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赏花宴

    不过晋长盈对长公主来说还有利用价值,晋沅君虽说有几分谋略,但比起晋长盈能带给她的价值来看却是不值一提了,是以长公主并不会为了给晋沅君出头而得罪晋长盈。

    晋长盈就是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想找个由头把女主打发出去,让她随时盯着五皇子妃,毕竟她也算不准长公主的人什么时候会放蛇。

    至于长公主会怎么看她,晋长盈却是不在意的,长公主有心想要拉拢自己,但晋长盈不能不明事理,她身为祯明将军府的嫡女,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祯明将军府,若是她与长公主交好,指不定会带来什么影响。

    她的任务是将女主送上权利顶峰,现在女主已经打定主意和男主一同辅佐五皇子,那她就更不能添乱了,否则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长公主大权在握,且有心计有手段,和五皇子两人斗到现在,若不是因为五皇子比她多带了个把,那九五之尊的位子,早就是长公主的囊中之物了。

    即便是原剧情中,五皇子若是没有男女主的扶持,谁输谁赢还真算不准。

    长公主心机深沉,在她的地盘上,晋长盈就得小心谨慎,才能不着了她的道,被她拉上船。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她只想完成任务以后过自己逍遥快活的日子,可不想沾这些权谋算计,要不然不是自找麻烦么,长公主想把她拉下水也没那么容易。

    这种时候,她就必须得表现得越没脑子,越嚣张跋扈的才好,只有这样,长公主以为她胸无城府,才会降低对她的戒心。

    思及此,晋长盈不得不感叹,这个嚣张跋扈的人设在必要的时候,还是挺好用的。

    两人心思迥异,然面上却具是一副和乐融融的景象。

    晋沅君从花厅出来,方才被晋长盈当众下了脸子,到底心气难平,一想到晋长盈那副嚣张的嘴脸,晋沅君就气得嘴唇颤抖,方才在长公主面前她不敢表露出来,现下她退出来,却是不用再伪装,她看向花厅内眼神里的怨毒浓郁得几近化为实质,掩藏在宽大衣袖内的手紧紧攥起。

    “噗嗤”一声,旁边有人笑出了声。

    晋沅君朝旁边看去,却见同来参加赏花宴的傅允芳就站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傅允芳此次是跟着越王妃同来赴宴,先前越王府统共收到了两张请帖,一张是给越王妃,另一张则是单独给晋沅君的,晋沅君得到长公主的垂青,让傅允芳可是嫉妒得红了眼睛。

    然而现下看到晋沅君在晋长盈那里吃了瘪,却连个屁都不敢放,憋屈的模样着实取悦了傅允芳。

    “我还以为晋长盈有多护着你,不过如此。”傅允芳笑得花枝乱颤,因着先前晋长盈的警告,傅允芳在王府并不敢多加为难晋沅君,只是在暗中使绊子,就是怕受到晋长盈的报复,如今一看,晋沅君也没有那么受到晋长盈的重视。

    晋沅君脸上一白,眸中闪过一丝屈辱,如今她羽翼未丰,不好和傅允芳对上硬碰硬,否则以越王妃护短的性子,定是帮着傅允芳的。

    她强逼着自己不去看傅允芳脸上刺眼的笑容,暗自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等到来日,等到来日,这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空在这里和傅允芳斗嘴。x https:/m.x/

    想到接下来赏花宴上会发生的事情,晋沅君眸中划过一道暗芒。

    女主到底是女主,很快便调整好心态,面色如常,像是没有听出傅允芳的嘲讽一般,脸上带着温婉的微笑,朝傅允芳福了福身,温声道:“妹妹做错了事,长姐训诫妹妹是应该的,我知道长姐都是为了我好,我先去前院了,大姐请自便。”

    傅允芳见晋沅君没事人一样,扬长而去,没看到晋沅君受辱的表情,心中很是不甘,她有心想要为难晋沅君,但在长公主府,她即便是想也没那个胆子。

    ……

    大羲朝民风开放,男女大防并不严苛,是以并无男女分席之说。

    长公主的独子薛绪奉母亲之命在前院招待宾客,见宾客到得差不多,便到花厅向长公主禀报,见晋长盈也在,朝她拱手道:“祯明县主,上次多有得罪,望请见谅。”

    薛绪和傅濯不对付,对晋长盈自然也没什么好感,只是表面功夫却是不得不做的。

    晋长盈端坐在长公主身旁的红木椅上,闻言十分大度地摆摆手,示意无妨道:“薛校尉言重了,既已事了,你我都不必再提。”

    长公主适时出声,笑着道:“说起来,你和绪儿也算得上是表兄妹了,上次是绪儿不对,我已经教训过他了,县主看在我的面上,别跟他计较。”

    长公主看中晋威远手中的兵权,原先是有心想让自己的独子与祯明县主联姻,然而谁知祯明县主却在短短一年之内,结了三次亲,且三次都克死了夫家,如此离奇的事,即便是放眼整个大羲朝,那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此女子命硬至如此,若是娶进门,只怕是危害满门,是以纵然晋威远功名赫赫,晋长盈又贵为县主,却一直无人问津。

    对于鬼神之事,长公主一直不太信,然晋长盈实在是太夸张,未过门就连续克死了三任丈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长公主不得不打消了联姻的念头。

    晋长盈连声称是,心中却不以为意,长公主野望昭然若揭,她的嫡子也同样狼子野心,既然女主准备和长公主对着干,那么对于公主府的人,她也没有深交的必要。

    “母亲,宾客已经到得差不多了,是不是先开宴,以免宾客们久等了?”薛绪对长公主道。

    长公主沉吟片刻,询问道:“五皇子妃可到了?”

    “尚未,五皇子妃有孕在身,想必会迟些。”薛绪虽然是长公主的儿子,但长公主对这个儿子很了解,心比天高,能力却没有几分,是以并未将自己举办赏花宴的真实意图告诉他。

    晋长盈闻见长公主询问五皇子妃,眸光微闪,长公主这是要动手了啊。

    “那还是等五皇子妃到来再开宴。”长公主摆了摆手。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