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窝藏

    宿玄身上的血一直流也不是办法,连松软的地毯都被鲜血浸透,照他这么流下去,撑不到回到翠和轩大概就已经失血过多而亡了。

    晋长盈和宿伊合力把宿玄搬上榻,又把他的衣服脱下来,许多部位的血液已经凝固,和布料粘连在一起,晋长盈只能用剪刀把衣服剪得稀碎。

    宿伊在一旁瞠目结舌看着晋长盈丝毫不避讳,动作十分利落地帮宿玄处理伤口,看到男子赤身裸体却半点反应也无。

    “姐姐,还是我来吧。”宿伊开口道,从晋长盈手中接过剪刀,姐姐毕竟已经成亲,宿伊可不想因为帮弟弟处理伤口,坏了晋长盈的声誉。

    “也好。”晋长盈让开身,见宿玄赤身裸体,外头这冰天雪地的,冻都冻死人马车内虽然暖和些,但不穿衣服也顶不住,何况他还受了重伤。

    思忖间,晋长盈解开自己身上披着的狐皮大氅,把宿玄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确定他不会受冷,这才作罢。

    宿伊见晋长盈竟然将自己的衣物解给宿玄,顿时结结巴巴开口道:“姐……姐姐,这、于理不合吧……若是传了出去……”

    晋长盈闻言,没好气地敲了敲宿伊的脑袋,道:“想什么呢,你什么时候也这么迂腐,你想让你弟弟冻死啊。何况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宿伊一想也是,便乖乖闭嘴不说话了。

    马车很快到了翠和轩,晋长盈让人把宿玄搬到翠和轩后院她平日里休息用的厢房,并且让下人们不许声张,所幸除夕当晚街道上的铺子都没开张,翠和轩里的伙计们也都回家过年,一路上倒是没什么人,只有晋长盈几个随从,也都十分安分守己。

    晋长盈让几个下人把宿玄搬上床,随后紫棠带着大夫回来了,大夫帮宿玄包扎处理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宿玄身上险些致命的伤口有好几处,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大夫帮宿玄看完伤,对晋长盈道:“县主放心吧,这位公子身强体健,小的帮他包扎了伤口,已经无碍,将养些时日便能大好,只是内伤严重,还需用药调理几月,小的开了张药方,县主让人按药方抓药,五碗水熬成一碗,每日服用……”

    晋长盈将大夫的话记下,又赏了他许多银钱,毕竟大年三十把人家从年夜饭上挖出来,怪麻烦人家的。

    大夫走后,晋长盈到里间查看宿玄的情况,宿伊一直守在床头,见晋长盈进来,眼眶通红地看着晋长盈道:“姐姐,阿玄……阿玄他会不会死啊……”说着说着,宿伊眼角便又沁出泪珠。

    “好了,怎么越来越爱哭了,大夫说了他没事,只是需要养些时日,刚才大夫给我的药方,你去药铺抓点药,这儿有我看着呢。”晋长盈替她揩了揩眼泪,将手中的药方递给宿伊,宿伊接过药方,点点头,擦了擦眼泪便去抓药了。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宿伊离开后,晋长盈坐到床边,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宿玄,此时他脸上的血污早已被清理干净,露出原本清俊的容颜,两颊泛着有些不正常的红晕,晋长盈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这才发现他额头滚烫无比。

    “紫棠,去端盆冷水来。”晋长盈对身后的紫棠吩咐道。

    “是。”

    紫棠转身出去,须臾打了盆冷水进来,冬日的井水更加寒凉刺骨,紫棠将帕子放进盆中,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晋长盈接过拧干的帕子,平铺在宿玄的额上,试图让他的高热降下来。

    【宿主,你别忘了毁尸灭迹啊。】系统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什么毁尸灭迹?”晋长盈脑子没转过弯来。

    【还能什么,你刚才带着这小可怜回来的马车上血淋淋的,宿主确定不处理一下吗?】

    “哦对!我差点忘了!”晋长盈一拍大腿,猛然想起了,还好系统提醒了她,否则等到明日傅濯回来,只怕是要怀疑到她头上了,“紫棠,你马上去把马车上的血污清洗一下,还有我的大氅。”

    “那这里……”紫棠刚拧干一块帕子,听到晋长盈的吩咐,马上道:“我再出去多叫个人进来服侍。”

    “不用了,这里我来。”晋长盈摆摆手,接过紫棠手中冒着冷气的帕子,她救了宿玄的事,能少个人知道就少个人知道。

    “这……”紫棠犹豫了,让身份高贵的县主去伺候别人?想都不敢想啊。

    “行了你赶紧去吧。”晋长盈开口下令道。

    紫棠见晋长盈执意如此,便也没再多言,领命而去。

    晋长盈便坐在床边时不时帮宿玄换换帕子,又帮他擦擦汗。

    这倒霉孩子睡得极不安稳,就连梦中都紧皱着眉头,身体崩得死紧,晋长盈见他睡觉还在乱动,照他这么下去,刚包扎好的伤口又得开裂。x https:/m.x/

    晋长盈伸手压住他,一手轻拍着他的胸口,嘴里像哄孩子睡觉一样,“好了好了,你没事了,睡吧睡吧……”

    没想到还真挺有用,在晋长盈的拍抚安慰下,宿玄原本紧绷的身躯渐渐放松,紊乱的呼吸也变得绵长沉稳。

    晋长盈见他安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

    宿玄睡得昏昏沉沉的,鼻端总萦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馨香,还有一只柔软温暖的手一直在摸自己的额头。

    起初他梦见自己在被人追杀,他浑身剧痛,以为就要命不久矣,但是却听见一道温软的嗓音在耳边安慰自己,他又闻到了那股若有若无的香味,他渐渐放松下来,在温暖的香气中沉沉睡去,还迷迷糊糊想着,自己定然是到了天堂……

    等到宿玄醒来,他一睁眼便看到做工精致,绣着鸳鸯戏水图的床幔,他转头看向别处,房间内陈设十分简单,但低调却不失典雅,他这是……到了哪里?

    他记得自己除夕当晚闯入皇宫,行刺越王,谁知计划失败,他只得遁走,谁知半途碰上个高手,他拼着一口气才从对方手中逃出,逃出皇宫后,他便没了意识。

    他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发现筋脉淤堵,周身更是剧痛,外伤已经被人处理了,内伤却依旧一团乱,正当宿玄想要坐起身,探清周围的情况时——

    “诶你醒了!你伤口还没好,别乱动啊!”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