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独仙行》正文 第1835章 意外迭起

    卷十三    开宗立派

    第1835章    意外迭起

    一条巨大的蟒蛇盘踞在那里,周身血色鳞甲密布,体型甚至超过了百丈,恐怖的脑袋处露出一对丈许长的獠牙,散发着令人心颤的血芒,巨大的眼珠瞪着远方,一动不动。

    雕像!

    姚泽暗松了口气,一具雕像带来强烈的压迫,竟有着窒息的感觉,目光扫过,才发现这巨蟒盘踞在一处圆形池中,此池乃白玉所砌,刺鼻的血腥气息就是从其内散发出来。

    “古兄,这血魔蛟有什么来历吗?”他围着圆池转了一圈,有些奇怪地问道。

    “道友不知道妖界的十三灵洞?这血魔蛟正是其中一族……”古陀更是觉得奇怪,不知道这位姚道友都有着魔王修为,竟不知道这些?

    姚泽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对于妖界自己所知真的极少,不过十三灵洞正是妖界深处十三家势力庞大的族群,只是他们在外围设置如此一具雕像算什么?

    大殿中除了这尊雕像,再无它物,姚泽好奇地打量着,目光却忍不住一缩。

    雕像上密布的鳞甲上,隐约有禁制闪动,如果不仔细察看,根本无法察觉。

    难道这雕像还有什么隐秘?

    他拧眉沉思着,半响后,袍袖蓦地一抖,十几道颜色各异的阵旗从中飞出,在空中略一旋转后,纷纷没入圆池四周,不见了踪迹。

    古陀见状,嘴角抽搐了下,“道友,这血魔蛟在十三灵洞中,算是比较暴虐的,他们在此地摆设雕像,应该还有深意……”

    “这我知道,我就是看看这里面隐藏着什么,不毁坏雕像就是。”

    姚泽随口答道,单手连连掐诀,“嗡”的一声蜂鸣,一道光幕浮现而出,笼罩在雕像之上。

    雕像纹丝不动,并没有其它异常。

    或者这些禁制无法激发?

    姚泽眉头微挑,再加上刚才古陀所言,面上露出迟疑之色,不料下一刻,鬼使神差地,他的食指一探,竟在身前虚空处勾勒虚画起来。

    转眼间,一枚金色符文飘然浮现,在指尖微微一颤下,消失不见。

    而随即,这枚符文就诡异地出现在雕像头上,一闪即逝地没入那巨大狰狞的脑袋之上。

    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血光乍起!

    原本伫立不动的巨蟒周身鳞甲同时冒出光芒,而那对巨大的眼珠似乎略微一转,整个庞大的身躯就变得血芒耀目,让人无法直视分毫!

    一道尺余长的血色小蛇从光芒中浮现而出,猛一看就如同雕像缩小了一般无二。

    姚泽和古陀都忍不住神情一紧地,朝后退开了一步。

    不过眼前的血色小蛇还有些不同,脖颈七寸处,竟多出一圈金色细密鳞甲,醒目异常,只见此妖摇头摆尾地,左右打量着,豆粒大小的眼珠转动不停,似乎很好奇地样子。

    即便对于十三灵洞所知甚少,此时姚泽也清楚,眼下的血色小蛇应该是血魔蛟族放在此地祭炼的。

    “道友,此物还是不要妄动的好。”古陀嘴角抖动了一下,有些担心地说道。

    姚泽闻言,无语地点点头,十三灵洞个个都是难以想象的巨无霸,即便天魔宗、龙虎教这样的大宗门也不及其十之一分,自己刚才已经有些冒失了。

    “我们走吧。”

    他慎重地再退开一步,招呼一声,就要转身离开。

    谁知就在此时,异变骤生!

    他的腰间青光突兀地一闪,一道巨大黑影竟诡异地冲出,在身前漂浮不动了。

    “魔龙!”

    一旁的古陀惊呼起来,脸上布满了震撼之色,而姚泽也是惊奇不已,这还是第一次,魔龙没等召唤,自己就从青魔囊内冲了出来。

    此时魔龙的身躯已经三丈有余,通体漆黑,体表鳞甲上黑芒流转不定,头顶的两只尖角已经清晰可见,獠牙闪烁,一对数尺长的龙须随意飘洒,龙目扫过,一股令人心颤的威压蔓延开来。

    那条血色小蛇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危机,口中“嘶嘶”地吞吐不定,下一刻,周身血芒一闪,瞬间就无影无踪了。

    一道低沉的龙吟声蓦地响起,魔龙大口一张,一团龙息就喷出,径直笼罩在那尊雕像的脑袋上。

    下一刻,那条消失的血色小蛇就诡异地漂浮而出,“嘶嘶”声中,身躯剧烈扭动着,挣扎不已。

    谁知魔龙巨口一张,一股飓风在大殿中凭空生出,呼啸声中,那血色小蛇就随着飓风冲进了口中。

    呼啸声止,飓风消失,原本禁制隐然的雕像也黯然无光了,这一幕只看的二人目瞪口呆。

    魔龙似乎极为满意,围着他盘旋起来。

    “不好!”

