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筑基操

    因为心中有事,任飞回一整天都难以宁定,有心想去小鱼峰再打探一下消息,可又觉得未免太着相,落了下乘。

    微有些心烦意乱,不由得惕然心惊,暗想着这个周自横还真是厉害,距离明天论剑还有大半天,就已经让自己如此患得患失。

    关键是,任飞回实在无法猜测,在明天的论剑场上,那个神秘的周自横,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在自己的静室内打坐两个时辰,连最基本的忘我入定都难以做到。

    任飞回索性长身而起,推开门走出精舍,看夕阳下的天门山流光晕彩,入眼处竟是风景如画,顿时便松弛了几分心境,为自己先前的紧张暗暗苦笑。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

    忽然间,不远处传来整齐的声音,像是有七八个人同声呼喝。

    嗯?

    是谁到我这飞来峰作怪?

    任飞回有些意外,身为宗门内资深的精英筑基修士之一,他也拥有一座独立山头。

    只不过相比大名鼎鼎的从心峰、小鱼峰,他分得的这座山头小得可怜,本来没什么名字,是他自己多年前兴之所至,便从自家名字里化用一字,将其命名为飞来峰,倒是气势磅礴,自己颇为满意。

    转过一个山坳,任飞回眉头微微皱起。

    之前听得没错,这里真的有八名修士聚集,而且伸手踢腿,正在做一套奇奇怪怪的动作。

    仿佛没人注意到任飞回悄悄靠近,八名修士将这套动作反复来回演练,做得无比虔诚认真,浑然忘我。

    噫!

    任飞回忽然间瞳孔一缩,心中大为惊奇。

    这!

    这里居然有六位筑基期修士?

    为什么我一个都不认识??

    天门剑宗广收门徒,只要是踏入修行之途的,基本上不设门槛,统统列为外门弟子,在重重山峦中建造了无数茅舍,四人一间或者六人一间,供这些外门弟子生活起居之用。

    宗门方面,除了入门时发放一本浅显易懂、供炼气使用的基本法诀之外,固定的福利只有每月十枚聚气丹而已。

    可是,外门弟子数万,每年能够顺利突破至筑基期的,当真是万里挑一!

    即便是宗主栾剑,也不可能认得每一位外门弟子。

    但若是筑基成功,便自动晋升入内门,宗门的内门弟子,数量并不算多,每年也就那几个,只要你不是闭关多年,只要稍稍关注一下外面的动静消息,很容易便能认全。

    可是,这里足足有六位筑基期修士,任飞回却全都不认得。

    莫非,不是本门中人?

    陌生的面孔,诡异的动作,让任飞回不由得多耽了几分心事,悄悄将身形藏得更隐蔽了些,凝神望去。

    这到底是一套什么动作?

    越看,就越糊涂。

    动作其实一点也不复杂,相比宗门秘传的那些经典剑技,这套动作加在一起,也比不上其中一个变化的精微奥妙。

    来来回回,也就是伸伸胳膊,踢踢腿,偶尔还要奇怪地跳那么几下,看上去很好笑。

    可是……

    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无比虔诚认真的表情,好像是在修炼一门极为艰涩高深的奇特技艺。

    许久之后,任飞回实在看不明白,便咳嗽一声,从一株大树后面现出身形。

    既然这八个人,这么长时间连我在旁边潜伏都没注意到,虽然六人筑基,修为也只是平平,即便动起手来,在我这飞来峰上,岂会怕了几个外人。

    “啊!”

    那八人显然同时吓了一跳,齐齐向任飞回的方向望来。

    “你们是何人?为何到我飞来峰喧哗滋扰?”

    任飞回的质问是有道理的,宗门规定,拥有独立山头的弟子,都是宗门悉心培养的潜力精英,其独立住所原则上是不允许随意打扰的。

    现在这几个人又是做奇怪的动作,又是大声呼喝口号,对这飞来峰峰主任飞回,算得上是不大恭敬。

    “啊!飞来峰!您是任飞回任师叔?”

    吴进瞪大眼睛,露出无辜惶恐的表情,连连致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只是要寻个僻静的地方……没想到走到了飞来峰地界,打扰任师叔清修,真是罪该万死,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唔……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表现得如此谦卑,倒让任飞回有些不好意思了。

    毕竟他今天下午打坐不成,那是因为明日论剑之事,跟这几位在这里演练奇怪动作并不相干,谈不上什么打扰清修。

    “等一等。”

    开口叫住了这几个人,目光落在刚才跟自己说话的那个年轻人身上,淡淡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我天门剑宗弟子?”

    “是的。”

    吴进执晚辈之礼,恭声道:“我们都是外门弟子,任师叔您见谅。”

    “呵。”

    任飞回对这个有礼貌的小家伙印象不错,脸上露出笑容,道:“既然已经筑基,便是内门弟子了。以后也别叫我师叔啦!按照宗门的规矩,叫我一声任师兄,也就是了。”

    啊!

    吴进脸上顿时露出喜不自胜的样子,十分惶恐地连连搓手,一句师兄始终不敢叫出来。

    “你们刚才练的,那是什么?”

    任飞回压不住心中好奇,随意客套了几句,便开门见山地问道。

    “啊,让师兄见笑了!”

    吴进连忙答道:“是小鱼峰的周师叔教给我们的一套动作,说是能帮助我们筑基,也……没什么名字,我们都把它叫做筑基操。”

    呃!

    任飞回一阵无语,心想你倒是记得叫我师兄了,但是依然叫周自横师叔,没来由的我就矮了那家伙一辈,不知从何说起。

    不过,很快他就顾不得计较这点小小谬误。

    筑基操?

    这个新鲜的词,让任飞回愕然皱眉,“就是你们刚才练的那套动作?能够……帮忙筑基的??”

    “当然!”

    吴进自豪地一拍胸脯,又指了指身后的几个人,郑重道:“我们几个几天前还只是炼气期修为,自从跟周师叔学会了这筑基操,现在已经全部筑基成功啦!”

    这这这……

    假的吧?

    任飞回浑身一震,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