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他的符箓,用完了没有?

    被嘲讽,栾剑只当是没听见。

    不然还能怎么样,谁叫人家是炼虚期大修士呢!

    境界压死人,况且人家再次被当场打了脸,还不得让人家痛快痛快嘴?

    不知怎地,刚才还觉得这个吴进挺讨厌的,一点也不给自己省心。

    可是听到沈昊的那声嘲讽,栾剑忽然就觉得,吴进这小子不错,他妈的最好再赢一场,气死这姓沈的!

    我们宗门弟子,就是有钱!

    怎么样?你不服气?

    哼!虽然周自横的确是修炼魔功自寻死路,可就算是这个吴进,配你家女儿,难道就配不起了?

    不就是一个无法筑基的女娃娃么,好看又不能当饭吃,神气什么?

    裁决席这边,气氛有些不对劲。

    可是除了沈昊这个观礼嘉宾之外,其余所有人可都是天门剑宗所属。

    从另一个角度上说,这其中的绝大部分,可都是“周自横”的铁杆粉丝、小迷妹啊!

    还有什么,比亲眼再次看到偶像再下一城,更加痛快淋漓的?

    于是,其实符箓的光华尚未散尽,整个天门山,仿佛就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声,响彻云霄。

    “哈哈哈哈哈!牛逼牛逼!”

    “我横哥就是威武!”

    “直接用钱砸……厉害了我的叔!”

    “哎呀,忽然觉得,我要是有这身家,这一场我也能赢赵师叔!”

    “贫穷限制了我的战力!”

    “这是千金拨四两的故事!”

    “周师叔太帅了!还那么有钱!爱了爱了……”

    “心疼赵三江一小会儿,然后……周师兄加油!!”

    “一定要继续赢下去啊!”

    “哈哈哈,忽然很想知道,刘长寿能不能顶住周自横的符箓雨!这要是几千张二品符箓加上几十张三品符箓的话……”

    “师伯你理智些……几千张二品符箓?恐怕这整个天门山上,也没有这么多数量啊!”

    由于吴进这一场结束得最早,欢呼声爆开的时候,其余那十五场论剑还在进行当中,有几位原本就心理素质不过关的,险些被那一声巨响乱了心境,甚至直接影响了最终的胜负结果。

    比斗逐一结束,不管是赢的还是输的,第一时间都纷纷打听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难道说,那个周自横,今天真的斗气化马了?

    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什么能让欢呼声如此澎湃,如此众望所归。

    很快,他们得到了答案。

    于是,被淘汰的那些倒还好,只是目瞪口呆地表示难以理解。

    已经获胜,即将进入下一轮的那其余十五位修士,表情大多都有些复杂。

    理论上说,他们都有可能在未来遭遇“周自横”。

    几千张符箓直接砸过来?

    又有几个人,自信比赵三江强了许多,即便有了准备,难道就能抵御住这恐怖的符箓雨了?

    不过,这个周自横,也该被掏空了吧!

    难道说他身上还有海量的符箓?这根本不现实!

    按照天门论剑的规则,并不会每一轮都抽签这么麻烦。

    第一轮,十六张甲签和十六张乙签一一对决。

    第二轮,则是取相邻数字,继续比斗淘汰。

    也就是说,吴进作为第六组的胜者,要与第五组的胜者进行明天的淘汰赛。

    无数双目光,落到一个人的身上。

    他便是第五组的胜者,抽了“乙五”签的筑基后期修士,任飞回。

    任飞回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原因却是另外一个人。

    幸好,从抽到该死的乙五签之后,任飞回其实早就知道,自己要在第二轮淘汰赛中,遭遇这个夺冠呼声极高的周自横。

    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一场周自横对赵三江,居然是用了这样一种令人一言难尽的斗法方式。

    活生生就是把赵三江用钱给砸趴下了啊!

    这到底为什么??

    任飞回天生性格沉稳,算是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物。

    尽管抽签手气不佳,注定要与周自横做过这一场,但他却没有失去基本的冷静和谨慎。

    的确,周自横在这次天门论剑中,表现极其恐怖,不论是陈磊还是徐正风,那都是一触即败,简直不像是同阶修士之间的斗法。

    任飞回自忖自己修为也就是跟陈磊在伯仲之间,按理说,在周自横面前是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的。

    可是这个周自横,却是古怪得令人狐疑。

    赵三江?

    修为不过平平而已,依靠修炼时间长,勉强踏入筑基后期,未来结丹更是遥遥无期。

    周自横为什么要用符箓砸他?

    直接赢了不好么?

    真的是钱多得已经烧手,非要这样花掉一些才可以??

    天底下,就没这个道理!

    任飞回的眉头深深皱起,根本不管四面八方那些异样的眼神。

    如果说,周自横的修为足以碾压对手,那么这次强行用符箓,就相当于是白扔钱。

    接近一万枚聚气丹的庞大财富啊!

    这得烧包成什么样子才这样随手糟蹋?

    除非……他根本就没有取胜的把握?

    任飞回缓缓吐出一口气,目光掠向场地正中,正在享受无数人顶礼膜拜的周自横。

    难道说,他战胜陈磊、徐正风的那两场,凭借的并不是实打实的本身修为,而是通过某种诡异的方式取了巧?

    然而,这取巧方式无法一而再、再而三。

    所以他刚才对阵赵三江的时候,迫不得已,才用符箓取胜。

    噫!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下一场我谨慎些,小心些,是不是就有可能,来亲手终结周自横的神话!

    现在的周自横,那可是全民偶像一般的存在。

    自己若是能战而胜之,虽然只是论剑中的一小步,却能帮自己获得无与伦比的巨大声名。

    甚至,如果经营得当,更有许多实实在在的利益获取!

    值得拼一场!

    任飞回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双眼微微眯起,反复打量着那位明天的对手。

    可是……

    忽然又有一个问题跳进脑子里。

    这个周自横的符箓,用完了没有?

    要是明天他一出手直接又是几千张砸过来,那我怎么办……

    任飞回很快便重新皱眉,久久也无法理出一个头绪。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