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毒

    晋长盈不说话,是被自己说中了心思?心虚了?

    她果真是想利用他们姐弟!

    宿玄下颌收紧,暗眸越发深沉,心中涌起一种果然如此的失落,也是,这世上怎么会有人无条件就对他们姐弟好呢?就连血亲的舅舅都不可能做到的事,他又凭什么去寄希望于一个无亲无故的陌生人!

    宿玄心中正这么忖着,却听晋长盈幽幽叹了口气,宿玄见晋长盈看着自己的目光变得十分复杂,宿玄从她的眼中似乎读出了失望,没由来的有些心虚,升起一种不该如此质问猜忌她的感觉。

    “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目的的,我救下你们,纯粹只是机缘巧合,所以,收起你的猜忌和疑心好吗?我知道让你一下就放下心防是不可能的,你就住在这里也无妨。”晋长盈语重心长对宿玄道。

    她说完,未等宿玄说话,转身便离开了,留宿玄一人目光复杂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晋长盈面上一本正经,心中却爽翻了,没事在人前装装逼还是挺爽的,毕竟生活已经这么苦了。

    “狼崽子就是狼崽子,和小伊人简直是两个性格,没黑化都这幅样子,黑化了还得了。”晋长盈在脑海中咋舌道,不愧是剧情中最大的反派。

    现在的宿玄心思都如此缜密多疑,她简直想象不出来宿玄黑化以后会有多可怕。

    “我救下他究竟是好是坏,就怕到时候养不熟反咬我一口怎么办?”晋长盈觉得自己似乎不该把宿玄放在身边。

    【宿主完全没必要担心这个,毕竟宿伊还捏在宿主手里,只要宿玄不想让宿伊有事,他肯定不会轻举妄动的。】系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额……你这个说法是不是有点太无情了?”晋长盈无语凝噎,虽然系统说得是挺有道理,但也忒直白了,何况她也不忍心对宿伊做出什么事啊。

    【有吗?】系统无辜问道。

    “说起来,剧情里对宿玄的身世貌似没有过多介绍啊,难道说其实他的身世有什么隐藏剧情?”晋长盈回忆起方才宿玄那双黑中泛着碧色的眼眸,心中疑惑,莫不是宿玄有什么番邦血统?

    还未等晋长盈想明白,系统便替她解惑了。

    【宿玄的眼睛并不是遗传的,他跟宿伊也是千真万确的姐弟。只不过是自小接触毒药,中毒太深,他的身体已经开始被毒药侵蚀,眼睛变绿只是表象,若是把他的身体剖开就会发现,他的内脏也被毒侵蚀,等到他中的毒药深到一定程度,眼睛会完全变为墨绿色,好看是好看,只不过死期也将近了。】

    “什么?!”晋长盈没料到原因居然会是这样,原剧情中宿玄也是用毒的,只不过他戏份大部分是在后期,而且他是被女主设计杀死,并不是中毒身亡,晋长盈没想到现在的宿玄还这么小,居然已经中毒颇深。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x https:/m.x/

    她原本只是觉得他那双隐隐泛着碧色的眼睛好看,却没料到居然是中毒的征兆,晋长盈的心顿时沉重了下去。

    “就没有法子解毒吗?小说里一般都有那种解百毒的什么宝物吧?”晋长盈期待问道,若是有的话,她倒是能尽量派人为宿玄去寻一寻。

    不过现在越是了解这惨兮兮的姐弟俩,她心中越是惊叹于韩炼臣的冷酷残忍,对于自己的亲外甥都能下此毒手。

    【这个世界没有这个设定的哦,而且宿玄这个毒就是他自己也解不了,他常年摆弄各种毒药,身上中的是混毒,即便是大罗神仙来了也解不了他的毒,只能让他少用毒,或许能活个三四十岁。】

    系统话落,晋长盈心中一揪,原以为收留了宿玄就是救下他,谁料他的命数却早已注定,即便她今日收留了宿玄,他到最后,依旧不得善终。

    思及此,晋长盈心中越发难过,只觉得这孩子也太惨了,被舅舅当做棋子利用也就罢了,即便是拜托了舅舅的钳制,结局却也注定了。

    知道宿玄身中奇毒以后,晋长盈对宿玄越发怜惜,想到自己之前还夸他眼睛好看,只怕没有人比宿玄更清楚他的眼睛为何会呈绿色,自己简直就是在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啊!⿴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晋长盈心不在焉地坐在翠和轩的柜台后点帐,眼睛却不自觉往店里正在擦拭玉饰的宿玄身上飘去。兴许是可怜宿玄的遭遇,她对他总是有些怜惜与心软,就想对这个小可怜好一点。

    她昨日让宿玄来店中帮忙,宿玄今日一早便在店里等着了,人还十分勤快,干这干那,比她招的几个伙计动作都还要麻利。

    见宿玄正动作有些笨拙地擦拭玉器上的灰尘,晋长盈走过去,从他手中接过帕子,拣起一个软毛刷,轻刷了几下玉器上的灰尘便被拂走,晋长盈示范给宿玄看了一遍,温声道:“有的细小的缝隙帕子擦不到,便用毛刷轻扫即可,就像这样。”

    宿玄看着她白皙如羊脂玉般的手上拿着一只翡翠玉簪,更衬得她指如削葱,如脂如玉。

    “看明白了吗?可别再用蛮力了,你那牛一样的力气,我这一屋子的玉都不够你造的。”晋长盈将清理干净的玉簪放回木架上,嘴里打趣道。

    宿玄闻言,只觉脸上臊得慌,提刀砍人、杀人放火的活他干得利落,但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地照顾这一屋子娇贵的玉饰,他还是头一遭。

    宿玄含糊应声,飞快地点点头,随后拿起木架上的玉擦拭,不知怎么,却不敢再觑身旁女子一眼。

    晋长盈见宿玄拿起刚才擦过的玉在擦,出声道:“这个你方才已经擦过了,那边才是没擦过的。”

    宿玄动作一僵,马上道:“刚才没擦干净,我再擦一遍。”

    “哪里?”晋长盈凑过头去看,两人离得近了,宿玄又闻见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馨香,他只觉脸上滚烫,却未曾究其原因。

    “没有啊,已经很干净了。”晋长盈没看到脏污,不过宿玄办事如此认真,只不过是擦个玉器,他却如此郑重其事,让晋长盈十分满意。

    “你继续好好干,月末给你涨工钱!”晋长盈鼓励地拍了拍宿玄的肩膀,心中不由得感叹,若是店里的伙计都像宿玄这样就好了,她也能省不少心!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