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弟弟

    “抱歉抱歉!”宿伊忙去捡地上的东西,那人没说话,也蹲下来帮她拾起地上的包裹。抬头间,不经意对视了一眼。

    “姐......”宿伊差点脱口而出,眼前的女子眉目与晋长盈有四五分相像,但细看下来却没有姐姐那明艳矜贵的气派,只显得清冷。

    何况这女子一身青灰色布裙,显然并不是哪家大户之女。

    晋沅君微微蹙眉,看着这小姑娘张到一半的口,心想这女孩认得自己?

    帝都南城离皇城最远,也最不受管辖,所住之人多是乞丐破落户。

    但这就是她此行的目的。

    在那里,隐藏着全帝都最大的信息网,如若不能向上寻得贵人,至少也要潜藏下来,看看这帝京暗处的利害。

    半月前的那场闹剧后,傅允芳再也没找过她麻烦,但整个越王府上下对她的冷落是无处不在的。丫鬟仆役们视她为无物,秉青每日又要进宫陪五皇子伴读,白日里并不能陪伴她。

    对她而言,反倒是难得的机会。

    但这突然碰见的女孩如此看着她,仿佛与她相识,让她心中一紧。

    不过下一刻,小姑娘就起身,说了句,“抱歉抱歉,我认错人了。”便离开了。

    晋沅君左右看了片刻,从摊贩处买了顶遮面的纱笠,匆匆离去。

    宿伊松了口气,正要走过街道时,忽的看见一旁高高的货架上,挂满了各式的灯笼。

    她突然想起,前几日她和紫棠姐姐打着灯笼去接姐姐,姐姐是极爱美的人,看着素灯笼抱怨不够好看。

    架子上,一盏四方的灯笼,边缘模仿飞檐雕塑而成,灯布绘有游鱼。“仙音烛。”她以前在舅舅家见过,一下就叫出了名字。

    宿伊朝卖灯笼的架子走去,却见一人在摊主耳边说了什么。那摊主左右四顾,扛起满是灯笼的架子,转身就离开了街道。

    得跟姐姐买到这个仙音烛。

    宿伊这么想着,便紧随其后,随卖灯笼的进了一条巷子。

    没多久,四周几乎看不见商铺小肆,周围的人穿着也明显破旧很多,她意识到,自己进了另一个坊区。

    那卖灯笼的和一名中年男子仍旧没有停歇,越走越快。眼看着两人即将消失在拐角,她正要喊一声,墙角阴影处突然多出一人身影,一身武官打扮,胸口绣有辟邪兽纹样。

    跟傅大哥穿的一样,宿伊心想。

    那人买了个灯笼,给钱时还说了些什么,宿伊本想快步过去,直到从三人口中听见了一个噩梦般的名字。

    她的舅舅,韩炼臣。

    “薛校尉,韩爷的事儿可都在这里面了。”卖灯笼那人把一包物什递过去。

    “我这边自然有周全的安排,”薛绪接过,话语一顿,“倒是韩练臣安排的盯梢人可有人选?”

    “呵呵,自然是有的。”卖灯笼的人拢袖道:“说来这刺客本是韩爷家自小豢养的,要不是前些日子丢了一个,也不会专程来麻烦您不是?”

    薛绪嗤笑一声:“你家韩爷什么人我自清楚,连甥侄都能做成刺客,还有什么做不出来?无非就是让你们记着,别忘了我爹和我的事儿。”

    甥侄......舅舅的名字......

    是小玄吗?

    宿伊心底一片冰凉,后面说的她什么也没听进去,僵硬地转身,手里的包裹突然掉在地上。⿴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什么人!”一直没出声的中年男子大喝。

    宿伊猛地一惊,迅速翻过墙壁,朝集市跑去。

    薛绪给了个眼神,那中年人立刻跟上,袖口处隐隐闪着寒光。

    多年被豢养出的刺客本能让她矮身极速奔跑,一边跑,一边把手里的包裹朝男子扔去。那人似乎不想闹大,堵着去往集市的路,逼着她一直在坊区里奔行。

    她上楼,那人跟着上楼,她从楼房间跳跃,那人也跟着跳跃。

    穷追不舍。

    前方的路越来越狭窄,到头只剩下屋檐的一角,四周一片空白。她想转身回撤,然而那中年人早已登上屋顶,堵住了她唯一的去处。

    在她张口呼救的间隙,卖灯人眼疾手快,几把飞梭应声而出,宿伊转身,一跃而下。

    房屋并不高,层层叠叠的遮雨布做了很好的缓冲,宿伊调整姿势滚到地面,击中的飞梭扎进肉里,她咬牙忍住起身,周围一片惊呼。

    看来自己已经到了离西市很近的坊区了。

    她不敢停歇,跌跌撞撞继续前行,按照记忆里的路线返回。后肩的伤口染红了一片衣服,她终于坚持不住,踉跄地摔在门上,撞得一声闷响。

    宿伊靠着门不住地喘息,应该甩掉了吧,她心想。

    身后的门突然打开,带着她仰天摔倒在门口。

    “伊人?”晋长盈一惊,见她半身的血,忙喊,“紫棠!紫棠!快!把伊人抬进屋里!叫掌柜的快去叫大夫!”

    “姐姐!”最亲近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宿伊眼泪顿时夺眶而出,“我看见我舅舅的人了!他们在追我!他们在追我!”

    “没事了没事了!你这时候在咱们店里,很安全,没事了。”晋长盈抱着她安慰。

    紫棠匆忙赶来,见了也是一惊,便和县主一起把她弄进房,又出去差人叫大夫。

    整个店里一下冷清了很多,紫棠打水为宿伊清理伤口衣物。晋长盈忽的想起后门上还有血迹,便拿着块湿抹布,朝后门走去。x https:/m.x/

    她蹲下身,面对着门仔细地擦拭着,新鲜的血迹比较容易处理,在擦拭下一点点消失。

    晋长盈舒了口气,刚起身,一只手突然从背后伸出,捂住她的口鼻。她激烈挣扎了两下,忽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离晌午时分越来越近,姬醉回到卫府时,发现薛绪并没在场,便扬手一呼,“兄弟们,今早上说的话算数,愿意的咱们这就去万隆酒家。”

    “怎么突然要请客?”傅濯问。

    “人逢喜事精神爽,花我的钱我乐意!”

    姬醉故意这么说,他当然不会告诉傅濯是因为他的事庆贺,以傅濯低调的性子必然不会答应自己如此铺张。

    傅濯以为是早上薛绪吃了瘪让他高兴,无奈地摇摇头,毕竟两人不合的事整个卫府上下皆知。他也懒得多说,不如就顺了姬醉的意,出去吃这顿白饭。

    一行人商量好后,刚要出门,忽见负责点卯的尉官带着两名姑娘,径直向府里走来。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傅濯只觉眼熟,走近一看,居然是县主身边的宿伊和婢女紫棠。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