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这个你放心!

    “不,我拒绝。”

    耐心地听完宗主栾剑的请求,吴进立刻摇头,拒绝得十分果断。

    呃!

    栾剑的老脸就有点挂不住了,虽然的确有点不情之请的意思,但好歹老夫是天门剑宗的宗主啊!

    这个吴进!年纪轻轻就能筑基成功,想必不是蠢笨之辈,怎么……一点灵性都没有!

    “我修为低劣,怎能冒充周师兄!”

    吴进正色道:“先前虽然侥幸赢了,其实我自己也是稀里糊涂,好像周师兄根本就不设防似的。”

    原来是为了这个?

    栾剑不得不耐着性子继续劝说道:“这你放心,你也就是冒充一天而已。”

    “可是明天……呃、是今天!”

    吴进指了指已经越来越亮的天色,依然拒绝道:“今天就是论剑啊!周师兄是要上场斗法的!我才刚刚筑基,怎能敌得过那些修炼多年的内门师兄?”

    “这个你放心!”

    栾剑郑重承诺道:“那场比赛你必定会赢,你放心施展就是了!”

    “不行不行。”

    吴进丝毫不松口,继续拒绝道:“弟子虽然修为不足,却也是一路勤修苦练,谨记宗门的教诲,要光明磊落,要堂堂正正!怎能行此冒名顶替之事?”

    “这个你放心!”

    栾剑呼出一口气,继续尝试说服这个死脑筋的家伙,咬牙道:“这次是宗门有求于你,日后必不会亏待了你!”

    该死的!

    要不是时间紧迫,要不是这天门山上再也难以找出一个年龄与周自横相仿的筑基期修士,老夫才懒得跟这一根筋的家伙废话!

    “不行呀宗主,我担心斗法时毕竟灵气无眼,万一不慎受伤……”

    “这个你放心!唔,你看此物,必能护你周全!”

    “还是不行呀宗主,我毕竟刚刚筑基,正需要好好休养稳固境界,怎能……”

    “这个你放心!嗯……给你这个,必定不会影响你以后结丹!”

    “不行呀宗主……”

    “这个你放心……”

    最终,在栾剑咬牙瞪眼地签下了一系列丧宝辱宗的不平等条约之后,吴进终于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

    “快走!论剑开始了!”

    好容易说服了这个貌似忠厚内藏奸诈的吴进,栾剑急匆匆地冲出门去,他是此次天门论剑的最高裁决者,不应该也不可能缺席的。

    ……

    天门山,半山处,有一片占地极广阔的平台,平时用作门内弟子相互切磋道法的场所,今日却是宗门十年一度天门论剑的主会场。

    此刻已过了辰时,会场内熙熙攘攘十分热闹,所有人都时不时将目光投向山巅处。

    怎么……还不见宗主大人?

    不会是忘了吧?

    “哎,吴进呢?”

    在非常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有人很难得地没有关心宗主去哪儿了,伸肘子碰了碰身边人,低声问道。

    宗主这么高的级别,距离他秦星实在太遥远了,可是吴进那家伙,好歹也一个屋子里睡了好几年,从昨天就失了踪,今日是宗门论剑的大日子,居然还没出现。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

    “我哪知道!”

    被他碰问的那人也是同为庚零七号房的,摇了摇头,皱眉道:“再等一等吧,按理说吴进最爱凑热闹了,没道理不来看论剑的。”

    这会儿,姗姗来迟的宗主栾剑终于登上高台,开始絮絮叨叨地讲话。

    无非是些关于宗门的光荣历史,论剑大比的由来与意义,举行论剑比试的必要性、重要性、不举办论剑的危害性等等这些……

    除了个别思路清奇的另类之外,大部分人都根本没听进去,只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焦急等待着正式论剑的开始。

    终于,栾剑的废话讲完了,天门剑宗十年一度的论剑大比,在一片欢呼声中,缓缓拉开帷幕。

    此次报名参赛的筑基期内门弟子,共有六十四位,将分成十六组,捉对斗法论剑。

    每一组决出两名优胜者,再进入抽签淘汰赛,从三十二强开始,直到最终冠军的角逐。

    天门剑宗内,达到筑基期的修士当然不止区区六十四位,不过此次论剑主要是为了激励最有前途的弟子奋发向上,所以限定六十岁以下才有资格。

    那些七老八十,甚至过了百岁才勉强筑基成功的,一般会被认为即便侥幸结丹,前途也颇为有限,不值得宗门重点关注培养。

    比如说如今名声煊赫的结丹期修士闫如玉,他筑基的时候方才十四岁!更是在七十七岁那年顺利结丹,引为一时佳话!

    唔!

    今天还有一位十四岁筑基的师兄要参加论剑呢!

    在天门剑宗内,学无先后,达者为先。

    尽管周自横仅仅享年二十四岁,却是所有尚未筑基的外门弟子的师兄,而且也是本次论剑最受关注的几个热门之一。

    论剑第一轮,共有三十二场斗法,周自横所在的这一场,吸引了大量观众,其中不乏崇拜者和小迷妹们。

    吴进,戴着由宗主栾剑亲手制造的精致面具,闪亮登场。

    当然,这面具不是从死鬼周自横脸上扒下来的那一种。以栾剑堂堂化神期大修士的手段,要改扮一个人只是举手之劳,用不到那么下作的办法。

    “啊!是周师兄!”

    “周师兄自从上次论剑夺冠后,一直低调隐忍,任凭旁人怎么议论都不理会,今日便是他正名之日啊!”

    “得了吧!我看他就是修行遇到了障碍,被别的几位师兄师姐追上了,不好意思见人而已!”

    “哟!你又知道了?这话你敢当着周师兄的面说吗?”

    “不信?等着看吧!这次论剑,我看好从心峰的刘长寿师兄,据说他已经半步结丹了!筑基期的论剑,简直就是横扫!”

    “那你来这里?不去刘师兄那里看?”

    “看个屁!刘师兄的对手弱得要命,根本就没什么看头!”

    “那这么说,这一场会比较精彩?”

    “当然!周师兄对陈师兄!这可都是夺冠的热门啊!据说陈师兄早在数日前直到抽签结果的时候,就扬言放话说此战必胜!不过小鱼峰那边始终没有回应。现在,到了见真章的时候了!”

    “啊!这样啊!我这些天沉迷炼丹,都没关心抽签结果来着……”

    “这两位,小组赛就遇到了啊!这一组简直就是死亡之组!不管结果怎么样,周师兄陈师兄肯定是携手出线,毫无悬念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