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温柔刀

    “不错不错,换身衣裳看上去倒像那么回事了。”晋长盈心情大好地点点头,见宿玄衣领没抻平,上前帮他理了理衣领,发现他少扣了一颗扣子,动手帮他扣上。

    晋长盈没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什么不妥,毕竟在她眼里宿玄就是个半大孩子,但宿玄心中却不这么想。

    宿玄虽只有十五岁,身高却已近七尺,晋长盈堪堪到他胸口,她注意力都在扣子上,宿玄看着晋长盈认真帮自己扣扣子的模样,女子肤白似雪,眉眼如画,纤长浓密的睫毛上下扑闪,一下一下都撩拨着他的心弦。

    晋长盈帮他扣好扣子,抬眼发现宿玄正定定地盯着自己,她下意识地对他扬起一抹微笑,她笑起来眉眼弯弯,宿玄看着她笑靥如花,宛若清风拂过心湖带起丝丝涟漪,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悸动。

    从来没有女子对自己做过如此亲密的事情,即便是相依为命的阿姊也不曾做过,然让他感到更为惊诧的是,他对这样的触碰竟升不起丝毫排斥,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随后晋长盈又让宿玄一一换上其他几套衣裳,每一套都很适合宿玄,只是尺寸有些需要改一改,晋长盈让裁缝带回去改好再送过来,送走裁缝后,晋长盈对宿玄道:“你如今既已大好,那便到前面铺子里平日里帮我看看店,左右你也无处可去,你和伊人我收一个是收,收两个也是收,你就安心住下吧。”

    晋长盈见宿玄伤养好后总是闲不住,估摸着他身上的上应该也好得差不多了,这才提出建议。

    宿玄目不转睛看着晋长盈,似是在分辨她话中的真假。

    在翠和轩住了这段日子,他深深地明白了,这世上最可怕的敌人并不是武功有多高强,或是心机有多么诡谲,而是无微不至的关怀与温柔。

    一个不慎,便会深陷其中,等到后悔却也来不及了。

    晋长盈见宿玄一双眼睛正直勾勾看着自己,也不说话,晋长盈迎上他的目光,望进他的眼中,她这才发现宿玄的眼睛和常人似乎有所不同。

    虽然他的眼瞳也是黑色,然仔细观察,却会发现他眼瞳周围嵌着一圈墨绿,看上去并不突兀,反倒更增添了几分神秘莫测。墨绿与浓黑相互映衬,让他的眸子更加莹润剔透。

    “你的眼睛真漂亮。”

    看着他的眸子,晋长盈不由赞叹出声道,从没见过这样的眼睛,只觉得十分惊奇,难不成宿玄还有什么异域血统,只是宿伊的眼睛看上去就很正常啊,按理说姐弟俩应该是一样的才对。

    宿玄闻言微微一愣,旋即眸中闪过一道暗芒,用袖子飞快挡住自己的眼睛,不让晋长盈再细看,他沉声道:“多谢县主夸奖。”

    晋长盈见势,以为宿玄是不高兴了,这才意识到自己盯着人家的眼睛看,的确是挺失礼的,轻咳了咳,随后道:“那啥,那你明日起便到铺子里帮忙,我每月给你算十贯钱,包吃包住。”x www.x m.x

    说完,见宿玄没什么反应,晋长盈抬步便准备离开,然而没走出多远,宿玄却叫住了她,问道:“为什么?”

    晋长盈一愣,以为他是嫌钱少了,没想到宿玄小小年纪,还挺会算计,不过她也不是吃亏的主,晋长盈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巴掌大的白玉小算盘,手指在上面飞快拨弄,把算盘打得噼啪响,嘴里还一边道:“弟弟啊,你这可不能怪姐姐黑心,只是姐姐经营铺子也不容易,给你的银钱虽然也不算多,但也是市价了。”

    “你先前受伤请的大夫用的药可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呢,请大夫一两银子,赏银给了五两银子,去药铺抓的药每日十两银子还不算人工费,外敷用的白露化瘀膏、金疮药……给你补身子采买的人参灵芝……等等等等,这些林林总总算起来也有一百多两了,还不算今日姐姐给你做的衣裳,衣裳就当姐姐我送你了。”晋长盈打完算盘,将小算盘往袖子里一塞,十分大方地摆了摆手,道:“现在你还嫌姐姐给的月钱少么?”

    这么算下来,她可是在做赔本买卖,若是她心黑点,就让宿玄在铺子里给他打一辈子杂,还不付工钱那种!

    不过宿玄年纪小,还是小伊人的弟弟,晋长盈也不好太欺负人家,只是在心里想想。(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宿玄见晋长盈这架势,眸中闪过一丝错愕,原来她是以为自己嫌钱少么?

    过去的十五年里,他虽用不上钱,但他脑子里赚钱的法子却也不少,还从没为银子发愁过,他想要钱尽可以自己找门路,又怎会在这里跟晋长盈为几贯钱斤斤计较。

    宿玄沉默半晌,才开口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先是救下宿伊,再是我,你如此处心积虑接近我们姐弟,究竟想干什么?”

    宿玄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晋长盈只是一时发了善心才解救他们姐弟于水火之中,她一定有什么目的,或是更大的阴谋!

    晋长盈闻言,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小崽子一直在怀疑自己别有目的啊,晋长盈惊讶了一瞬,也能理解他心中所想。

    她差点忘了,宿玄和宿伊不一样,虽然两姐弟都总有一样暗黑的过往,然而宿伊这傻丫头是那种,在黑暗中久了,只要有人对她释放善意,她便会毫不保留地将性命托付给那人,并且百分百地信任对方。

    而宿玄却不一样,正因为在黑暗中摸爬滚打久了,所以对世界的阴暗面看得更加清晰,不相信这世上还有美好存在,这时候即便有人对他释放善意,他不仅不会感激涕零地抱紧对方的大腿,指不定还会反咬一口。

    果然是狼崽子啊狼崽子,晋长盈在心中摇头暗叹。⿴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然姐弟俩虽然性格迥异,但却都同样的招人疼。晋长盈对宿玄的猜忌并没有恼怒,反而在心中对他更添了几分心疼,这是受了多少磋磨,才能养成这样的谨慎多疑。

    晋长盈丝毫不觉得宿玄警惕过头,就是要这样在外头才不会受人诓骗欺负,否则若是像宿伊那般,那天救下她的人若换个心思叵测的,只怕被卖去哪都不知道。

    宿玄见晋长盈看着自己神色莫测,却半晌不搭话,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攥紧,面庞更加冷硬。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