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你,再来一次我看看!

    “陈师叔,请!”

    吴进端起杯子,仿佛没看到陈又美的异样,笑着劝酒。

    呵!

    陈又美不禁莞尔一笑,这孩子懂得什么。

    不过今日若不是他,或许我走得只会更加寂寞。

    上天,毕竟是待我不薄!

    一念及此,陈又美心境忽然变得无比平和,一生得失荣辱,在这一刻都仿佛是过眼云烟,根本不值得再回望流连。

    “干杯!”

    一老一少,在黄昏中的筑基谷,推杯换盏,很快便都喝得酩酊大醉。

    “哈哈哈!小吴!”

    喝到这份上,早就乱了辈分,陈又美不反过来叫一声吴哥已经算是不错了,伸手用力拍着吴进的肩膀,大声说道:

    “今天!天门剑宗的那个什么论剑,你去看了吧?”

    “废话!”

    吴进是按台词说的,这会儿不需要客气,越不客气越显得关系亲近,骂道:“宗门十年一度的大事,哪能不去看!”

    “嘿嘿嘿!”

    陈又美伸手就把一杯酒直接倒进喉咙里,含混不清地问道:“你、你看的哪一场?”

    “丙组,周师兄跟陈师兄那场。”

    吴进不甘示弱地也干了一杯,可是暗地里却调动体内灵力化解酒意。

    修士要是这样喝酒,永远都不可能醉。

    陈又美身为老酒鬼,要追求的就是那种醉意,当然不会施展手段取巧,嘿嘿笑道:

    “你觉得,周自横那家伙,修为怎么样?”

    “周师兄,很强啊!”

    吴进暗暗好笑,心想我喝酒的时候,连自己都夸,端着杯子大声道:“就、就一根手指,就把陈师兄打翻了,厉害厉害!”

    “嘿嘿嘿……”

    陈又美咧开嘴,有些神秘地笑了笑,眼神中也忍不住出现了一抹激赏的神色。

    要说那个周自横,的确是令人惊讶!

    陈又美今天也抽空去看了一场论剑,刚好看到“周自横”一根手指遥遥点出,带动万千剑光飞掠,然后便将对手直接打翻,丧失了抵抗之力。

    即便以他结丹期的修为,竟然也没能看透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

    眼珠一转,陈又美笑道:“你信不信,我能让你立刻打败他!”

    “哈哈哈,胡说八道!”

    吴进身体歪倒在一棵大树上,指着陈又美笑道:“老陈!你他妈的喝多了!哈哈哈!喝多了……”

    “放屁!”

    陈又美瞪起眼睛,大声叫道:“这才多少酒?老夫怎么会醉!你小子别不信!我给你说……要是我炼出那枚丹药,给你吃下去!一刻钟之内,只要那个什么周自横还没突破到结丹期,你百分之百会赢!而且赢得毫不费力!”

    顿了一顿,忽然又拖出哭腔,直接抄起酒壶往嘴里一阵猛灌,捶胸顿足道:“可惜!可惜那丹药我没学会!没学会啊……”

    呃!

    尽管吴进已经适应了,还是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要知道他第一次听到这话的时候,差点就信了啊!

    结果……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神特么的一颗药就横扫筑基期,老陈你加入天门剑宗之前,是街头卖大力丸的吧?

    “怎么!你小子不信?”

    见吴进表情,陈又美大大生气,啪地摔了一个酒杯,怒道:“你们这些剑修!他、他妈的……这些狗屁剑修!见过什么世面??”

    “天门山……天门剑宗……都是傻子!一座山……好几万的傻子!大傻子……”

    接下来的话,就十分难懂了,夹杂着三分痛骂,七分怨愤,仿佛一辈子积压的怨气全部都要发泄出来。

    吴进虽然是前前后后听了几十万次,还是无法理出一个清晰的头绪,只能说是似懂非懂,由着这老头发发酒疯罢了。

    “唉!”

    “唉!”

    杯子没了,陈又美手中的酒壶索性就不放下来,也不再给吴进倒酒了,自己抱着酒壶,就像抱媳妇儿似的,概不外借。

    叹一口气,喝一口酒,转瞬间酒壶空了,便自然而然地向吴进一伸手。

    还好吴进早有准备,在储物戒指里储备了几乎整个天门大集的仙人醉库存,由得他喝个痛快。

    “唉!”

    吃人的嘴短,喝人的嘴软,不知又是多少壶美酒下了肚,陈又美的眼睛更加迷离,看吴进再次顺眼起来,便摇摇头,自嘲道:

    “你不信,也难怪你……在你们看来,我也就是个枯守在这里,炼制筑基丹的怪老头罢了。你们只知道剑道至高无上,想的是御剑飞天的美梦,却从来没有人肯跟我学一学炼丹……”

    “嘁!多大个事儿!”

    吴进仿佛也是醉得不轻,伸手指了指自己鼻子尖,随意道:“我啊!我跟你学!”

    “屁!”

    陈又美不但没有高兴,反而像是什么极其珍视的东西受到了亵渎一样,好一阵子吹胡子瞪眼睛,骂道:

    “你以为炼丹是什么裁缝打铁,随便就可以去学的?”

    “有啥难的?”

    吴进不屑道:“有种你教啊!”

    “你小子放狗屁!”

    陈又美更怒了,仿佛连酒劲都退了几分。

    咚!

    一伸手,一尊通体黑黝黝的丹药炉被砸在地面上,震得筑基谷内群山回响。

    “来!你给老子炼个丹看看!就聚气丹吧!药方我给你!药材我给你!炼制手法我现在就教你,你学来看看?”

    “哦……”

    吴进醉眼迷离,一边听着陈又美的碎碎念,一边将草药塞进丹炉,看那架势,活像是村夫将木柴塞进土灶里。

    “炼丹之道,在于阴阳调和……君臣佐使……”

    陈又美喷着酒气,摇头晃脑地还没念几句,却见吴进已经开始操作炼丹,不由得大为光火。

    哪有你这么个搞法?

    可是,下一刻。

    浓郁的丹香从黑黝黝的丹炉中逸散而出,扑鼻而来。

    嗯?

    陈又美用力地摇摇脑袋,心想自己大概真的是喝醉了。

    怎么幻觉都出来了?

    当啷!

    沉重的丹炉盖子被吴进随意扔到地上,于是丹香更加浓郁。

    吴进伸手向炉内一抓,便将一枚龙眼大小的丹药取了出来,还带着袅袅的热气,直接就送到陈又美鼻子底下。

    这!

    陈又美大白天就见了鬼,吓得连酒都醒了一大半,急匆匆咽下一口唾沫,这才小心翼翼地从吴进手中接过这枚新鲜出炉的丹药,仔细打量。

    观其形、嗅其香、辨其味……

    一连串的流程下来,陈又美忽然就开始怀疑人生。

    这,分明是一颗品质上乘的聚气丹啊!

    其中蕴含的灵气极其充沛,比天门剑宗每月固定发放的那种货色,药效至少要强了两三倍还多!

    这怎么可能!

    我喝多了吧?

    陈又美的呼吸陡然粗重起来,二话不说,直接便将又一份聚气丹的材料硬塞到吴进手里,把眼睛瞪得比牛还大,几乎是用吼的大声喝道:

    “你……再来一次!再来一次我看看!”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