这是经过了多少次完全漫无目的的寻找,才终于确定了在这个时间,在这条小河边,会有一位顶阶修士路过,而且还得是挺有好奇心的那种。

    吴进一边打开储物戒指,一边感叹着百万次的重来,这要是记录下来,怕是能写一本几亿字的书了。

    嗯?

    什么东西?

    五色神牛的牛眼一亮,暗想莫非这次把灵草放进储物戒指里了?

    啊!

    草!

    的确是草。

    不过,这草……

    五色神牛很快就露出嫌弃的神色。

    吴进从储物戒指中取出来的,是最后放进去的,也就是筑基谷边上那条小河河底的各种乌七八糟的淤泥,绝大部分是历年来炼药遗留的草药残渣,也有一些其他的垃圾杂物。

    就这?

    五色神牛下意识地倒退几步,心想我就算饿着也不能吃这个啊!

    吴进又从储物戒指深处,掏啊掏啊,掏出一个乌漆嘛黑的炼丹炉来。

    说起来,这还是前任身体主人留下来的呢。

    早些年,上一个“吴进”也曾幻想着成为一代丹道宗师,就弄了个炼丹炉来鼓捣了几年。

    鼓捣来鼓捣去,炼废了不知多少炉丹药,成就一点没看到,反而把自己搞得很穷很穷,这才明白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于是这炼丹炉便压了储物戒指底。

    这会儿,这烟熏火燎的老物件,刚好合用。

    吴进在河边支起炼丹炉,点上火,很正经地把那一团团乌黑的淤泥塞进去。

    这是做什么?!

    五色神牛惊讶万分,身为宗门豢养的灵兽,炼丹它当然也不陌生。

    可是,从没见过有人炼淤泥的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