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带我去碧穹花那里

    “你!你还我!!”

    沈乐宁又惊又怒,一时间竟然是忘了害怕,从吴进身后冲出来,向归永寿怒目而视。

    嗯?

    归永寿万万没想到,仅是两个修为低劣的小家伙,身上居然还藏着如此宝物。

    这是六品妖丹!

    即便以元婴期修士的身份,归永寿也忍不住深深动容。

    要知道,六品妖兽的强大,远远不是他这个级别可以招惹的。

    两者实力差距之大,甚至比他跟眼前这两个小家伙的差距还要大得多。

    哪来的?

    归永寿目光重新落在吴进和沈乐宁两人身上,反复打量,像是要直接看透心灵。

    总不会是运气逆了天,刚好路过什么高阶妖兽化形失败的场所,白捡了一颗妖丹……

    不不,不可能的!

    就算是死去的六品妖兽横尸在眼前,这两个小家伙接近全身的力气,也别想破开一丝一毫的妖兽表皮。

    除非这妖兽临死前,还特别好心地主动开膛破肚,挖出妖丹来,恭恭敬敬地放在身边,然后才安然去死。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啊,这是?!

    忽然,归永寿看到了手里的妖丹上,那个具体而微,小巧玲珑的火焰飞腾图案!

    离、离火仙宗!!!

    归永寿差点当场就尿了,以元婴期的修为,险些就拿捏不住手中小小的妖丹。

    难怪!

    难怪对方口气简直比天还大,以筑基期的修为就敢来这里大言不惭地直接点名自家老祖。

    居然是离火仙宗的人?

    可是……离火仙宗里有这么弱的弟子么……

    咄!

    归永寿啊归永寿!你是疯了还是飘了?这种问题,也是你配问的?

    此事须得特别谨慎对待,否则恐怕立刻便是灭门屠宗之祸!

    “这位……小友!老朽有眼无珠,得罪了!”

    归永寿双手托住那枚小小的妖丹,高高举过头顶,恭恭敬敬地送还给吴进。

    “哼!”

    吴进却只是嫌弃地瞅了一眼,示意沈乐宁伸手接了。

    嘶!

    归永寿见状,更是暗暗倒抽了不知多少凉气。

    看这架势,这个仅仅是筑基期的小修士,居然还很嫌弃的样子!

    真是……真是岂有此理啊!

    这东西即便是我,也根本无法弄到手,就算是对宗主来说,六品妖丹也是绝对的好东西。

    现在人家区区一个筑基期的小子,就能不放在眼里,随意将它挂在一个炼气期的小侍女脖子上。

    真正顶级仙宗的气魄,竟然如此之大么!

    恐怖如斯!恐怖如斯!

    “鬼失惊呢?怎么还不见人?”

    吴进似乎根本不爱跟这个元婴期的归永寿多废话,口口声声叫着鬼失惊的名字,像是呼喝一个用惯了的家中小厮。

    “小友有所不知。”

    归永寿深吸一口气,不敢丝毫怠慢,恭敬道:“我宗门老祖,已于三百年前坐化水晶宫。如今执掌宗门的,乃是老祖的亲传弟子,在修行界,人称……癸水天君……”

    “屁的天君!”

    吴进不屑地撇撇嘴,随即轻轻叹息道:“七百年前,鬼失惊与我家主人有一面之缘,今日得知癸水派有大难临头,我领命前来,却不曾想,他却已经不在了。”

    呃!

    这时间一下子就推进到七百年前,那时候归永寿都还没生出来,自然无法辨明真假,只得谨慎地陪着笑,十分尴尬。

    “罢了,这份人情,随便还给癸水派也就是了。”

    吴进大气磅礴地一挥手,道:“走吧,带我去碧穹花那里。”

    啊!

    归永寿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

    这事儿……已经这么公开了么?

    碧穹花,那正是癸水派守护了足足千年的珍异灵花啊!

    此事癸水派自然是秘而不宣,尤其是最近到了碧穹花即将成熟盛开的日子,全派上下更是如临大敌,唯恐出了什么疏漏。

    可是……

    没想到现在随便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便一口道破玄机,这令归永寿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脸色更是尴尬无比。

    “鬼失惊既然已经不在,你们该不会认为,就凭借这一座破烂阵法,就能护住碧穹花这等天材地宝吧?不会吧不会吧?”

    吴进反而表现的像是比归永寿更加惊奇,言辞间更是完全没把眼前这个元婴期的修士放在眼里。

    呃!

    归永寿羞愧地搓搓手,小心道:“敝宗主……癸水天君……与数年前也已经跨入炼虚境……”

    “炼虚?那有什么用!”

    吴进口气可以吞天,就好像是一个街头要饭吃的褴褛乞丐,却竟然指点江山,瞧不起身家百万的城中富户。

    伸手随意一指东方。

    “那里,一个炼虚境!”

    再指向北方,“那里,也有一个炼虚境!”

    最后指向西方,“那里没有炼虚境,不过有三大化神期修士,似乎还练有一套分进合击的奇异阵法。”

    “就凭你们区区一个炼虚的那什么天君,能挡住这些势力?”

    这……

    归永寿大大震骇,不由得极目远眺,看向刚才吴进所指的三个方向。

    夜色深沉,仿佛遮蔽着无数潜藏的杀机暗流。

    真的有那么多人?

    归永寿眼睛看酸了,也没看出什么端倪。

    可是此人言之凿凿,又不像是说假话。

    再看了半晌,仿佛深沉夜色中,就真的有几头张开巨口的洪荒巨兽,随时都能够将小小的癸水派一口吞下。

    来不及多想了!

    今夜的确是至关重要,距离碧穹花盛开,只有不到一个时辰了!

    眼前既然是送上门来的救命稻草,不管本身修为如何,身上起码挂着离火仙宗的牌子。

    那些觊觎灵花的多方势力,就算是不把癸水派放在眼里,难道还敢不给离火仙宗面子?

    且不管那所谓七百年前,宗门老祖跟离火仙宗的哪位前辈有过什么交情,既然人家还能记得,特意派人来帮忙,必定有他的道理。

    现在若是将此人拒之门外,之后恐怕要追悔莫及!

    一念及此,归永寿躬身一礼,道:“小友远道而来,我癸水派有失远迎,已经是大大失礼,还请小友随我入内奉茶,我已经通知了敝派宗主,到时候一同商议碧穹花之事……”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