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佛像背后

    “宿姑娘?”

    “傅大哥!”

    宿伊哭着跪在地上,压低声音啜泣。

    “姐姐被人掳走了!”

    一瞬间,傅濯只觉得脑海中一片轰鸣。

    紫棠叫了他好几声“县驸”,他才扶宿伊起来,也迅速地冷静了下来。

    姬醉和同僚们关切地询问,他以家中有事为由,让他们先去酒家,自己跟着宿伊紫棠离开了。

    县主被贼人所掳,在事态还未明朗前,都是惊动一方的大事。报官了自然能解决,但伤及的只会是晋长盈的性命。

    他要她完好无损地回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去给姐姐买灯笼,突然......”宿伊突然没了声音。

    傅大哥不是她信赖的姐姐,她本就是韩家豢养的刺客,是单独出来探路越王府不成才被晋长盈保下来的。

    而傅大哥,是越王的养子。

    他未必会像姐姐一样留自己性命。

    “突然怎么?”

    宿伊声泪俱下,磕磕巴巴地说:“我就是......就是看见一个......一个跟傅大哥穿着一样衣服的人在和卖灯笼的说什么,我没听清,他们就突然追着我,要抓我。姐姐把我送进了屋子后,就...就不见了......”

    小姑娘一直哭个不停,傅濯知道再问不出什么,让紫棠送她回去好生照料。目送两人走远后,他脱下官服,只余一身黑袍,从另一侧门出去,消失在了街上。

    晌午,南城,石佛庙。

    整个帝都,皇城和东西市都在整个帝都的北面,官员居所也拱卫其周。南城离皇帝太远,疏于管理,坊区荒废得只剩下田地,居住在此的除了穷苦人,只剩下些泼皮无赖。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傅濯全身只剩下一把古朴的黑刀,晋长盈送的那把被他和官袍一起放在了卫府,那红刀的颜色太醒目,并不适合带到这里。

    他推开破败的木门,蒙了蜘蛛网和灰尘的佛像显现在眼前。佛像高大,占据了大半个房屋。他走近仰头去看,石佛的眼睛没有颜色,空洞得令人发怵。

    他合上门,从囊袋中拿出火镰,点亮供奉在桌上的油灯。

    屋内有了一丝光亮,脚下的夹板显出了一点轮廓,傅濯解下小刀沿着缝隙撬开,底下镶嵌的铁块中间露出一条细缝。

    他从囊袋里抓出一把铜钱,一枚枚往下扔。才约莫扔了十枚,佛像后传来一阵声响。

    “傅校尉?”

    佛像后走出来一名衣衫褴褛的老者,见了人大惊,“您今儿不是当差么?怎么得空过来了?”

    “有很紧急的事情要你们帮忙。”他把一枚飞梭丢在地上,那是他来之前从翠和轩后门捡到的,“帝都少有人用这种暗器,找到它的主人,他大概与一名金吾卫校官和西市卖灯笼的商贩在一起,他们劫掳了一名女子。”

    “您线索提供得挺全的,这倒好办,且稍后。”

    那人捡起飞梭,拱拱手,又消失在佛像后面。

    没多久,脚下夹板传来异动,他蹲下,只见铁缝中间多出了一张木签,上书:南城大安坊青白书屋。

    没有迟疑,傅濯迅速离开了石佛庙。

    晋沅君望着漆黑的天花板,听见脚步声急急地离开了。

    她刚刚替来求问的男子写好了签子,黯淡的地下室内仅有着一盏昏灯,隔着烟雾,照着她手中未干涸的墨渍。

    “为什么只收了十枚钱?”她问方才出去接待的老者。

    老者正要说话,一旁拿着烟枪吞云吐雾的半老女人幽幽开口,“妹子,你才新来,不知这里的规矩,傅校尉可是咱们帝京暗帮的门神,是万万收不得钱的。拿了十枚,已经是意思了,一般人可至少得五百枚起步。”

    “傅校尉!”晋沅君心里一惊,状似无意问。

    半老女人瞥了她一眼,似乎觉得这女子话有些多。

    晋沅君识趣,谦恭地低着头,不再作声。

    似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你若是害怕,尽管离去,只是这里的事儿若是敢向外面透出半个字,就算你是高门大户家的女儿,我们也能让你死得悄无声息。”

    半老女人一身艳妆,打扮得市侩且俗气,一双有着皱纹的眼睛却凉凉地盯着她。

    晋沅君福了福身,乖顺地告退,在女人的注视下离开了这间地下室。

    下一刻,她径直穿过错综复杂的路线,朝地上走去。

    她记得每一条走过的路,如果那位傅校尉真是她的姐夫傅濯,那她在地下做的事,迟早会被发现。

    眼前的光线越来越明亮,她爬出出口,走出废弃的屋子,迎面却驶来一匹黑马,她有一瞬间的怔愣,忘了躲避。

    驾马者堪堪与她擦过,她不慎摔倒,遮面的纱笠掉落。

    马上人迅速下来欲扶她起身,她慌忙躲避。

    “三弟妹?”傅濯一惊,“你为何在此处?”

    晋沅君匆匆忙忙戴上纱笠:“您认错人了。”说着就要离开。

    傅濯却眼疾手快,迅速擒住她的手腕,“你来得是时候,你放心,我不会问你为何来此。县主不久前被贼人所掳,如今在大安坊的青白书屋下面。我一人难护县主周全,此事不能擅自告知外人,既然你在此处,请速去请晋将军带人手过来接应!”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前几日晋将军回府,他和晋长盈还特地去看望过,想来这时候还在府上。

    他那张冷淡的脸上显现出从未有过的迫切和焦急,看得晋沅君心里刺刺地痛。

    她不明白,为什么同宗姐妹,晋长盈如此好命。身份高贵,占尽父亲的宠爱,即便望了三回寡,嫁给了出身前途远不如傅秉青的傅濯,为什么还能遇到行事如此为她着想的夫君......

    甚至自己.....不也曾被她跋扈外表之下的善意和援手,而感动过么?

    所以大姐,为什么......

    晋沅君闭了闭眼,握紧拳头。

    “傅校尉,你是我姐夫,还请放手。”

    “既还知道我是你姐夫,那就速去将军府,让晋将军带人速来救你姐姐。”

    “我为何要去?”她冷冷反问。

    “她是你亲姐!”(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晋沅君抬头,愣愣地看着他。

    傅濯深吸一口气,勉强平复翻涌的怒火,“马我留给你,你若是还惦念县主对你的情谊,那就让晋将军带人过来。”

    他背对着晋沅君说完,没等对方回复,便迅速离开了。

    晋沅君有了一瞬间的触动,正要行动时,却想起方才在地下室写签子时看见的东西。

    “薛绪,薛绪,薛......”她喃喃念着。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