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章 缺心眼的反派

    傅濯摇摇头,“去王府,王府私兵由我管辖。”

    “府兵由你管?”晋长盈又是一愣,下意识问:“那王妃给你钱没有?”

    傅濯摇头:“一家人不谈钱的事,何况义母妃每月也给了些月俸。”

    “有多少?”

    “一些月杂。”

    “啥?”晋长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她虽然顶着古代贵女的身份,但将军府上下的账还是由她过手的。按照她爹晋将军的说法,府兵属于私兵,不仅需要出钱募集,还要自费武器、马匹、甲胄。即便花费不菲,她也干不出让晋家俩弟弟在家带府兵的事儿。

    何况得知成亲对象是傅濯后,晋将军虽不能来,但也替女儿把夫婿的履历打听了个清楚。

    傅濯原本是边防军云骑尉,因有功绩才被调进帝京擢升南衙十六卫之一的金吾卫亲勋旅帅,领正六品昭武校尉军衔。

    总而言之,是个有真本事的。

    只是晋将军不懂,傅濯怎么放着执掌天子内帷的千牛卫不去,却挂职去了城防的金吾卫。

    现在晋长盈懂了,因为千牛卫专职皇家禁卫,不允许领私人府兵。而傅濯这个傻小子为了给他义父义母管府兵,放弃了这个肥差。(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至于王妃作为报酬给他的月杂,说白了就是生活费。金吾卫本就发有每月的俸钱、俸粮,外加职田的地租,他一个独居男人能花多少月杂?王妃给他的报酬甚至都不够买她头上那几根漆红木钗子。

    傅濯的行为放到现代,相当于放弃大好前程的核心体制工作,做两份工,拿一份钱,偶尔还自掏腰包补贴越王府府兵。

    啊......原来小说里后来的黑化反派就是自费给人打白工的缺心眼吗?

    那边傅濯自然察觉出她看傻子一样的眼神,也不愿多作解释,只是说:“县主要是无事,我就先告退了。”

    “等一下。”

    晋长盈摘下头上嵌红珠的金箍,“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既然一朝做了这宅子的主妇,她就不能容忍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犯蠢。

    “把这拿出去,折成现银子,权当给府兵们发喜钱用,今天你就在自己家歇着,让他们给你看着王府。”

    傅濯不解,“县主这是何意?”

    “都说了,发喜钱,让你手下给你看着王府。你和三公子同天成亲,你还给他家看门,你缺心眼啊?”

    “秉青是我弟弟,”傅濯并不赞同她的说辞,皱着眉解释,“何况这是我的职责。”

    “职责,职责个屁!”晋长盈简直要被他逗笑了,就没见过这种被占了便宜还帮人数钱的,“他们家给你的劳务费还不够我头上这几根钗子!”

    紫棠给了周围一个眼神,丫鬟们会意,一同退出屋外。

    新婚当夜吵架,她们还是当做没听见的好。

    傅濯听得眉心突突直跳,他本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人,更不想与人争辩。见她如此强势,长吁一声,无奈妥协。

    “一家人不说这般话,县主还是早些休息,有些事以后再商......”

    房梁上落下一簌灰尘,落在两人之间的桌上。

    晋长盈看着灰尘,抱胸在前,笑道:“这就是你说的一家人?我不信越王府家的宅子梁上也有老鼠。”

    又是一簌灰尘落下的声音。

    “不对,不是老鼠。”

    察觉对方突变的脸色,晋长盈一滞,两人同时抬头。

    房梁上有人!

    意识到自己被发现,房梁上的人飞速腾挪,只几步就要翻出窗外。

    傅濯眼疾手快,抓起案上的仪仗铜柄朝那人掷去,实心的铜柄砸在人腿骨上一声闷响。那人痛呼一声,从窗柩上摔下来。

    傅濯一下就把小矮子拎起来,扯下对方的面罩。那小子似乎还想逃跑,对他拳打脚踢。

    挣扎间,裹发的幞头散开,一袭青丝流泻出来。

    是个小女孩?

    晋长盈本来吓得差点叫出来,见这情形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瞬间反应过来后脱口而出。

    “等一下!”

    她疾步走过去半蹲在女孩面前,试探着叫了声:“伊人?”

    女孩挣扎的身体突然僵住了,她抬起还有几分圆润的脸蛋,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新娘子。

    果然是她!

    晋长盈内心按捺不住地狂喜,但竭力稳住表情,对傅濯连连甩手。x www.x m.x

    “她交给我,你出去吧。”

    傅濯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刚才还拦着死活不让他出门,这时候又跟赶苍蝇似的让他出去。

    “你们认识?”他忍不住问。

    “认识认识,这是我爹给我安排的护卫。”

    傅濯狐疑地看了她几眼,见她对女孩举止亲密,不像是装的,又知道晋将军爱这女儿如命。犹豫再三,还是带上佩刀,出去了。

    房门在两人身后关上,听着傅濯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晋长盈重新坐回床边,招手让她过来。

    小姑娘本来还有些犹豫,见新娘指了指桌上嵌着珠宝的金发箍,她犹疑片刻还是走过去,拿着价值不菲的首饰问:“你怎么知道我小名叫伊人?你是我爹娘的朋友吗?”

    晋长盈笑得得意,俯在她耳边小声道:“我不光知道你的小名,我还知道你姓宿,你这次过来是听你舅舅家的指使来越王府探路的,好为了刺杀做准备。而我,刚刚救了你一命”

    姑娘的脸色僵住了,手中的金箍落地,摔出一声脆响。

    “别慌,别慌。”晋长盈拉着她的手,抚摸着手心安慰她,“我不会害你,我还会养着你,你舅舅家仗着对你有养育之恩苛待你,我可不是这种人。”⿴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宿伊警惕地看着她,却仍难掩慌乱。

    “可是,你怎么......怎么知道我......”

    她在舅舅家的遭遇没人知道,这次她本是听舅舅的吩咐,趁今日大婚,混在人群里探知王府路径。谁知刚路探到一半,她便看见一顶轿子去了人烟稀少处,便想着人少好下手,跟过去能偷点财宝首饰,给弟弟买些东西带回去......

    晋长盈轻轻地揉她整齐的额发,在姑娘晶亮的眼睛中看见自己微笑的倒影。

    “傻丫头,因为我是老天爷派来保护你的啊,以后我和你在一起,没人敢欺负你。”

    宿伊仍绷着身子戒备地看着她,直到她上来抱住了自己。

    一瞬间,她心里的防线被打破,眼泪落了下来。

    十六岁的人生里,从来没人对她许诺过保护。

    晋长盈一边拍她的背,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长长地呼了口气。

    还好还好,小说里多写了一些关于这姑娘的背景介绍。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