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无极纹璋盾

    孙晋,终究还是没劝动这位奇怪的吴师弟。

    可是,即便以他的胆大,也不敢在此地再多停留片刻。

    远处水域里的那座恐怖到极点的玄奥阵法,已经彻底冲毁了他的心防。

    别说破阵了,这样可怕的阵法,连想都不敢想象,只要稍稍展露出威力的一丝一毫,便足以将这几个胆敢觊觎的小小蝼蚁完全碾碎。

    吴进不走,我也得先走!

    孙晋最后深深地看了吴进一眼,眼神中七分担忧,三分惋惜。

    但愿吴师弟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唉!

    这年轻人,就是这样喜欢表现。

    目光掠过吴进身边的沈乐宁,便闪过一丝恍然。

    要不是硬要在喜欢的女子面前表现,何至于做出这样作死的行为。

    孙晋今晚虽然早早被吓退,但是收获之大,自己却是清清楚楚地知道。

    刚才那几幅阵图,竟然画出了一片自己从前从未想过的神奇天地。就凭这天地里表现出的玄奥诡奇,立刻就将孙晋的阵法修为向前大大推进了一截。

    到底有多大的进境,或许明天论剑中的刘长寿,便是个极好的试金石!

    孙晋骑乘灵兽的背影,渐渐远去,直至消失不见。

    于是吴进笑了笑,忽然迈开脚步,走向那片硬生生吓退了孙师兄的水域。

    “啊!你……做什么?”

    沈乐宁吓了一跳,刚才分明是这个吴进表现的谨小慎微,几次提醒孙师兄不要冒进,现在怎么自己却忘记了?

    “走啊,进去看看。”

    吴进一笑,竟然与刚才的小心翼翼判若两人,显得无比洒脱,好像要去的不是极度危险之地,而是常来常往的老友居所。

    “别去了吧!”

    沈乐宁死死拉住吴进的衣襟,努力劝道:“你刚才不是说了么,那里有一座极厉害的阵法。就算真有什么天材地宝,恐怕不是我们这样的修士可以贪图的。你实在想要,我们回去,请我父亲来做主……”

    “没事,别担心。”

    吴进脚步不停,却变魔术似的从储物戒指里取出那枚六品妖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系上了一条精致的挂绳,便给沈乐宁挂上,刚好垂落在胸前峰峦之间。

    “这是……啊!高阶妖丹!”

    沈乐宁毕竟有个强大的爸爸,见过很多世面,虽然不能一眼就看出妖丹品阶,但稍稍感受一下其中蕴含的澎湃力量,便知此物必定不凡。

    这算是什么?

    护身符?还是……定情之物?

    沈乐宁有些迷乱,这个吴进似乎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太固执,听不进劝。

    那水域里的灵花,究竟有多大吸引力啊!

    真的连命都不要了?

    人家癸水派守护上千年,你要去动那宝贝,岂不是相当于向一座完全不亚于天门剑宗的宗门正面宣战!

    疯了,真的是疯了……

    沈乐宁伸手抚过胸前的那枚妖丹,虽然无法理解吴进,却还是深深感动。

    “吴进!”

    快走几步,沈乐宁追上了吴进,将一枚流动着淡淡光华的玉佩塞到他手里,仿佛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好东西!

    吴进不动声色地收下。

    这玉佩有个名堂,叫做无极纹璋盾,那可是炼虚境大修士沈昊给女儿准备的最为强大的护身灵器!

    虽然价值未必能及得上六品妖丹,可是对吴进目前的修为来说,却最为适用。

    明日,便要依仗这无极纹璋盾,硬顶刘长寿的一波极其恐怖的攻势。

    咻!

    很快,一路向前的吴进,像是毫无提防地,一脚踏入了阵法的真正范围,顿时便触动了某处阵法禁制,一道听不见的咻声,瞬息间传入水域之内。

    “什么人?”

    立刻就有一声喝问,从水中传出,然后才出现一位手持钢叉的青年修士,浑身水淋淋地,像是乡下人用来止小儿夜啼的水鬼形象。

    “吴进……”

    沈乐宁只觉得对方形容可怖,下意识地往吴进身后缩了缩,声音微微发颤。

    吴进却是连看也不看对方一眼,眉头一皱,淡淡道:

    “叫鬼失惊出来见我。”

    啊?!

    那巡海夜叉模样的修士先是一愣,随即露出震惊愤怒的神情。

    鬼失惊,那不就是癸水派的开山祖师么!

    他老人家……早已经在宗门的水晶宫深处坐化,距离现在已有三百年了!

    哪来的胆大妄为的野小子,竟然如此悖乱!

    可是,吴进的口气实在太大,那看守阵法的修士有些吃不准对方来路,深深望了吴进一眼,竟然二话不说,倒拖着钢叉重新没入水中。

    过不多时,水面再次剧烈波动,两名手持钢叉的修士,中间护着一位皱眉头的老者,出现在吴进眼前。

    “尊驾何人?”

    那老者显然是更能主事的存在,目光一凝,不由得狐疑更甚。

    这分明只是个筑基期的小孩子啊!

    他身后那个女娃娃,更是连炼气都没能突破。

    这两个小辈,来闯我癸水天池,居然还口口声声说要见我癸水派已经坐化多年的祖师爷爷,这到底算是什么路数?

    莫不是不知在哪里听了个名字,便敢来打秋风?

    如此胆子,可真是比天还大!

    “你是什么东西!”

    吴进分明感受到强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甚至对方一个动念间,就能把他切割成亿万血肉碎末。

    这是癸水派四大护法之一的归永寿,元婴期修士!

    可是吴进强行顶住险些能将他撕碎的恐怖压力,看也不看对方一眼,不满道:“鬼失惊还不肯出来么?”

    找死!

    归永寿怒气上涌,对方一再如此辱及本门已故的祖师,当真是欺我癸水派不会杀人么?

    念头一动,便要将这一对不知所谓的男女轰杀在天池边上。

    可是,忽然间感受到一股奇异的气息,令归永寿惊咦出声,连忙硬生生将杀机压住,目光却是绕过了吴进,望向他身后悄悄藏起身形的沈乐宁。

    伸手一招,沈乐宁脖颈上刚刚挂上的那条红绳立刻崩断,蕴含着澎湃妖力的六品妖丹,就此落入对方手中。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