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惊蛇

    听闻五皇子妃驾到,原本在花厅的长公主一行人也迎了出来,长公主笑盈盈地走出来,目光在触及到皇子妃微微凸起的肚子时微微闪了闪,她面色如常,十分亲热地拉着五皇子妃的手,说了几句场面话,“侄媳妇最近可还安好?你现在是双身子,是万不能劳累的,还是要注意休息。”

    “多谢皇姑关心,自从怀上小皇子后,侄媳日日都在景阳宫养胎,今日还是头一次出来放放风。”五皇子妃作势摸着肚子,不着痕迹地抽出被长公主拉住的手,脸上漾起一抹温婉的笑意,然眼底对长公主却是深深的防备。

    她千辛万苦才怀上这个孩子,还是五皇子的嫡长子,夫妻俩对这个孩子都十分重视,对五皇子妃养胎之事更是十足谨慎,都交由心腹亲力亲为,并不敢假手于人。

    长公主和五皇子斗争激烈到什么程度,她比谁都清楚,是以她从太医诊出有孕后,便一直足不出户,此次若不是长公主明里暗里拿话挤兑五皇子,让他下不来台,她是断不可能赴这个宴的。(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长公主听着五皇子妃口中的“小皇子”,心中不屑嗤笑,还真敢说!

    就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保得住这个孩子!

    长公主心中戾气暗涌,又和五皇子妃寒暄了几句,这才提起今日的主题,让人将冰花呈上来供宾客们观赏。

    众人走到室外,很快两个侍女抬着一个蒙着布的花上来,这花足有一人高,侍女将花盆稳稳放在院中央,两人抬着花盆的手不过须臾,便被冻得青紫,一人将花盆上的揭开,终于露出了这冰花的庐山真面目。

    在场的宾客们在看到这朵花时,莫不响起抽气之声,无他,只因这朵花实在太过绝美。

    这是一朵泛着寒气的冰晶花,每一片花瓣都呈无色透明,甚至还能看到其中流淌的汁液与根茎,透明的花瓣层层叠叠,组成一朵冰莲花,静静盛开在空气中。

    冰莲的枝干也是透明的,只是里面多了许多白色的茎线与气泡,气泡不时缓缓上升,显出里面流动的液体。

    更妙的是,这冰莲的“土壤”却不是土,而是用寒玉堆叠而成,散发着阵阵寒气,也难怪方才那两个侍女抬出冰花,手便被冻得通红。

    冰花的每一处都精致到极点,堪称妙到毫巅,不知道的人便当真以为这是朵有生命的真花。

    即便知道这不过是匠人雕刻的冰雕,晋长盈还是忍不住在内心感叹一句巧夺天工,也难怪长公主敢称之为奇花,即便它是假的,也当得起“奇花”二字,若不是她提前看过剧情,只怕她也以为这朵花是大自然的杰作。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朵美丽绝伦的冰莲所吸引,五皇子妃也一脸迷醉地看着这朵花,被冰花的美丽深深惊艳,然因她有孕在身,受不得凉,是以她站得稍微靠外了些。

    长公主对众人的反应十分满意,看着五皇子妃还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她冷冷勾起嘴角,朝着旁边使了个眼色。

    正在众人都沉迷于冰莲的美丽时,一条毒蛇却吐着信子,张开了它涎着毒液的獠牙,朝着五皇子妃逼近,而她的随从们却被冰花吸引,对危险一无所觉。

    而在场没有被冰花迷住的还有晋沅君,比起冰花这种死物,她更在意的自然是自己晋升的机遇,是以她一直和五皇子妃保持了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以便随时营救。

    “啊——”一声尖叫打破了平静,众人从惊艳中抽离出来,却骇然发现身怀龙胎的五皇子妃倒地不起,脸色苍白,而她的脚边却盘踞着一条正在扭动的蛇!

    五皇子妃方才看花正看得入迷,谁知却感觉到脚上突然一痛,她垂头一看,却是一条蛇咬住了自己的脚踝,五皇子妃顿时被吓得花容失色,浑身一软跌落在地。⿴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皇子妃被蛇咬了!快去请太医!”她身旁的大宫女率先反应过来,忙大声喊道,另有侍卫连忙用树枝挑开五皇子妃脚边的蛇,将蛇斩于剑下,那乌蛇被斩断成两节,红色的血洒了一地,两节身体还在不断地扭动,侍卫们匆匆忙忙拿来雄黄酒洒在它身上,蛇挣扎片刻,最后慢慢不动,在地上死透了。

    而宾客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蒙了,还有女客怕蛇,当场便尖叫出声,场面顿时一片混乱。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这正是长公主想要的,越混乱越好这也是为什么她请这么多人来府中的原因,响尾蛇的毒性剧烈,只怕不过一会儿,这五皇子妃便咽气了,即便不死,她腹中的孩子也保不住了。

    没想到自己的目的如此轻易便达成了,长公主看着一片混乱的情景,不仅没有叫人控制现场,反而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晋长盈将在场的一切尽收眼底,原本她也在如痴如醉的欣赏着这冰莲,五皇子妃被毒蛇咬了后,她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宿伊和宿玄一左一右架着闪到了最外围。

    五皇子妃被蛇吓得快要厥过去,她身边的大宫女一把掀开她腿上的裙摆,然而在看到她脚踝上两个流着黑血的小孔时,脸色大变,“这蛇有毒!皇子妃中毒了!”

    不知道这是什么蛇,旁人也不敢贸然上前为五皇子妃吸出蛇毒。

    此时,一直在一旁静观其变的晋沅君知道,该她上场了。

    她越众而出,脱下皇子妃的罗袜,毫不犹豫便对着伤口吸了上去,一口一口替她吸出毒血,直到吐出的血不再是黑色,晋沅君这才作罢。

    在宫女们被她的动作惊得发愣时,晋沅君自顾自撕下衣摆的布料,替五皇子妃包扎好伤口,这才功成身退。

    随后太医匆匆赶到,众人将晕厥的五皇子妃抬进屋内,让太医替她看诊,而宾客们则心有余悸地等在外面,目光时不时往晋沅君身上瞟,心中莫不感叹一句勇气可嘉,这可是毒蛇啊!

    若是碰上毒性剧烈一点的,只怕就一命呜呼了!

    晋沅君吸了蛇毒,嘴唇被毒液侵蚀得发麻,也有不少被她吞入腹中,她只觉眼前一阵眩晕,但却强撑着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

    而在场脸色最为难看的,也就只有长公主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