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小说世界的保护机制

    一个念头从心底涌出来,她猛地起身上马,绝尘而去。

    晋长盈刚一睁眼忍不住“嘶”了一声,只觉头痛欲裂。她扶着脑袋,看向昏暗的四周。

    这迷药的劲确实太大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把她弄过来的。

    “喂”她问系统,“这是怎么回事?晋长盈在小说中有被绑架过吗?”

    【这是小说世界的保护机制。】

    “保护机制?那是什么玩意?”

    【小说里,宿伊在半个多月前就死了,但你救了她。为了维持本有的秩序,这个世界会有一个无意识的纠偏行为,今日她阴差阳错地撞破了她舅舅部下的秘密,本来是会死的。】

    “可被抓过来的是我啊!”晋长盈激动地抱着头,“这尼玛怎么回事?”

    【......】

    【宿主,你可以想一想,今天你和宿伊有什么相同之处。】

    “相同之处,相......”眼光触及有些脏污的襦裙和外衣,她恍然大悟,“我和她今天穿的姐妹装!”

    自从收养宿伊当妹妹后,晋长盈一直就以自己的标准为她置办首饰衣物。她嫌紫棠给宿伊买的五套衣服太少,正巧那天晋家给她送来了几匹织锦料子,都是一水儿的缥绿色,她便突发奇想,给自己和宿伊做了两套一模一样的衣服。x www.x m.xx https:/m.x/

    啊......真是......晋长盈默默扶额。

    不过好在被抓的是自己,如果是宿伊的话现在已经死了,抓她的人恐怕也认识到弄错了人,所以自己现在才活着吧。

    吱呀一声,门裂开一道缝隙,晋长盈伸手挡住过于刺眼的光线。

    门再次被关上,晋长盈打量眼前的两人,年轻的那个身量高大,衣料上乘,给她的感觉有几分熟悉。年长的矮粗,一身灰布短褐。

    没有一个是抓她的人。

    “醒了?”矮粗的那个似乎有些惊讶,随即开门见山问:“那丫头和你什么关系?”

    她决定装傻:“哪个丫头?你们又是什么人!”

    “一个卖灯笼的手艺人。”年长者说完,忽地走近,“我问你那个姓宿的小丫头和你什么关系?”

    果然是宿伊舅舅那边的人。

    “什么姓宿的小丫头?”她仍旧佯装不知。

    回答她的是一巴掌。

    “你敢打我?”晋长盈猛地站起来,反手抽了他一耳光,“混账!知道我是谁吗?”

    卖灯人被突然抽了一耳刮子,一时被她的气势慑住了。再细细看这女人的穿戴,的确不像是寻常人家。

    他们本以为只是掳了个富家女,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你是谁?”站在一旁许久的年轻男人突然开口。

    “祯明县主。”她冷冷地看着男人。

    薛绪一愣:“你是傅濯的妻?”

    “不是他的难道是你的吗!”她怒道:“混账东西!还不快把我送回去!”

    卖灯人和薛绪对视一眼。

    “送你回去?”薛绪笑了一声,“要是寻常人家的姑娘,我们自然不会造这种杀孽。但送你回去,我们可还有活路?”

    糟了!不该暴露的。

    晋长盈往后退了两步,扶着墙壁的手死死扣着墙面。

    前门处忽然传来一阵响动,似乎进了人,有窸窣的对话。

    “你去看看。”薛绪眼神示意。

    卖灯人匆匆离去,关上了门。

    晋长盈眼睁睁看着薛绪抽出障刀,短刃反射的光从她眼前一晃而过。

    前面忽地发出一阵巨大的躁动,没等两人反应,门从外面被撞开,桌子带着书摞被掀进来,纸张洋洋洒洒,散落得到处都是。

    晋长盈蓦地睁大了眼睛。

    在她眼中,傅濯踹开破损的门板,踏着满地的宣纸,提刀向她走来。

    “没事吧。”

    晋长盈见他一脸关切,摇摇头,“没事。”

    傅濯松了口气,再转过身时,却是另外一番模样。

    “你好大的胆子。”他刀刃直指薛绪。

    惊讶于傅濯居然能找到这,但此时再多的震惊也是无济于事。

    “我正要去找你,你却自己过来了。”他收拾好表情,呵呵地笑了两声。

    “也好,”他说,“那就都留在这吧!”

    话音未落,薛绪矮身拔刀一气呵成,高大的身量躬得只有半人高,豹子一样朝前突刺。

    傅濯横刀在胸,是标准的防守式,这房间不大,他背后还有县主,贸然进攻只会伤到她。

    “站到角落里,躲着点。”

    他低声但急促地嘱咐,在薛绪冲过来时,他跨出大步,暗沉得没有一丝光的厚重刀身在此时起到了作用。较长的横刀打中障刀的刀尖,位置之准确,震得薛绪虎口发麻,短暂的停顿间,傅濯改刀朝上,刀身贴着薛绪的刀转了个圈,毫不留情地抹向他的脖子。

    生死须臾间,薛绪松开了刀。⿴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没了着力点,傅濯的刀锋被他缩着身子避过去,落在身后。

    “你这招我可是熟悉得很啊!”

    薛绪嘲讽着,从怀中突然抽出一柄锥刺。

    “去死吧!”他猛地冲向墙角。

    在那里,只有手无寸铁的晋长盈。

    变故发生得太快,眨眼间,锥刺已经触及到了喉咙的皮肤。

    她身子往后仰,拼命地躲,嘴才微微张开,呼救的话也许永远都叫不出来了。

    要死了。

    这是晋长盈唯一的念头。

    “住手!”门口爆发出一声暴喝。

    已经迟了。

    电光火石间,锥刺却被外力改变了方向,只在她脖子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划口。

    丝线一样的血从伤口中溢出来,她贴着墙壁的身体不住下滑,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冷汗淋漓。

    眼前是一滩红得刺目的血,仍不停地从主人手掌间滴落下来。

    傅濯绷紧下颌,左手死死地抓着锥刺,任由上面细小的倒钩嵌进血肉里。

    “爹......爹爹。”越过僵持的两人,晋长盈看着出现在狭小室内的威武的中年人,愣愣地叫出声。

    祯明将军,晋威远。

    晋将军进门时,看见薛绪要杀她女儿的那一刻,他的心都要碎了。

    所幸千钧一发之际,被傅濯舍命拦了下来。

    瞬息间经历了死而复得的悲痛和狂喜,余下的,只有暴怒。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拿下!”

    “喏!”

    府兵们齐呼,迅速上前将傅濯和薛绪两人隔开。失了僵持的力道,傅濯半跪在地,左手仍旧往下淌着血,微微地发抖。晋长盈忙扑过去,捧着他的手,她想帮他拔掉,却发现这锥刺上面满是细小的镂空和倒钩,已经深深地扎进手掌。

    十指连心,手的知觉最为敏锐,晋长盈自然知道,这时就是稍稍带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痛。

    她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楚和难过。

    “没事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