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进门是顾客,出门是老板

    有门!

    郝多鱼一生经商,最擅长的便是察言观色。

    只是稍稍看一眼吴前辈,郝多鱼感觉这事儿好像真的有希望!

    或许,就差最后的一点火候!

    尽管几个儿子筑基成功,从修为境界上已经完全碾压了老父,但如此关键时刻,郝多鱼当仁不让。

    “吴前辈!”

    这次郝多鱼没磕头,他也看出来了,似乎吴前辈已经看腻了这几只磕头虫,细节决定成败,不可再让吴前辈有丝毫不耐烦。

    恭谨地躬身一揖,郝多鱼沉声道:“前辈点拨我这几个不成器的孩子修行,那真是天大的恩赐!小人并非不懂规矩,原本这谢师礼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少的,可是前辈神仙中人,我们那些凡尘俗物实在拿不出手……”

    一番话有些啰嗦,但重点却在于“谢师”那两个字上。

    为了稳妥,郝多鱼不敢说拜师礼,而是用这个词先试探一下吴前辈的想法。

    “不,礼不可废。”

    吴进一摆手,打断了郝多鱼的絮叨。

    嗯?

    郝多鱼脸色一僵,忽然觉得没听懂。

    礼不可废?

    这……是啥意思……

    小老儿这一辈子都做生意了,修行进境难看,念书也没念几天,文化有点低。

    这“礼不可废”,是这么用的?

    难道不应该是这样一个过程:自己诚心诚意奉上礼物礼金,吴前辈高风亮节不肯收,自己坚持说“礼不可废”,定要对方收下才行……

    吴前辈你这……抢了我的话,我可就有点无话可说了!

    莫非……是要钱??

    郝多鱼本不该如此迟钝,但实在想不到仿佛高在云端的吴前辈,居然这么接地气。

    一个随手就能拿出六品妖丹,还有那什么千机蝴蝶兰之类高端宝物的前辈高人,竟然还看得上凡俗的那点资财?

    这好像有点颠覆形象!

    可是人家既然要了,咱可不能抠门啊!

    本来就愁着自己这点家产,在天门大集还算是说得过去,但在人家吴前辈眼中,跟一堆垃圾完全没什么分别,哪好意思送出手。

    既然有这么一句“礼不可废”。

    我懂!我懂的!!

    吴进稳稳地坐着,不再说话。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根据之前的经验,自己要是不开口要,这个不长眼色的郝多鱼真的就不给。

    当然,不是他不想给,而是他自行脑补出来自己不需要。

    特么的!

    不需要,我来你这里折腾半天做什么?

    要收徒弟我也去收几个女徒弟啊,就你郝家那几个歪瓜裂枣,资质简直比我还差,值得我深夜跑这一趟?

    ……

    天门大集,万符归一堂。

    进门时,吴进是个普通顾客。

    出门时,吴进是幕后最大的老板。

    深夜中的天门大集,依然是寂静而深邃,却很少有人知道,这其中接近一半的产业,在无声无息间已经换了一个主人。

    钱财乃身外之物,郝多鱼拎得清,出手绝不寒酸。

    有钱!

    即便是早已非常熟悉这个过程,吴进走在夜色中,还是忍不住要感慨一下。

    简直无法想象,之前最高只是炼气修为的郝家,在根本没有顶阶修士坐镇庇护的情况下,到底是用什么手段,聚集到如此恐怖的财富。

    难道……不会意外去世么?

    真的是能者无所不能!

    人才啊!

    要是郝多鱼这一家子弄去前世地球,用不了多久就是一个全球首富!

    太牛逼了!

    摸摸手上的储物戒指,那里面有两张三品符箓!

    三品!

    三品符箓甚至能够伤到不够谨慎的结丹期修士!

    这就好比说,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商人,家里其实藏着若干核弹什么的……

    要不是任务时间紧迫,吴进真的很有兴趣深入了解一下,这郝家的生意经,到底是怎么念的。

    其实天门大集上的那些光鲜煊赫的大门面,大多数与郝家没什么关联,反倒是小门小户的各类商贩,背后几乎全都有郝家人的影子。

    唔,比如说这一家吧,就跟郝家毫无关系。

    不知不觉,吴进已经来到天门大集核心区域的某处。

    即便是夜半时分,这里依然灯火通明,无数高挑的大红灯笼将门口照得比白昼还要亮堂。

    “公子!您来了!”

    不待吴进靠近,便有两个衣着淡雅素净的妙龄女子裣衽为礼,一说话脸先微微红了,像极了望夫盼归的良家妇女。

    要不是“丽春院”三个字有点醒目,吴进几乎都不愿相信,这个地方,就是那个地方……

    光是门口迎宾的这精巧贴心的设计,绝对是出自高人之手!

    可比“大爷,进来玩啊”,强了不知多少倍!

    也根本不是“您好,请选钟”的职业机械音能够比拟!

    ……

    万符归一堂里,郝家父子五人,并未离去。

    虽然这一夜之间从老板变成了打工者,但是自家主郝多鱼以下,不但没有分毫沮丧,反而像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光彩,根本压抑不住。

    产业全都送了出去,那有什么?

    关键是!吴前辈赏脸收了!

    既然收了,也就是说,自己家里这几个不成器的儿子,真的就跟高山仰止般的吴前辈定下了师徒名分!

    这绝对是一步登天啊!

    “父亲。”

    老三郝再筑匆匆而入,欲言又止。

    “这里没有外人,说!”

    郝多鱼虽然未曾筑基,但家主的威严依然稳固。

    “老师他……去了丽春院。”

    呃!

    五个人的表情,顿时有点精彩。

    难道说,刚才老师要那么多钱,是为了去……嫖院子?

    这话当然谁也不敢说出口,但好像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啊!

    不然还能去干吗?修炼某种秘传功法么?红尘历练?

    “咳咳!”

    郝多鱼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吴先生生性洒脱,从心所欲,就这份心态,就够你们学的了!”

    这个……

    郝家四个儿子面面相觑,心想论赚钱,父亲你厉害;论修行,老师自然高山仰止;但是要论这个从心所欲……我们好像……也不差啊!

    唉!也不知道老师去丽春院,选的哪位姑娘。

    说不定……这个……辈分可能就有点乱的。

    “老大!你去一趟!”

    郝多鱼沉吟片刻,道:“找卫妈妈,把丽春院买下来。吩咐她好好做事!咱们可得让吴先生玩得高兴,不能被人当成是只有钱的羊牯来宰!”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