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章 越王府的宴会

    高台上,一中年贵妇坐在漆凳上,身后年轻的梳头娘正在为她高耸的发髻上簪上最后的水红色牡丹。

    一名嬷嬷垂手立在她身侧,神色恭谨,“已经按照王妃您的吩咐,三夫人那边已经派人去安置妥当了。”

    他们口中的三夫人,正是昨日嫁进王府的晋沅君。

    越王妃没有回头,只是对着铜镜,抚摸牡丹的花瓣。“那个孩子可曾见了?”她问。

    “您是说三夫人么?”崔嬷嬷俯着身子说,“模样周正,气度自然是强过小门小户的姑娘。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性子太硬,人不怎么软和,就怕出去万一得罪了哪家的女眷,给三少爷惹麻烦。”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越王妃笑笑:“妾生的孩子都这样,心比天高。”

    崔嬷嬷跟了王妃几十年,自然听出了弦外之音,忙凑过去,“您可是婆婆,提点新妇不是理所当然?不如好好趁此机会......”

    没等她说完,越王妃便缓声慢语地打断,“本妃何必跟个小辈认真,还是让孩子们自己去好好玩吧。”

    崔嬷嬷会意,忙拱手道:“王妃宽宏。”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x www.x m.x

    “王妃,濯少爷和县主到了。”门外有人通告。

    越王妃微微抬手,那人便退下去,她起身,站在巨大的窗台前。从上望下去,只见后苑一架奚车上下来浓紫裙裾的身影,明艳而矜贵。

    她扶着身旁傅濯的臂膀,缓步向院内走来。

    “可惜了,是个好人儿。”越王妃居高俯视着两人,微叹,“若不是命格太硬,八字太冲,连克三夫,嫁给秉青倒也不错。”

    一直没说话的梳头娘突然开口,声音还泛着青涩的好奇,“那为何把县主许给了濯少爷?”

    越王妃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眼色却在一瞬间变得寒凉无比。

    崔嬷嬷一惊,连冲上去狠狠扇了梳头娘两巴掌,叱道:“贱婢多嘴!”

    “行了。”

    越王妃制止了崔嬷嬷接下来的巴掌,她离开窗台,扫了眼被打翻在地的梳头娘,缓声道:“头梳好了,人也该走了。”

    说完,便下楼去了。

    而此时,晋长盈在小厮的带领下早已进了正厅。她望了一圈,没见着晋沅君的身影,又抓了几个侍女问,都只说三夫人还在房里,要等三少爷一同出来会客。

    “行吧,新婚燕尔的,有了男人忘了姐姐。”

    晋长盈顿觉无趣,只得找了个屏风隔开的僻静位置,一边吃着盘里小巧的糕点,一边望着晋沅君等下可能会出来的方向。

    “你找三弟妹做什么?”傅濯坐在她身侧,不解问。

    傅濯坐在靠外的位置,他一身绀青绸袍,脊背挺直,单手踞案,典型的武官坐姿。再加上冷而清隽的脸,倒真惹得几位别家女儿频频侧目。

    这一点晋长盈自然也注意到了。

    不知怎么,她忽然觉得虚荣心得到了几分满足,以前没注意,现在再看傅濯顿时觉得顺眼了许多。

    见他那张平常冷淡的脸泛起好奇的模样,她起了逗弄的心思,凑到他耳边问:“想听实话还是听假话?”

    傅濯不觉有他:“自然是实话。”

    晋长盈正要开口,眼角忽地瞟见出口处出现的黄衣女子。

    那女子面容清丽,头上和耳边的饰物皆是梅花形状。根据小说中的外形描写,晋长盈一下子就认出来她是今晚要针对晋沅君的女配。

    傅濯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见她正要起身,忙按住她问:“你找允芳做什么?”

    他不说晋长盈都差点没想起来,这黄衣女正是越王府唯一的嫡女,傅大小姐傅允芳。

    “我怀疑你妹要整我妹,你先让开。”眼见黄色的身影即将消失,她有些着急。

    傅濯一愣:“你是说允芳?她和晋四小姐无冤无仇,何出此言?”

    “爱信不信。”

    她想甩手,却发现傅濯把她的手腕按在桌子上,挣脱不开,便脱口而出。

    “我说是就是,敢不敢打赌?”

    听她这番话傅濯心里自然高兴不起来,他是越王府义子,傅允芳就是他妹妹。但话到嘴边却说:“在下身无长物,不知县主要赌什么?”

    “那就赌......”晋长盈想了想要盘下的铺子和傅濯的存款,斩钉截铁道:“赌一百两银子!我要是输了,我倒贴你一百两!”

    谁知听到这话,傅濯松开了钳制,用一种恍然大悟的眼神看着她。

    晋长盈揉着手腕,有点懵。

    “县主要用,柜坊的凭帖在房里,直接拿便是。”傅濯说得很坦然。

    他说话的态度和最初见面相比明显软和了很多。不知怎么,晋长盈联想到被她丢在家里的宿伊,忽然悟出了方法。

    其实想加快女主升级的速度,不单单是帮她抱大腿,把小说里的反派们揽到自己这边,女主少了阻碍,不也是变相加快了任务进度么?

    【所以宿主,你是选择在这里陪反派刷好感,还是进去帮女主?】

    察觉到她想法的系统很是时候地出来。

    帮?当然帮!我悟了,除了结果,一切都是过程。只要我把女主送上位,其他都不是事儿,所以当然是越快越好。

    【好吧。那你别忘了在女主面前维持嚣张跋扈人设。】

    知道了知道了。晋长盈在脑海中不耐烦地回道。

    “你在说什么?”傅濯看她摇头晃脑的,忽然问。

    “没什么,”她拍拍他的手,笑容和煦,“你主动交钱的行为本县主很是欣慰,不过我找四妹还有事,你先就......”

    可惜没等她说完,就见盛装的越王妃向她所在处迎了出来。

    “县主到来,未曾有人相迎,是本妃怠慢了。”越王妃笑道。

    越王妃是个养尊处优的女人,即便已经上了年岁,仍可见高门大户的贵妇应有的雍容,连与晋长盈寒暄都带着享尽荣华后的淡淡倦怠。

    “义母妃贵安。”傅濯忙拱手行礼。

    “王妃说哪里话,有傅濯带着我,还麻烦您做什么。”晋长盈也迅速换上一副笑脸,“何况如今我是小辈,论理还得叫您一声婆婆呢。”

    王妃没有理会傅濯,只是回了晋长盈,“岂敢岂敢,县主身份非比寻常,还是以往常称呼就好,莫要拘泥这些俗礼。”

    她仍维持着和煦的笑意,只是不经意间往一旁的傅濯身上瞥了一眼,神色难掩惊异。

    她说晋长盈身份高贵并非虚言,除了父亲是大将军外,鲜少有人知道她的母亲乃是皇太后的亲侄女。因早年流落在外,圣上为了补偿这一表妹,也为答谢晋将军,才以军功为由破例给了表侄女晋长盈县主的身份。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