    姚泽终于醒悟过来,单手一招下,魔龙庞大的身躯就不见了踪迹,他再不敢在此停顿分毫,周身遁光大放,朝着殿门激射而去。

    “轰隆隆……”

    整个大殿猛地一颤下,震耳欲聋的巨响密集地响起,这片天空都跟着晃动起来。

    几乎在那条血色小蛇消失的同时,距离不知道多远的一处密地中,血雾缭绕,一道身影正端坐不动,容貌也看不真切。

    “嗯?”

    一道疑惑的声音突然响起,随即血雾中探出一根尖锐地指甲,对着虚空随意一点。

    顿时血雾一阵翻滚,呼吸间就凝结成一面精芒闪烁的血色光幕来,而光幕的中间站立着一道身影,一袭黑袍,浓眉大眼的模样,不正是姚泽吗?

    只见他正不时地打出法印,那座巨大雕像正散发出蒙蒙亮光。

    下一刻,光幕上蓦地晃动起来,“嗤”的一声,溃散消失,血雾中响起一道暴怒的吼声。

    “该死!三万年的心血都白费了……”

    “来人,速度把此人抓来,本尊要生吞了他!”

    ……

    上清城中,姚泽古陀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下方,烟雾刚刚散去,山间多出一个千丈左右的巨大洞口,里面的湖水正“汩汩”地冒着,数个呼吸之后,这座山中间竟平空多出一个湖泊来。

    “这是……”

    遁光一闪下,春野就站在了一旁,俏目中满是不可思议,“你在试验宝物?”

    “呃呃,意外,意外……”姚泽摸了摸鼻子,一脸的苦笑。

    谁也没想到魔龙竟突然冲出来,还把那条小蛇给吞了,而他的心中隐隐觉得不安,这次惹的麻烦只怕不小……

    更让他无语地,此时魔龙已经陷入了沉睡中,想问清情况也无从下手了。

    正在此时,他的眉头一皱,抬头朝远处望去,又一道白色遁光似闪电般,划破虚空,激射而至。

    春野他们也发觉了异常,忙跟着望去,只见遁光在山顶一个盘旋,径直落下,光芒散去,露出一道白色身影。

    “樊道友?”似乎是认识对方,春野娇呼一声,声音中透着惊疑。

    来人身着白袍,脸上却诡异地分为青白黑三色,令人一看就觉得怪异无比,不过周身的气息却磅礴汹涌,竟是位真仙修士。

    姚泽双目一眯地,心底传来春野急促地话音。

    原来这位樊道友竟是上清城的妖帅,也有着真仙中期修为,之前春野和几处城池有着生意上的往来,和对方曾经打过几次交道。

    上清城破,此人竟安然无恙,应该是当时见势不妙,直接弃城而逃了。

    这位樊妖帅一站定,并没有回答,目光惊疑不定地落在下方的湖泊中,森寒的声音响起,“谁把此处密地毁去的?”

    姚泽干咳了一声,略一抱拳,“原来是樊帅,在下无意中……”

    “那就去死!”

    没想到对方脸上戾色一闪,根本不容他把话说完,身形诡异地在原地一闪,下一刻就出现在姚泽面前,单手一扬,道道法则之力蓦然出现,五指化为根根尖刺,油黑发亮,带着森然寒光,当头插落。

    姚泽眉头微皱,此人竟一上来就要痛下杀手,当即身形一晃间,那些法则之力就如同浮冰般碎裂开来,右手握拳,毫不客气地一拳捣出。

    手臂扬起的瞬间,一个漩涡凭空生出,炙热的气息横扫开来,拳头处金光湛然,和刺落的五指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

    黑光金芒交织闪烁,狂暴的气浪骤然狂卷,带起湖中巨浪呼啸而起,声势惊人。

    白光一闪,却是那位樊帅倒射而退,三色的脸上露出惊疑之色。

    “等一下!樊道友,有话好说。”唯恐姚泽吃亏,春野急忙上前一步,站在了他的面前。

    樊帅面色阴沉,又打量了姚泽几眼,才冷哼一声,“春夫人,你把族人都带到上清城何意?还有,你们把密地破坏了,那是和整个妖界为敌!”

    “笑话,我见过许多厚颜之人,可像阁下这般无耻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没等春野开口,姚泽就冷笑一声,“兽潮来临,阁下弃城而逃,结果城毁人亡,无数生灵涂炭,这上清城和你还有什么关系?何况你不过一介逃兵,还妄图代表什么妖界,令人贻笑大方!”

    “你!”

    樊帅的脸上急剧变幻,双目中杀机闪动,如果不是春野和古陀站在一旁,此人早已忍不住出手了。

    “好,好,你们都等着!”

    此人冷笑一声,身形一晃间,就要腾空而起,古陀蓦地低喝一声,“且慢,不能放他走!”

    话音未落,他一步跨出,身躯疯狂暴涨,转眼就化身数十丈之巨,挡住了此人的后路。

    。 记住本站网址,Www.sxhaohao.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sxhaohao.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