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当众发难

    长公主心中打的什么主意,晋沅君又何尝不知,不过就是因为晋长盈深受父亲喜爱罢了,虽说同是祯明将军府的女儿,但实际上两人的地位却差了一大截,不只是嫡庶之别,更是因为晋威远偏疼晋长盈。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x" target="_blank">https://www.x/x</a>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长盈自幼失恃,晋威远怕她受欺负,便为她请封了的县主,而自己呢?别说她晋沅君了,就是晋府另外两位庶出的小姐,也没这个命,而晋威远常年征战在外,对府中之事并不多管,是以府中的小姐没了母亲,不过都是自生自灭罢了,晋府另外两姐妹还好,有姨娘帮衬,而她,却孤身一人,晋威远可曾想过她也没了母亲?

    大概在父亲眼中,也只有晋长盈一人,是能真正被他挂在心上的女儿吧。

    晋沅君垂眸跟着两人进了花厅,掩住眸中翻涌的不甘,总有一日,她会让晋威远后悔曾经如此忽视自己这个女儿,现在威风有什么用,等到日后,她会爬得比所有人都高。

    届时,晋长盈便会尝到她今日的滋味,她很像看看到时候,晋长盈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晋沅君抬眼飞快看了一眼和长公主谈笑风生的晋长盈,眸中闪过一丝嘲讽,五皇子有自己和夫君的扶持,胜出长公主的把握至少多了三成,晋沅君有这个自信。

    而晋长盈和长公主交好又如何,等到日后长公主落败,还不是一场空,丧家之犬!

    思及此,晋沅君因为晋长盈的到来而失衡的内心,终于找到了一丝慰藉,同时看着晋长盈的目光隐隐透着一股傲然,仿佛她已经凌驾于晋长盈之上了。

    晋长盈虽然一直在和长公主说话,但余光却一直在注意长公主身后的晋沅君,感受到晋沅君落在自己身上若有若无的目光,晋长盈只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时管事匆匆走到长公主身边,对她耳语几句,长公主轻轻点了点头,对他使了个眼色,管事点头离去,长公主又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继续和晋长盈交谈。

    晋长盈面上对长公主笑得温婉大气,然而内心却早已抖得跟筛糠似的,疯狂在心中对系统喊道:“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宿主,我没做错什么呀?为什么要杀了我呜呜呜,再说你连打都打不到我,更别说杀了我了。】系统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WTF!你看到女主看我的眼神没有!她刚才看了我好几眼!不就是刚才她打招呼我没理她么!有必要这么记仇吗!我也是迫不得已啊,要不是你这个破玩意儿,谁不想欢快地和女主亲亲爱爱,手拉手好朋友?!”晋长盈在心中歇斯底里大喊,要不是她要维持什么嚣张跋扈的人设,女主对她的仇恨值也不用日复一日地拉高,她现在明显能感觉到,女主看自己的目光都带着杀意!(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以后说不定女主爬上去以后,第一个解决的就是我啊!”晋长盈抓狂道。

    【唔,宿主别慌,依系统看,应该是宿主你多虑了,毕竟宿主明里暗里也帮了女主这么多次,而且目前你们二人并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女主不会对宿主你动手的。】系统十分专业地分析道。

    你放屁!

    什么叫没有利益冲突?

    这两个人从小长到大都存在着利益冲突吧?尤其是晋威远对晋长盈视若珍宝,却对同为女儿的晋沅君视而不见,怎么可能没有利益冲突!

    晋长盈心中腹诽,但却懒得再和系统废话,反正这系统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既然系统都这么说了,那她目前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即便她有生命危险,不是还有系统在么,为了把女主送上权力巅峰,系统怎么也不可能看着她这个工具人死吧?

    既然如此——

    晋长盈目光转向正看着自己的晋沅君,原本和善的目光霎时变得盛气凌人,也不顾长公主就在场,直接当面质问道:“你似乎对我很不满意?”

    晋沅君正想着找个理由离开,去前面看看五皇子妃到了没有,却听没想到晋长盈会为难于自己,心中有些慌乱,忙道:“大姐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沅君对大姐并无不满。”

    “哦?是么?”晋长盈皱了皱眉,似是对晋沅君的回答非常不满,胡搅蛮缠道:“我怎么感觉你就是对我很不满?”

    在一旁的长公主显然也没料到晋长盈会当众对晋沅君发难,虽然她早听说祯明县主刁蛮跋扈,然上次一面之缘,祯明县主表现得大方得体,也不见嚣张气焰,然今日一见,传言果真不虚,这祯明县主果真是被晋威远宠得无法无天了些,当着她的面就敢为难她看中的人。

    晋沅君一听晋长盈如此不讲道理,心气难平,什么叫你感觉?

    她不过就是多瞧了几眼,晋长盈却如此得理不饶人!

    “长姐,我……”晋沅君一时语塞,而公主府的人也不少,晋长盈的声音并没有压低,周围还有宾客和下人们,而晋长盈却当着所有人的面,如此羞辱于她。

    晋沅君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心中难堪至极,只觉仿佛被扒光了扔在大街上。

    她原以为除夕夜时晋长盈入宫赴宴带上她这个妹妹,或多或少还是在意她几分的,然而如今现实却给了她狠狠一耳光,晋长盈还是那个晋长盈,半点都没有变,做事全凭喜好,高兴了就抬举一下她,不高兴了就把她往泥里踩。

    长公主见状,忙打圆场道:“傅三夫人,你先到前面去吧,一会儿赏花宴就要开始,正好去前院看花。”

    晋沅君正愁找不到理由离开,如今长公主让她去前院,她压下心中的屈辱,等到今日事成,还怕她晋长盈刁难么?

    晋沅君点头诺诺应声,对长公主福了福身,便退出了花厅,往前院去了。

    待晋沅君离开后,晋长盈这才向长公主告罪道:“让长公主见笑了。”

    “无妨。”长公主不在意地摆摆手,眼中颇有几分不以为意,这祯明县主和晋沅君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只一线,在外人面前刁难自己的庶妹,也难怪她在外名声传得如此难听。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