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醒转

    晋长盈带着紫棠走进厢房,想查看一下宿玄的情况,昨夜晋长盈一直守着发高烧的宿玄,一直到他高热褪去这才在外间的榻上和衣歇下。

    没办法,谁让她的床被这崽子占了,回府她又放心不下这边,是以便在外间将就了一晚。

    她原以为宿玄得躺个四五天才能恢复意识,没料这才多久就醒了,见他挣扎着想下地,晋长盈连忙出声阻拦。

    宿玄循声望去,却见一女子身着妃色十二幅湘裙,带着丫鬟从门口走近,行走间裙摆摇曳,带出阵阵香风。

    女子面容白皙端丽,虽称不上绝色,但却别有一番雍容华贵的气度,宿玄闻见伴着他入睡时熟悉的香味,看着眼前高贵优雅的女子,一时有些发愣,难道说救了自己的人是她?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长盈走到宿玄近前,伸手想探探宿玄的额头,看看还在发烧没有,宿玄见对方想触碰自己,反射性地向后一躲,避开了晋长盈的触摸。

    他没猜错的话,应当是对方救下了重伤的自己。

    然而即便对方救下了自己,即便她看上去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宿玄依然没有放松警惕,自幼的经历,让他没办法轻信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即使这个人是他的救命恩人。

    宿玄眸中满是防备地看着晋长盈,手也下意识地朝腰间摸去,却摸了个空。

    没摸到自己惯常置于腰间的暗器,宿玄这才发现自己被剥得干干净净,连里衣都没留一层,浑身被白色的纱布包裹得严严实实。(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不知身处何地,又无武器傍身,宿玄的面容愈发冷硬,心中却在飞快地思索脱身的法子。

    还没等他想出计策,晋长盈便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没好气道:“躲什么躲!我还能吃了你不成,你再乱动我可就把你扔到外面雪地里去了。”

    说完,晋长盈趁宿玄怔愣时,探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并没有再发烧,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女人泛着微凉的手指碰上他温热的额头,宿玄有一瞬的错愕和僵硬,他此时受制于人,摸不透对方的心理,见对方暂时没有对自己起杀心,宿玄开口问道:“这是哪里?”

    因为长时间滴水未进,少年的声音沙哑得吓人,晋长盈从紫棠手中的托盘里端起一碗药,坐到床边,舀了一勺药喂至宿玄皲裂起皮的嘴边。

    “你别管这是哪儿,你先把药吃了,养好身子再说。”

    宿玄看着嘴边黑色发苦的药,光是闻就知道这药有多苦,这是什么药?

    宿玄素来擅用毒药,他用毒的功夫早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常能杀人于无形,他抽动鼻子闻了闻,迅速便从中分析出这汤中所含的药物。

    都是些滋补的药物,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的确是很需要这样一碗药。x https:/m.x/

    晋长盈不知道宿玄心中所想,见他不喝,以为他是看这药苦才不想喝,心中好笑,即便小小年纪便被迫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但到底还是个孩子,也会怕苦啊。

    思及此,晋长盈看着宿玄的目光柔和许多,哄孩子般温声道:“来把药喝了,你重伤在身,只有喝了药才能好,你喝完药就给你蜜饯吃。”

    女子的温声细语和宿玄昏迷时耳边的软语重合在一起,宿玄抬首看了晋长盈一眼,这女人把他当什么了,他用毒多年,什么苦药没尝过,还需得着用蜜饯哄他吃药?

    心中虽这么想着,但宿玄还是抬手将碗中浓稠的药汁一饮而尽,刚放下药碗,他嘴边便多了一颗香甜的蜜饯。

    晋长盈正拈着一颗蜜饯,送到宿玄嘴边,还一边表扬道:“不错不错,来吃点甜的去去苦味。”

    宿玄看着莹白如玉的手指拈着一颗金黄金黄的蜜饯,看着眼前女人满面温柔的笑意,他不知怎的,或许是重伤虚弱,又许是女人的笑颜太过无害,令人提不起防备,他竟鬼使神差地含住了那颗蜜饯。

    他没吃过也从来不吃这种东西,然而此时,却觉得这蜜饯直甜到心里去。

    等到吃下晋长盈手中的蜜饯,宿玄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方才若是这女人想害他,或是在蜜饯中藏毒,他已经死了。

    正当宿玄在心中反省自己掉以轻心时,厢房又进来一人。

    “姐姐,阿玄他可还好——”

    宿伊一边走进房间,一边问道,然而在看到半躺在床上的宿玄时,她的声音戛然而止,黑白分明的杏眸再次蓄满眼泪,她颤抖着唇瓣道:“阿……阿玄,你醒了……”

    “阿姊?你怎么会……”在看到突然出现的宿伊时,宿玄死寂的双眸终于浮现出一丝波澜,他怎么也没料到会在这里和失踪多日的姐姐重逢。

    几月前,为了韩炼臣刺杀越王的计划,宿伊奉命前去越王府打探情况,谁知这一去便再没有回去。

    韩家豢养的刺客无数,少了宿伊这一个倒也无伤大雅,只是有条规矩,韩家出来的刺客,要想脱离韩家的掌控,便只有死路一条,即便宿伊是韩炼臣的外甥女也不例外。

    宿伊多日未归,韩炼臣也曾派人调查过宿伊的下落,然而谁知却牵涉到多方势力,有人刻意阻断韩炼臣的调查,为免打草惊蛇,韩炼臣只得作罢。

    毕竟对他来说,宿伊和韩家其他的刺客别无二致,就只是他韩炼臣豢养的牲口而已,在韩家的地位并不高,对韩家的事还没有她那生性狡诈的弟弟知道得多,放了便放了,对韩家构不成什么威胁。

    而得知姐姐没死的宿玄,虽然近来受尽韩炼臣的打骂欺辱,但心中却极为安慰,韩炼臣把气撒在他身上,但宿玄还有利用价值,他不会轻易杀了宿玄。

    对宿玄来说,只要姐姐没事,他便什么也不在乎,宿伊能逃出韩家这个魔窟,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对宿玄来说死也无憾了。

    “阿玄,你怎么会伤成这样的……又是舅舅……又是……”宿伊手颤巍巍地抚上宿玄苍白的面庞,心疼极了。

    “阿姊,我没事。”宿玄早已习惯宿伊怯懦的性子,虽是两姐弟,然而两人的性格却完全不同,宿玄少年老成,为人心思诡谲,阴险狡诈,然而宿伊却胆小懦弱,敏感多虑。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