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宿玄

    晋长盈不得不在心中暗叹自己的运气,这样的事居然也能让自己撞上,先是宿伊,后是宿玄,也罢,把这姐弟俩凑在一起,也算做件好事,毕竟俩孩子都怪可怜。

    思忖间,晋长盈叫停马车,让人下去把人抬上来,黑衣人被几个人合力搬上晋长盈的马车,所幸马车宽敞,多他一人也不算拥挤。

    他重伤昏迷,能从皇宫一路逃出来已是极限,此时被几个人搬动,愣是没让他有醒来的迹象,可见早已筋疲力竭。

    晋长盈只闻到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她用帕子捂住口鼻,忍住呕吐的欲望,从榻上起来,行至地毯上躺着的人面前,他一身黑衣,身上不知何处还在汨汨渗着血,把马车内的地毯都晕染上血色。

    “呀!姐姐,这人伤得好重!”宿伊见这人浑身是血,连身上的黑衣都盖不住他满身的血气,不由低叫出声。

    “嘘,莫要声张。”晋长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宿伊连忙点头,捂住自己的嘴巴不再说话。

    思及宿玄敏感的身份,晋长盈让马夫临时改道,往西市的翠和轩去了。

    傅濯奉命抓捕刺客,她这个做妻子的却大剌剌把刺客往家里带,若是哪天傅濯回来撞见了,那岂不是把宿玄往虎口里送。

    所幸傅濯今晚不回府,她神不知鬼不觉救下宿玄,也没人会发觉。

    晋长盈吩咐紫棠去请大夫到翠和轩,紫棠领命而去,马车中便只剩下晋长盈和宿伊以及躺在地上的宿玄三人。

    晋长盈蹲下身,拉开黑衣人脸上被冻硬的黑布,露出了一张略显青涩的脸,此人脸色苍白,双眸紧闭,脸上还糊着血浆,身上头发上都沾着白雪,呼吸十分微弱。⿴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这伤得可不轻啊……”晋长盈看着少年口中还在冒血,猜测他身上除了外伤,大概内伤才是更要人命的。

    原剧情对前期的宿玄并没有太多着墨,所以晋长盈并不知道剧情中宿玄是怎么捱过这一劫的,不过现在看到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刀伤剑伤,饶是晋长盈也忍不住有些揪心,他才十五岁啊,在她原本的时代就只是个半大孩子,现在却重伤濒死,晋长盈想想就觉得有些不好受。

    宿伊闻言凑过去一看,待看清少年的面庞轮廓时,眼泪马上就蓄满了眼眶,大滴大滴地落在少年的脸上,即便此时少年满脸血污,但她依旧一眼就认出了他。

    难怪她刚才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原来这个受伤的黑衣人竟然是她从小相依为命的弟弟!

    自从被晋长盈救下以后,宿伊每日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这个唯一的弟弟,姐弟俩从小便被韩家当做杀手豢养,韩家的家主韩炼臣虽说是他们的舅舅,但却未曾给过姐弟俩半分温暖,他们姐弟俩,对于韩炼臣来说,也不过只是被训练出来当做杀人的工具罢了。

    是以相依为命的姐弟俩感情极为深厚,宿伊很是担心自己失踪以后,韩炼臣会不会拿弟弟出气,但是她却不好意思向晋长盈开口求助,一是晋长盈救下她并把她留在身边,已经是大恩大德,她又怎么好再麻烦姐姐。二是晋长盈救下自己,不过是偶然,韩炼臣这个舅舅有多心狠手辣,宿伊很清楚,所以她不愿意把晋长盈也拉进这趟浑水。

    只是没料到,她会和弟弟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重逢,看着昏迷重伤的弟弟,宿伊又是心痛又是内疚,想来,今晚擅闯宫闱的刺客就是宿玄了。

    韩炼臣从来不把他们两姐弟当人看,什么危险的任务都交给他们,长到十六岁,宿伊都不知道已经在鬼门关走过多少回,此时宿玄重伤,宿伊心中对韩炼臣这个所谓的舅舅除了畏惧,更多了一层仇恨。

    “伊人,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吓着了?你到旁边去。”晋长盈自然知道宿伊为什么突然这么反常,任谁看到自己唯一的弟弟被伤成这样,生死未卜,都会哭吧,不过晋长盈还是装作一副不知的模样。

    “姐……姐姐……”听到晋长盈的问话,宿伊勉强止住泪水,踌躇片刻,看着弟弟身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她还是决定向晋长盈坦白,宿伊红着眼圈道:“姐姐,其实他是我弟弟!他就是我跟姐姐说过的弟弟,宿玄。”

    “什么?!”晋长盈早就知道这黑衣人是宿玄了,但还是做出一副大为震惊的模样,道:“你说他就是你的弟弟?!难道说……他就是今晚刺杀越王的刺客?!”

    宿伊流着泪点点头,她生怕晋长盈知道宿玄的身份,就不救他了,马上跪下哀求道:“姐姐,求求你救救他吧,阿玄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求求姐姐救救他,不要把他交给官府,否则他会没命的……”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你先起来,我什么时候说我要把你弟弟送到官府了。”晋长盈扶起跪在地上的宿伊,温柔地用手帕替她擦了擦脸上晶莹的泪水,没好气地拍了拍她的头,道:“没出息!这点小事跪什么跪!既然我已经认你当我的妹妹了,那你的弟弟自然也是我的弟弟,我又怎么会对自己的弟弟见死不救呢?”x www.x m.x

    宿伊听着晋长盈的话,眼中的泪水却越擦越多,扑簌簌直往下掉,晋长盈说得轻巧,然而窝藏包庇刺客可是死罪,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做这样铤而走险的事。

    然而晋长盈却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她,晋长盈当然不是傻,她知道姐姐是为了自己,宿伊心中充满了感激与感动,同时暗暗发誓,此生做牛做马肝脑涂地报答晋长盈。

    见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晋长盈也有些无措了,只好“吓唬”道:“不准哭了!你再哭我就把你扔下去!”

    “我……我不哭了不哭了……”宿伊慌忙摆手,姐姐不喜欢别人哭,她抬手拼命擦脸上的泪水,把一张小脸擦得通红。

    晋长盈看得又好气又好笑,拿开她的手,用自己的手帕帮她擦眼泪。

    宿伊呆愣愣看着温柔美丽的晋长盈,在这个世上,除了晋长盈,再没有人对他们姐弟俩施以善意,此时即便晋长盈叫她去死,宿伊也会心甘情愿赴死。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