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他的面子

    姬醉本想跟上去,跨出门槛时,又对着薛绪啐了一口,才离开。

    薛绪还想上前,身边却窜出一个人影拦住他,附耳道:“韩郎那处在找公子,正事要紧,正事要紧!”

    薛绪猛地一惊,对方他笃定地点头,随即面露狠色。

    “行,先去与韩爷会面。以后再收拾他们不迟!”

    帝都西市,永昌街转角处,翠和轩。

    晋长盈打了个呵欠,懒懒地倚在首饰店后面房间安置的贵妃榻上。

    “姐姐,你昨晚没睡好吗?”

    宿伊今天穿的和她几乎一样的襦裙和大袖,一水儿的缥绿色。小姑娘正仰着头看她,眼睛晶亮。

    晋长盈扇着纨扇,又是一个呵欠。

    “别提了,今早给你傅大哥送刀,起太早了,回笼觉没睡好就过来了。”

    这间屋子是在半月前盘下的,除了傅濯那一百两银子,也花了她不少钱。

    当然,这钱也是托她老爹府福。

    前几日晋将军回京复命完,就迫不及待地往家里跑,父女俩几月没见,晋长盈嫁人他又不在场,差点让这位见惯血雨腥风的将军当场老泪众横,还是她说了好多贴心话才让老父亲心情略有缓和。

    当然,晋将军对女儿表达爱的方式也很简单直接,给钱给衣服给首饰。

    即便手头宽裕了很多,晋长盈还是在铺子上花了很多。

    毕竟帝都西市,寸土寸金,有“金市”之称,说是当时最大的国贸中心都不为过。这屋子原本是堆积物品所用的空房,晋长盈愣是托人找了好几趟衙署,才得了文书,将这改造成像样的店铺。

    她这种身份不便抛头露面,便雇了掌柜伙计,又叫宿伊和紫棠过来看着,火速经营之下,这翠和轩才逐渐有了雏形。x www.x m.x

    她本是设计师,店里卖的首饰皆出自她手,又亲自找的好匠人,用料也不吝惜,没等开张,刚出了几件样品就被人买走了。

    这也让晋长盈看见了挣大钱的希望。

    正想着首饰的样式,紫棠便推开门,露出半个脑袋。

    “县主,都市署的人过来问话了。”

    她本想说这点事也要叫我,但跟着去正堂看了一下,才知道他们为何如此为难。

    按理说这个门店已经被他们买下了,但过继的文书出了点问题,所以暂时不能开张,只等来年开春后才能使用。

    掌柜的在一旁急得直搓手,毕竟年关将近,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这阵子要是关了铺面,他们这半个月以来不就白忙活了么?何况即便开春后再做生意,那也得花时日重新打理。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长盈也知道这是件又费钱又费力的事,只好上前,对市署的吏员笑道:“这位郎君,您看这屋子我们也已经买下了,什么时候用不是个用啊,何必要劳您跑两趟,还等到开春之际再过来呢?”

    吏员铁面无私:“不可。”

    晋长盈面上带笑,心里又疼钱又疼时间。饶是如此,她也不敢说出“你知道我是谁么?”这种话。

    她设定上的确要维持嚣张跋扈的个性,但又不是要她坑爹,到时候传出去,说什么晋将军教女无方,在这等小事上做做文章,那也是够烦人的。

    她一脸不忍直视地闭上眼,心想大不了回去再找人疏通一下,总归不是什么大事。

    正想着,却突然听见路边有人说话,声音似成相识。

    “旅帅,你看那边好像是市署的吏员。”

    是傅濯的那位同僚?

    惊讶间,两位身着金吾卫官服的男子已经走进了翠和轩,那名吏员见了,叉手行礼。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傅濯本欲回礼,眼角瞥见晋长盈,难掩惊异。

    “这是你的店?”他仔细地将店内打量了一番,又问:“为何不告知我一声?”

    没等晋长盈回话,那位吏员便插进来,“您和这位姑娘认识?”

    傅濯点点头:“这是我夫人名下的产业,劳烦您关照些,若是缺了文书,我们不日便去衙署办好。”

    “既是傅校尉夫人的铺面,好说好说。”那人忙道。

    “那就多谢了。”

    “校尉何必如此客气,以后这帝都里还得多仰赖诸位啊。”

    吏员说着,就离开去了下家。傅濯见晋长盈一脸惊讶,便解释:“我与市署的司丞有救命之恩,他们不会与你为难。”

    “县主,这姑娘是您家妹妹吗?”姬醉突然插话。

    晋长盈没反应,才知道他问的是宿伊。自打那次被傅濯抓了以后,宿伊看见傅濯就有点怕怕的,现在揪着衣服,躲在她身后。

    “算是吧。”她目光转向傅濯,“刚才多谢你,帮了我大忙。”

    傅濯低头,看了眼腰侧的刀,笑了一下。

    “无碍,我还有公务在身,若是有事可以找官服上有辟邪兽纹的尉官,他们都是金吾卫府的人,与我相熟。”

    晋长盈点点头,目送两人离开,心里忽的腾起一股莫名的欢欣。

    直到带着宿伊重新回到房里,将灌浆馒头一口塞进嘴里,嘴角也难掩笑意。

    说是灌浆馒头,其实就是包子的前身。她吃着吃着,忽地瞥见小伊人,便奇道:“伊人,我记得你好像没吃早点吧?怎么不吃点东西?”

    宿伊一惊,拿着馒头条件反射地整个往嘴里塞。晋长盈吓了一跳,忙拍掉她的手,又给她喂水。

    她想起来了,宿伊自小在舅舅家被苛待大,吃的都是剩下的硬窝头。她虽然不会逼她吃什么,但若是问上一句,这姑娘还是会习惯性地往嘴里塞。

    “不喜欢就别吃,没必要委屈自己,想吃什么给姐姐说,姐姐都给你买回来,啊。”

    她摸着姑娘的额发,在慢慢的安抚下,宿伊抬起头,“那......伊人想吃糖糕。”

    “糖糕就糖糕呗,我去陪你买。”说着就要起身。

    宿伊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不劳烦姐姐。”

    晋长盈心想,这丫头怎么还客气上了。见她抱着自己的腰死活不撒手,还是软了语气,“好好好,这钱你拿着,想吃什么就买。要是顺路的话,给我也买点零嘴回来。”

    宿伊拿着装钱的荷包,小跑着出门了。晋长盈笑笑,重新在纸上画起首饰的样式。

    西市没有哪一日不是人潮涌动,热闹非凡。商铺小肆之多,俯拾皆是。

    宿伊在人群中,逛花了眼。没多久,手指上就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口袋包裹。

    她嘴里叼着糖糕,心想是时候回去了,足底生风,凭着灵活的身子在人群中来回穿梭,一人却突然转身过来,和她撞了个满怀。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