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全都要

    癸水天池,占地数百里方圆。

    在广袤无边的修行界,这只能算是一片不大的水域。

    可是并不是每片水域,都能作为一个颇具规模的宗门驻地。

    经过上千年的经营发展,这片癸水天池表面上看只是一片粼粼波光,波光下面却气势磅礴,俨然一副仙家气象。

    天池中央,便是癸水派宗门核心所在,名为水晶宫,用了不知多少珍异灵材,方能在水中历经千年而不朽,反而越发折射出熠熠晶光,如梦似幻。

    吴进与沈乐宁,借助分水琉璃球的帮助,在水下亦可通行无碍。

    癸水天君亲自带路,到水晶宫深处,手挥一道术法光芒,竟是射向虚空。

    可是,随着这道术法光芒迸现,虚空中却起了一阵诡异的波动,原本看似寻常的地砖忽然间裂开一道门户,黑黝黝地不知通向何处。

    “仙使请。”

    癸水天君一指那不大的洞口,吴进毫不犹豫一跃而入,倒是他身后的沈乐宁稍稍迟了片刻,直到吴进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洞中,才赶紧跟了上去。

    真的是大宗门的气度!

    癸水天君不由得暗暗佩服。

    要知道,现在是在癸水派核心所在,又是这样一个看上去不像好路数的洞口,正常人来说,起码要像这位侍女表现的那样,才算合理。

    都说艺高人胆大,可是那位仙使也不过是筑基期修为而已,可是来到这癸水天池内,怎么就像是回到家一样熟悉。

    相形之下,我这堂堂掌门,倒像是外人了。

    在黑漆漆并不透光的通道中行了约莫数十步,转过一个折角,眼前陡然间亮了起来!

    这癸水派,把碧琼花藏得极为隐秘。

    可以说整座水晶宫,都是为了镇守这碧琼花而建设。

    除了少数几位宗门高层之外,这条通道这还是第一次迎来外人。

    花呢??

    沈乐宁来到此间,好奇地四处打量,却露出困惑的神色。

    不是说有个什么碧琼花么,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在哪里?

    她生性就是个爱花之人,来之前还怀有深深的期待,不知这株被守护千年,如今又招来无数强者觊觎争夺的灵花,到底是何等模样。

    可是,跟随这位癸水派的掌门人,又是打开虚空地门,又是穿过漆黑通道,来到这里。

    这里像是癸水天池水底最深处,四周朦朦胧胧有数重看不懂的水波禁制。

    可是,根本找不到任何灵花灵草的存在。

    “在那里。”

    吴进笑了,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嗯?

    沈乐宁连忙瞪大眼睛,可是吴进所指的,分明也是一片虚无。

    “仙使果然目光如炬!”

    癸水天君却露出钦佩的神色,对这位不速之客的信任,不自觉地又多了几分。

    在修行界中,有点见识的修士都知道,若是能够突破化神,进入到传说中的炼虚之境,便能够领悟出空间中的虚实变化,随时可以将身形遁入虚空,这也是炼虚境修士之所以强大的原因之一。

    万物有灵,其实不但是人类修士,拥有这样的能力!

    早已经被证实,很多强大的妖兽,在修炼到六品的时候,也有着类似的能力。

    这碧琼花,也是如此!

    现在没有人能看到它,正因为它已经接近成熟,出于某种自我保护,便将整个植株遁入虚空,即便是身为炼虚境修士的癸水天君,也只能勉强捕捉到一点淡淡的痕迹,无法看得真切。

    可是这位离火仙宗的仙使,第一次到此间,随意便指出了碧琼花真正的方位。

    如此慧眼,在癸水天君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就快成熟了。”

    吴进面向那个唯一正确的方向,假装什么都可以看到,微微皱眉道:

    “碧琼花成熟的一瞬间,便会由虚转入实体,那也是你能抓住它的唯一一个机会。”

    啊!

    是这样么?

    癸水天君听得一愣一愣的,暗想着难道离火仙宗内,也有这东西?

    “记住!”

    吴进沉声道:“等会儿敌人到来,你要第一时间便以……对了,你的鬼王心经,修习到什么程度了?”

    此人似乎对本门之事,了如指掌!

    癸水天君心中一凛,连忙答道:“惭愧,远不及先师,目前仅为第七重。”

    其实鬼失惊其人,以鬼王心经而闻名修行界,一度威名赫赫。

    后来找到碧琼花,建立的这个宗门,按理说应该叫鬼水派还差不多,但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也许是“癸水”二字显得更中正一些,便这样传至后世。

    “够用了。”

    吴进吩咐道:“等会儿那两个炼虚境的对手,全是你的。你一定记得,要一上来就开大招,施展出百鬼夜行,总之越吓人越好,最好是让对方认为你已经达到炼虚中期,那就成了。”

    “嗯……我看你似乎气息不稳,修行的时候过于急切,伤了阴桥一系的经脉?此事万万不可被人看出虚实,你应该懂得怎样做吧?”

    “懂!”

    至此,癸水天君对吴进已经毫无任何怀疑。

    此人除了修为看上去是筑基期之外,简直就像是神兵天降一般!

    或许真的是师尊他老人家当年与离火仙宗结下的某段善缘,才特意派出仙使,来助我宗门度过今日劫难。

    此人先不管本身修为如何,就凭这双仿佛能洞察一切的眼睛,倘若是敌非友,那么今日我癸水派不但无法保住碧琼花,甚至恐怕灭门之祸就在眼前!

    “好,你现在去召集宗门所有人,全都来这里!”

    吴进眼神一转,立刻知道癸水天君已经被自己完全唬住,便当仁不让地继续发号施令。

    “这?”

    癸水天君一愣,连忙追问道:“仙使是说,结丹期以上的修士?”

    “不!是全部!”

    吴进道:“只要是修行者,全都来!哪怕是炼气的,也要!”

    “啊,好的……”

    癸水天君心想,今日之战迫在眉睫,可是炼气期能有什么用?

    可是既然吴进吩咐,必然大有道理,癸水天君不敢怠慢,连忙以掌门之尊命令下去。

    整个癸水派,因为这条命令的发布,整个动作起来。

    而就在同一时间。

    癸水天池周边数个方向上,忽然间一齐窜出无数黑影,眨眼间便形成了包围之势。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