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这波,应该是不亏啊

    吴进又在山间小路上信步而行,片刻间便又来到一片药香浓郁的田圃边上。

    “孙师侄!”

    吴进又停住脚步,又伸手拍了拍围住药田的篱笆,轻声呼叫。叫声在喧闹的白昼中中依然清晰,但传出数十米,便又随风飘散。

    “什么人?”

    刚看完论剑回来的孙万富闻声一惊,幻一道剑光而出,到近前化作一张狡狯的面孔。

    “吴进?”

    看清来人,孙万富脸上露出笑容,道:“宗门正在论剑,距离发放聚气丹的日子还有很久,师弟你这是……”

    嗯?!!

    话说了一半,忽然间戛然而止,笑容也猛地僵在脸上,两个眼睛瞪的大大的,直勾勾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吴进。

    “筑、筑基期??”

    身为炼气九层巅峰修士,孙万富在修行第一道关卡这里,已经卡了足足两年。

    因此,他对于炼气与筑基的分别,看得十分真切。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气息内敛、双目蕴有微微光华,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这正是体内灵气转化成灵液的外在表现之一!

    咕噜!

    孙万富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整个身体都剧烈颤抖起来,努力了好半天,才勉强能够颤声问道:

    “你……您……是吴进吴师弟?”

    “嗯?!”

    吴进双眉一挑,淡淡的威压凭空而至,提醒孙万富不可忘了宗门的规矩。

    呃!

    孙万富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抓了一下似的,整个人如坠深渊,连忙纠正道:

    “吴师叔!您是吴师叔?”

    吴进微微一点头,道:“前日托师侄吉言,侥幸筑基成功。所以今日前来,又有一桩买卖,要和师侄谈一谈。”

    这这这!

    怎么可能?

    孙万富浑浑噩噩,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场血亏的噩梦。

    前天这吴进来找到自己的时候,他看得明明白白,那只是炼气七层而已啊!

    从炼气七层到炼气九层需要多久?宗门的纪录是由闫如玉师叔祖保持的,即便以闫如玉的惊才绝艳,那也用了足足七个月呀!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说,跟我亲手种植的明心草有关系?

    孙万富脑子里疯狂运转,想到之前吴进求明心草时的那份急切,像是要赶时间似的,便尝试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可是,无论他杀死多少脑细胞,都无法想象,明心草如何能够帮助一名炼气七层的修士,两天内完成筑基!

    倘若明心草有如此灵效,那早该被发掘出来,简直是整个修行界低阶修士的福音啊!

    “之前师侄大气,却吃了亏,那明心草相当于是白送了我。”

    吴进对于孙万富一脸懵逼的状态熟视无睹,更是不由分说再补了一刀,然后笑道:“所以我今日前来,打算买下你这片药田,价钱随便你开,也算是弥补你先前的损失,如何?”

    啊!

    买我药田?

    孙万富呆了一呆,暗想着这吴进不但修为突飞猛进,看样子连身家都今非昔比了。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莫非是走狗屎运,遇到一个濒死的高阶修士,不但继承了他的修为,还继承了他的财产?

    这!

    连做梦都不敢编织这么不靠谱的剧情啊!

    不过,人家吴进现在已经是“师叔”之尊了,开口要买你的药田,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总得有个话,不然未免失礼。

    “嗯……不怕师叔您笑话……”

    孙万富有些紧张又有些畏惧,勉强措辞道:“我踏入修行之前,家中也算小有浮财。后来有点沉迷炼丹之道,便自己买下了一位宗门前辈的药田,自己辛苦打理、浇水施肥,到现在也有十几年了……”

    罗里吧嗦地扯了半天,最后方才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吴进的脸色,一咬牙一跺脚,开价道:“吴师叔想要的话,我只得忍痛割爱,这片药田……您就给两千聚气丹吧!”

    两千?

    吴进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这价格算是比较公道。在吴进的压迫下,孙万富没敢多要价,甚至,还略略低了那么一点点。

    毕竟之前那明心草之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故意想要坑吴进一下的,只是没想到不但没有坑到对方,反而落了个血亏。

    亏归亏,但是谁知道这位新晋筑基的吴师叔会不会记恨?

    孙万富现在不敢有丝毫得罪,便咬咬牙报了个成本价。

    这要是放在前天,那个只有炼气七层的吴进来买这片药田,他一开口就敢给报两万!

    对于已经接管了郝家巨额财富的吴进来说,区区两千聚气丹,只不过是一点零钱。

    很快完成交割,这片药田连同孙万富居住的木屋,全都归了吴进所有。

    “谢了,孙师侄!”

    吴进站在药田中央,笑容奇异,让孙万富有些看不懂。

    不过,这买卖应该是不亏啊!

    孙万富礼数周到地跟吴进作别,揣着一笔不菲的钱财,很快就拉了几个交情好的同门,到天门大集找了一家很费钱的酒楼,大摆筵席。

    “哟!老孙!今儿这是怎么了?”

    “发财了啊?”

    “铁公鸡竟然主动拔毛了!这是要直接拔成白斩鸡?”

    “太客气了老孙!咱这关系,用不着来聚仙阁啊!太破费了!”

    不知怎地,孙万富觉得自己今天就是想烧钱,想大手大脚爽一把,这样才能稍稍发泄一点胸中那没来由的愤懑之气。

    凭什么啊?

    凭什么他吴进就能一下子从炼气七层飞跃到筑基期?

    而我在炼气九层的障壁这里困了两年,筑基丹都吃下去三颗,依然无法破境。

    他奶奶的!

    花钱!

    造!

    喝醉了完事!

    其实孙万富早些年一时兴起迷上了炼丹,但是近年来也慢慢被现实毒打得没了那个心气了。

    炼来炼去,连宗门制式发放的聚气丹都炼不出来,根本就不像自己之前想象的那样,很快就能成为一代丹道宗师……

    所以,今天药田能够以一个还不错的价位出手,真的不算亏。

    聚仙阁的酒菜,那是远近闻名的,甚至许多早已可以辟谷的结丹期修士,也时不时前来大快朵颐一番。

    片刻间珍馐美味摆满桌子,孙万富跟几个朋友推杯换盏,倒是很快就忘记了吴进这个令他郁闷的心结,话题很快就转到了近日来宗门的头等大事,天门论剑上来。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