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宫宴中止

    暗夜,两个黑色身影在皇宫中一前一后躲闪,两人均蒙着面,其中一个黑衣人一手捂住手臂上正在渗血的伤口,步伐有些紊乱地跟着前方探路的黑衣人。

    两人在皇宫中穿梭,前方的黑衣人耳朵动了动,突然停下脚步,带着受伤的黑衣人躲上房梁,须臾,两人之前站的地方很快便有宫中侍卫围了过来。

    侍卫在这边查探一番,没有察觉异常,便离开了,黑衣人谨慎地等了半刻钟,这才带着受伤的同伴跳下房梁。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受伤的黑衣人伤势并不重,两人一同离开皇宫还是绰绰有余的,他朝同伴打了个手势,示意一同离开,然而另一个黑衣人却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

    “还不走……”

    还没等他说完,眼前一道银光闪过,一道血柱自他脖颈间喷射而出,溅了满墙的鲜血,受伤的黑衣人当场毙命。

    而他的同伴却手持刀片,银色的刀刃在月光下泛着冷光,刀尖的血一滴一滴滴落在洁白的雪地,在原本洁白无瑕的落雪上晕染出一朵一朵的雪莲。

    他的面部被遮得严严实实,在白雪的映衬下,他露出了一双冰冷死寂的双眸,如此冷漠平静的眼神,仿佛刚才手刃同伴的人并不是他。

    “抱歉了,任务失败的人,只有死路一条。”今晚的行动,他作为盯梢人,首要任务不是协助同伴完成刺杀,而是在任务失败时,将杀手灭口,以免节外生枝。

    他的声音听上去还十分年轻,正处于少年时的变声期,年纪应当不大,他口中虽然说着抱歉的话,然而眼神依旧冷漠,并不为同伴的死亡有半分动容。

    “什么人!”

    正当黑衣人准备撤身离去,却听到有人疾步朝这边来,心中登时一凛,此人轻功了得,不过几息之间,便到了黑衣人近前。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清冷的月光映照出来人的刀削斧凿般的面庞,正是除夕当晚奉命守岁的神武军统领傅濯。

    越王遇刺的消息一出,圣上便下令搜捕皇宫,誓要将刺客缉拿。

    傅濯见黑衣人形迹可疑,又见一旁倒地身亡的黑衣人,心中疑窦丛生,但动作却丝毫不满,蓄满内力的一掌便朝着对方面门袭去。

    黑衣人能神不知鬼不觉便潜入皇宫,身手自是不弱的,他向后一仰,顺势几个后空翻,脱离了傅濯的攻击范围。傅濯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足下生风,飞快逼近,黑衣人退无可退,只好与傅濯交手,眨眼间两人便过了数十招。

    傅濯眼明手快,觑见对方破绽,一脚便黑衣人裆下袭去虚晃一招,待对方防守底盘时,却又一掌拍向黑衣人胸口。

    黑衣人着了傅濯的道,被他蓄满内力的一掌击中,顿时只觉脏腑内血气翻涌,“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鲜血渗进蒙着脸的黑布。

    傅濯见势乘胜追击,拔出腰间佩刀朝着黑衣人劈砍过去,傅濯的动作并不花哨,但却胜在实用,面对来势汹汹,气势逼人的攻击,黑衣人勉力躲了几剑,然而方才终究是受了内伤,此时力有不补,闪避的动作迟钝了许多,还是不可避免被傅濯的连招伤中。

    黑衣人的呼吸也变得有些紊乱起来,他此时被傅濯逼得节节败退,然而傅濯却游刃有余,黑衣人自知不敌,若是再继续和傅濯耗在这里,被生擒是迟早的事。

    心中这么想着,黑衣人咬了咬牙,运气轻身朝着反方向逃离,傅濯没料到对方毫无预兆的逃跑,轻身提气向前追去,然而对方一心想要逃跑,并不和傅濯多作纠缠,皇宫内结构又十分复杂,黑衣人左右躲避,随即一个闪身进入一处建筑物便消失不见。

    傅濯是有心想将对方拿下,可恨这黑衣人却滑溜得像泥鳅一般,傅濯追丢了,却不得不作罢。

    ……

    宫宴上,原本进行得好好的宫宴,此时却突然冒出个刺客来,这让赴宴的官员们顿时陷入恐慌,宫宴被迫中止,进宫赴宴的官员们纷纷带着家中眷属离开皇城。

    晋长盈也带着随同自己一同赴宴的两个丫头离开了皇宫,至于女主晋沅君,一早便和在宴会上遇到的长公主一行人离开了,想来她也不愿意和晋长盈共处一室。

    这场刺杀在原书中也有提及,不过晋长盈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这和女主没有半毛钱关系,并且刺杀也没有成功,对女主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影响,是以晋长盈没当回事。

    不过现在硬要说和她有什么关系,晋长盈看了看坐在马车靠窗位置的宿伊,参加了这场刺杀的人,正是宿伊的弟弟,同样是陇川韩家豢养的杀手,也是个倒霉孩子。

    晋长盈枕着榻上的软枕,一手撑着自己半边脸,眼带同情地看着此时还一无所知的宿伊,若是她知道自己的亲弟弟此时正是深陷皇宫,被侍卫们围捕的对象,只怕不会这么镇定了吧。

    但晋长盈也帮不了她,若是这时候贸然出手,只怕她自己也会被牵累,届时偷鸡不成蚀把米就得不偿失了。

    “县主,县附传话来说,让县主先行离开,县附今晚只怕是抽不开身回府。”紫棠在一旁道。

    晋长盈懒洋洋地摆了摆手,道:“走吧,他公务在身,咱们先回府。”今晚皇宫内发生这么大的事,傅濯自然是要在皇城内待命的。

    晋长盈话落,马车便缓缓行进,车轱辘在青石板路上发出骨碌碌的响声,待到马车行出一段距离,晋长盈都躺在榻上快要睡着时,宿伊鼻子动了动,随即对晋长盈问道:“姐姐,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血腥味?”

    她从小在韩家被当做杀手豢养,五感比常人要灵敏许多,此时她鼻端却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不止如此,宿伊心中还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血腥味?什么血腥味?”晋长盈闻言,吸了吸鼻子,在空气中嗅闻,却没闻到宿伊所说的血腥味,“没有啊,哪有——”

    晋长盈话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

    不会这么巧吧?

    晋长盈立马掀开马车窗户的帘子,却看到马车行过老远的地方,正躺着一具不知是死是活的身体。(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晋长盈知道他肯定还活着,因为躺在这儿的除了原书中的大反派宿玄,不会有第二个人。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