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不速之客

    薛绪不敢忤逆母亲,应诺后退了出去,随后走到一处无人之地,这才将手中的纸条拿了出来,打开一看,只有寥寥数字,“公主府后花园”。

    薛绪心中一紧,看着字条上的地点,方才他进了花厅,却是不知道被谁往手中塞了一张纸条。x https:/m.x/

    薛绪不敢耽误,今日母亲宴请宾客,若是被他搞砸了赏花宴,定要扒下他一层皮。

    他匆匆走到公主府后花园,却未见此地有人,他站在后花园等了须臾,随即耳朵动了动,敏锐地察觉到风动,随即一个闪身躲开了破空而来的飞镖,飞镖没打中他,直直飞入他身后的树干,强劲的力道将树上稀疏的树叶震了下来,簌簌落了薛绪一身。

    “什么人!”薛绪沉声朝着一处空地低喝,抽出腰间佩刀劈砍过去。

    “哼!还真是走运!否则,只怕今日长公主府可得多一具尸体!”一道沙哑阴冷的声音凭空响起,话落,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秘人出现在薛绪原本站的位置。

    薛绪一回头,一脸那人,顿时大惊,脱口而出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此人正是上次与薛绪密谋,却被宿伊撞破的另一个人。

    自从得罪了祯明县主后,因为长公主的警告,薛绪父子一直不敢轻举妄动,即便薛绪的父亲有心想再和陇川韩家联手,却忌惮于长公主,是以并没有再与韩家过多交涉。

    然而薛绪父子想甩手不干,韩家却又怎肯轻易罢休,即便长公主警告在先,韩炼臣的耳目依旧趁着今日的赏花宴人多眼杂,混了进来。

    “我如何不能来?薛公子,你可别忘了咱们得交易!若不是你们父子俩突然撂挑子不干,日前咱们刺杀越王的计划也不会落空!我来向你们讨要个解释!”那人只露出下半张脸,上半张脸完全被笼罩在黑暗之中,说话的声音阴柔冰冷,令人无端打了个寒战。

    薛绪知晓韩炼臣这是找上门来算账了,他早知道陇川韩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与韩炼臣联手,无异于与虎谋皮,但他那心比天高的父亲却执意如此。

    现下韩炼臣的手下前来问罪,薛绪也不敢大意,只是道:“原先的计划原本是我入选神武军,谁料却被傅濯那厮截胡,计划有变,行刺会失败也是在所难免。”

    “在所难免?哼!你还真敢说!”黑衣人冷哼一声,一甩袖震起一阵风朝着薛绪席卷而去,薛绪眼明手快,一个下腰险险躲过。

    “家主计划多年,此次行刺失败,打草惊蛇,日后再想对付越王,只会难上加难!今日我必要取你和你爹其中一个性命,否则难向家主交代!”话音未落,那人疾步朝薛绪袭来,一个手刀被薛绪挡住,他却顺势手一翻,一把泛着血光的弯刀便出现在他手中,朝着薛绪的脖颈刺去——

    薛绪被银色弯刀晃了眼,心中一惊,飞快松开钳制住黑衣人的手,足尖轻点瞬息便朝后方退了十余步。

    黑衣人穷追不舍,不知从哪掏出几个小巧的飞镖便他这边飞来,薛绪连忙错身再次惊险避开,飞镖落在花坛中,有几个直接穿透了花坛中行结出的花苞,残花败叶零落在泥土上。

    薛绪自知对方身手过人,自己不是他的对手,韩炼臣做事不择手段,自己今日怕是当真要折在这里,他心思电转,忙扬声道:“韩炼臣如此嚣张,若是我今日当真殒命,只怕我母亲不会放过韩家!”

    韩炼臣行事嚣张毫无顾忌,长公主早想铲除掉陇川韩家,只是一直苦无寻不到由头,如今若是薛绪当真命丧他手,不只会激起长公主的怒火,长公主更有了由头整治韩家。

    思及此处,黑衣人攻击的动作一顿,任务失败,他回到韩家必要受到责难,这才一直在帝京逗留,试图做点什么挽回局面。

    但他如今若是当真杀了薛绪,给韩炼臣惹了麻烦,那才是真的没有活路了。

    薛绪这么一说,他终于冷静下来,想清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黑衣人停止了对薛绪的攻击,轻身足尖轻点,几个闪身便消失在薛绪面前。

    危险解除,薛绪这才松了口气,捂着狂跳不已的心脏,气喘吁吁地坐了下来。

    ……

    能来参加长公主举办的宴会非富即贵,宾客们被安置在前院,齐聚一堂,谈笑风生,其中议论得最多的就是这稀奇无比的冰花。

    等到宾客们都到得差不多了,门口又响起通报之声——

    “五皇子妃到——”

    此言一出,宾客们瞬间变得喧闹起来,纷纷走出去向五皇子妃行礼。

    这五皇子妃现在可不得了了,肚子里揣着的可是货真价实的皇孙,这还是当今圣上第一个皇孙,皇帝能不重视么?

    若是蹦出个皇子来,那可就真不得了了,届时,五皇子继位的筹码又多了一个。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宾客们心思各异,却都迎出来挤到五皇子妃身边,嘴里说着讨喜话,逗得五皇子妃笑得合不拢嘴,众星拱月地进了堂屋。

    只是众人都顾忌着五皇子妃的身孕,不敢靠得太近,若是让五皇子妃有个什么好歹,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五皇子妃只是出宫参加一个赏花宴,身边却带着足有四个嬷嬷,八个宫女,更有十几名侍卫守在一旁,整装待命,将五皇子妃身边守得密不透风。

    眼看着今日的主角终于到场了,晋沅君并没有如旁人一般往五皇子妃身边凑,反而是站在一旁,看着对这场鸿门宴一无所知的五皇子妃,她嘴角缓缓勾起一抹诡谲的笑意,来了才好,若是主角不来,那这场戏可就唱不下去了。

    她准备的乌蛇毒素虽弱,但却有危害胎儿的可能,然而晋沅君并不担心五皇子妃腹中的胎儿会如何,若是她诚心想要保住皇子妃腹中的孩子,完全可以事先告知,然而她却并没有,这可是长公主给她递过来的梯子,若是不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那她就是傻子了。

    她只要让五皇子知道,是她救下了五皇子妃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即可,至于腹中的孩子是病是蔫,那都不在她的考量范围,说白了,这个孩子就是她往上爬的跳板,不得不说,论心狠手辣这块,晋沅君却是无师自通。

    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