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关怀

    晋长盈听说后,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怎么会有这么实心眼的人。

    傅濯回到家中,让小厮帮他上完药,晋长盈进来,见傅濯正在喝药,一口气将药汁喝完,晋长盈递上一碟蜜饯,傅濯却神色怪异地看了晋长盈一眼,撇开脸,谢绝道:“我一个大男人,用不着这东西。”

    晋长盈哼了一声,没好气道:“爱吃不吃!”随后拣了一颗甜滋滋的蜜饯放进自己嘴里。

    “人家都是想着怎么规避圣上的惩罚,你呢,皇上不罚你,你却硬要自己凑上去挨这十板子,傻不傻!”晋长盈哼笑一声,数落傅濯道。

    这个男人干什么都这么老实,日后指不定被人怎么欺负,就是他这实诚的性子,才会任由越王妃那般使唤还任劳任怨,晋长盈对越王妃的行为颇为不齿。

    傅濯听着晋长盈的数落,握拳掩唇轻笑,语重心长道:“皇上不罚我,是圣上宽宏,我却不能不知好歹。”

    “什么意思?”

    晋长盈微微一愣,她原本以为傅濯主动领了十板子,是因为他死脑筋,然而现在看傅濯的样子,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

    晋长盈一脸好奇地看着傅濯,黑白分明的眼睛宛如浸润的琉璃,傅濯被她求知的目光看得脸上直发烫,他清咳了咳,和晋长盈仔细解释道:“旁的人都因渎职无一例外领了罚,偏只有我一人不罚。我刚领了神武军统领一职,神武军乃从十六卫中最为出色的武官擢选组成,个个都身手了得,武艺高强,然而统领却只有一个,神武军刚刚组建,下面自然有人不服我管。我不主动领罚虽说也无伤大雅,然若是我挨了这十板子,对上不只圣上会高看我几分,对下也能起到以身作则的作用……”

    傅濯向来寡言少语,然而此时在面对妻子灿若星辰的双眸时,却不自觉想在她面前表现一二,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高谈阔论起来。

    晋长盈听完一席话,看着傅濯的目光发生了变化,毫不保留夸道:“看不出来你平日里不声不响的,还挺会来事嘛,不错不错,继续保持。”晋长盈鼓励地拍了拍傅濯的肩膀。

    本以为傅濯前期就是个窝窝囊囊受人欺负的老实人人设,现在看来,他倒也没晋长盈想的那么软弱,脑瓜子还是机灵的。

    不愧是后期黑化的反派角色,智商好歹还在线嘛,晋长盈颇为欣慰地忖道。

    傅濯被晋长盈两三句话夸得耳根泛红,所幸他肤色黝黑,面上倒是看不出来。

    “哦对了,宿伊跟我说,她有个自幼相依为命的弟弟,我见她一个小姑娘孤苦伶仃,有个弟弟作伴也好,年关后想把她弟弟一同接过来与她同住,地方我也想好了,就安置在我的翠和轩。”晋长盈状似无意和傅濯提起宿玄的事,不论如何,昨夜宫中刺客之事,是万万不能和宿玄产生关联的,即便有晋长盈也得让它没有。

    傅濯闻言,想起在暗帮探听到宿伊可怜的身世,心中也升起怜悯之心,点头道:“都听夫人的,有什么需要尽可找我。”

    晋长盈见傅濯一副对自己唯命是从的模样,噗嗤一笑,心中暗忖老实人也有老实人的好处,不过也放下心来,傅濯并没有怀疑到这上来。

    她并非有意欺瞒,只是宿玄身份特殊,她不想冒这个风险。

    ……

    宿玄在翠和轩将养了七八天,外伤终于没什么大碍,能下地活动了。

    晋长盈吃惊于他惊人的恢复力,若是常人受了他这么重的伤,只怕是养几个月都不一定能大好,他却能跑能跳,与常人无异了。

    伤养好后,宿玄并没有急于带着姐姐离开翠和轩,虽然摸不清晋长盈的真实目的,但显然待在翠和轩,受到县主的庇佑比偷跑出去被韩炼臣的人抓回韩家要安全许多。

    于是宿玄便暂时留在了翠和轩,同时也想看看晋长盈究竟想做什么,然而他观察了半月有余,晋长盈却一点动作没有,平日里连半点口风都没有漏,反而还对姐弟俩嘘寒问暖。

    这让从未接受过他人善意的宿玄有些受宠若惊,然而心中却又强逼自己对晋长盈更加提起戒备。⿴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只是这样的抵抗,却在晋长盈日复一日的关怀中,几近溃散。

    他在心中告诫自己,不能像姐姐一样轻信于人,小时候因为轻信他人吃过的亏已经够多了,说不准这就是晋长盈伎俩。

    温水煮青蛙,夺得他们姐弟的信任,最后又将他们推入火坑,去达成她的什么目的,宿玄心中阴暗地忖着。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阿玄,来试试前几日我去布庄给你做的衣裳,穿上看合不合身。”晋长盈带着裁缝走进宿玄的住处,宿玄能下地以后,便搬到了旁边给伙计准备的住处,他一人住倒也宽敞。

    这几日他穿的衣服都是店里伙计穿过的旧衣服,晋长盈那天在路边捡到他,这小崽子就只穿了一层薄薄的衣裳,也不知外头这冰天雪地,他是怎么扛得住的。(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他自己能忍,晋长盈却看不下去,便请来裁缝给他量了尺寸,做了几身能御寒的厚衣服。

    宿玄坐在屋里,见晋长盈走进,站起身拱了拱手,客气道:“见过县主。”

    “怎的还这般客气,不是说了你同伊人一般,叫我姐姐就行。”晋长盈嗔怪道,对这两个可怜的娃她是当真升不起半点戒心,她一边说,一边从裁缝手中的托盘上拿起一件衣裳塞给宿玄,催促道:“快去换了,看看有哪里不合身,好让裁缝改一改。”

    宿玄接过晋长盈手中的衣服,布料触手柔滑,宿玄不用细看便知道是上等的锦缎,价值千金,若只是作秀给他姐弟俩看,何必在他身上下此等血本。

    晋长盈见他半天杵在那儿动也不动,推着他到屏风后,“快换,这还有好几套呢,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磨磨唧唧。”

    宿玄换好衣裳走出来,人靠衣装马靠鞍,少年一身玄色暗纹锦服,腰带束起显得他身姿愈加挺拔,衣领上还缝了一圈白色狐毛,衬得少年冷峻的容颜越发面如冠玉,分毫不见除夕当晚的狼狈模样。

    宿玄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习武之人冬日里可只依靠内力御寒,穿不穿外面这一层都无所谓,然而宿玄现在穿上这冬衣,却觉得比往常温暖许多。

    晋长盈看着英姿挺拔的少年,心中十分满意,还是她有眼光,她就知道宿玄穿这个好看。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