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怀璧其罪

    百鬼夜行!

    这是鬼王心经中记载的,极为强大的一门术法,最低也需要炼虚期修士才能够施展。

    按照吴进的安排,癸水天君要独自挡住两位同境界的修士,所以一上来便使出了压箱底的本领,率先抢攻。

    呜哇!

    一时间,无数凄厉的鬼哭声,蓦然在癸水天池水底响起,仿佛来自虚空之中,来自四面八方。

    噗噗噗噗噗噗噗……

    伴随着一连串奇异的声响,那原本已经被两大炼虚境修士施展神通变成坚实地面的癸水天池底部,竟然一下子就有无数白骨嶙峋的鬼手破土而出,在水光的映照下,闪烁着微微的骨白色冷光,令人望而生畏。

    鬼手仿佛是长了眼睛一样,一经钻出地面,立刻去抓牛德水、侯再涛两位修士的脚踝。

    哼!

    身为炼虚境的大修士,牛、侯二位能在修行界逍遥至今,那是经历了多少险死还生的恶战。

    虽然这百鬼夜行的起手式看上去诡奇恐怖,但却也根本吓不到他们两人,只是齐齐冷哼一声,脚下踏出迷幻的方位,一下子便脱离了无数鬼手的抓握。

    可是,他们终究还是低估了这百鬼夜行的威力,也低估了癸水天君的决心。

    呜呜呜……

    那从地底钻出的奇异鬼手,竟然在空中划过令人毛骨悚然的响声,随即忽然间变得虚幻不清,明灭不定。

    这一刻刚刚在空中隐匿身形,下一刻却忽然毫无征兆地直接出现在牛德水或者侯再涛的脚踝边上!

    这完全是虚境的力量!

    按照之前的情报,这癸水派修为最高的掌门人癸水天君,本身修为最多也就是个炼虚初期。

    炼虚初期修士可以施展的术法,通常并不会如此强大,竟然是每一支从地底钻上来的鬼手,都拥有可以在虚空中隐现穿梭的虚境之力?

    牛、侯两位,当然不可能猜到,吴进给癸水天君的指令,是全力抢攻,毫无保留。

    尽管修为接近以二敌一,可是癸水天君全力施展术法,准备足的牛、侯二位,竟然因为一时失察,立刻被迫入下风。

    喀喀喀!

    饶是牛德水和侯再涛斗法经验丰富,在危急时刻分别施展保命的绝招,粉碎了即将缠上身的鬼手,可是这第一个回合的交锋,毫无疑问是大大吃亏,不由得又惊又怒,身形闪现间想要暂时退避,暗想着莫非情报有误,这个癸水天君的修为,已经突破至了炼虚中境?

    “既然来了,别急着走!”

    癸水天君一招占先,哪容对方有喘息的机会?

    伸手一指,那地面上密集林立的无数鬼手,仿佛受到了某种奇特力量的牵引,一下子变寸寸断裂,化作一根根锋锐尖利的粼粼白骨,在空中一分为二,像是构成两道白骨长河,荡起汹涌的浪花,直扑向牛德水和侯再涛两人。

    糟了!

    此人怎地如此锋芒毕露,咄咄逼人?

    牛德水和侯再涛暗暗叫苦,尚未稳住身形,便要面对迎面扑来的白骨长河。

    在癸水天君的操纵下,那些白骨仿佛是活过来一般,在空中夭矫灵动,每一根白骨都像是一条灵性十足的蛟龙,纷纷按照某种玄奥的轨迹再次重组化形。

    白骨囚牢!

    待牛德水和侯再涛定睛看时,虚空中的无数白骨已经化作两座小巧玲珑的囚笼,刚好将他两位困在其中。

    “收!”

    癸水天君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以一敌二,竟然还大占上风。

    要知道,对手可也是实打实的炼虚境啊!

    面对同阶修士,不依靠特别强大的法宝神器,仅以本身术法就能强行压住两个人!

    如此辉煌的战绩,让癸水天君一下子就意气风发,立刻操纵着白骨囚牢迅速向内收紧,化作一记凌厉的杀招。

    ……

    随着高端战场的白热化,此刻整个癸水天池中,围绕着癸水派核心所在的水晶宫附近,早已开始了无数混战!

    从实力对比上看,其实癸水派的纸面实力明显是要弱上不少。

    毕竟人家可是为了抢东西来的!

    这要是实力不济,还有什么资格来抢人家的东西,分明是来送人头送装备的还差不多。

    所以,无论是带队的两大炼虚,以至下面的化神、元婴、结丹期修士的数量,来犯水晶宫的这批修士,从数量上和质量上都要胜过癸水派许多。

    可是谁也没想到的是,战斗一打响,竟然是癸水派抢到了先机,打得来敌节节后退,甚至在几个呼吸间,就已经有不下三位结丹期的修士就此身死道消,葬身癸水天池之中。

    从炼气入门到成功结丹,少说也是一两百年的昼夜苦修之功。

    就在这战斗刚刚开始的时候,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去,甚至连个像样的水花都无法掀动。

    这,就是修行界的残酷之处。

    癸水派死了一位结丹,而来敌中却死了两个。

    一瞬间,双方仿佛都红了眼,战斗变得更加激烈凶险。

    不过,无论是参加战斗的强大修士,或者是暂时无力加入战团的癸水派低阶弟子,都深深明白目前战斗胶着的缘由。

    正是因为癸水派的掌门人癸水天君忽然爆发,一己之力扛住了两大炼虚,这才大大鼓舞了己方士气,再加上癸水天池的地利之助,这才强行打出了一个平局。

    但是,这样的平局能维持多久?

    答案也是显而易见的。

    “桀桀桀桀桀!”

    一连串咬牙切齿的冷笑声陡然间震彻全场,甚至搅动整个癸水天池接连掀起了无数道滔天巨浪。

    牛德水双目中射出怨愤的火焰,森然道:“苏水生!你并不是什么炼虚中境!”

    这话一说出口,缠斗中的无数修士,内心顿时就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先前癸水天君如此神勇,让很多人都产生了某种错觉。

    一位炼虚中境,那不但能够轻松抵御两位炼虚初期,甚至战而胜之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倘若有关癸水天君的情报真的有误,那么今日之事,恐怕难以善了。

    现在,这个猜测,已经不复存在了。

    牛德水和侯再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算是吃了不小的亏,现在若是他俩任何一人单独对上癸水天君,多半都要落败。

    可是二打一,那就大局已定!

    牛德水和侯再涛仰天长啸一声,即将展开犀利的反击,一雪被癸水天君强行唬住的莫大耻辱。

    瞬时间,恐惧的情绪像瘟疫一样蔓延开来。

    那些没资格参加此次战斗的癸水派弟子,包括筑基期和炼气期的,纷纷变了脸色,甚至浑身簌簌发抖。

    无数目光,投向水晶宫密室正中,那株若隐若显的镇派灵花。

    怀璧其罪。

    莫非今日癸水派,为了这株守护千年的灵花,就要遭到灭顶之灾么?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