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中毒

    晋长盈和宿玄具是一惊,还未等两人反应过来,那破空而来的银针便到了,晋长盈只觉背后一痛,随后便是一阵发麻,她抬眼看着宿玄却发现眼前一阵重影。

    宿玄原本都已经做好准备,却听到晋长盈的低呼声,随即便感觉一个馨香柔软的身体挡在了自己身前,替自己挡住了迎面而来的银针。

    看着眼前一幕,说不震撼是假的,见怀中女子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雪白,他难掩慌乱,抱住晋长盈软倒的身子,急切问道:“你怎么样!”

    晋长盈嘴唇发白,听到宿玄的问话,嘴唇张张合合,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中一顿骂娘,怎么什么倒霉事都给她遇到了!这是什么世道!

    宿玄只见晋长盈出气多进气少,心中第一次涌现出了一种名为心痛的情绪,晋长盈带给他的震撼不可谓不大,他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傻的女人,竟然当真为了保护别人,牺牲自己。

    除了姐姐以外,他从来没想想过,有谁会在自己面临危险时,毫不犹豫,坚定地站在自己这边,然而现在,他却遇到了这个人。

    如今宿玄心中那些对晋长盈仅存的猜忌,也随之而消逝,如果晋长盈当真只是为了利用他们姐弟,又何必付出到这种地步?

    “姐姐!”宿伊也发现晋长盈受了伤,心绪大乱,和黑衣人交手的动作也变得有些迟缓,让黑衣人觑到了破绽,一掌朝着宿伊面门拍去,宿伊反应不及,眼看就要被黑衣人得逞,然黑衣人行进一半,却被飞身而出的一道身影拦截。

    那道身影对着黑衣人就是几掌拍下,将黑衣人逼得节节败退,然而他却穷追不舍,出手十分毒辣,招招致命,黑衣人不敌,被他一脚踹翻在地,卸了四肢,黑衣人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躺在地上,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甘以及怨毒。

    宿伊看到来人几招便制服了歹徒,松了一口气之余,眼圈又直泛红,“傅大哥,姐姐她……”

    傅濯面色阴沉,今日他刚回府,便听说长公主府内惊蛇,担心晋长盈,便匆匆往长公主府前去接她,谁料却在半途便撞上晋长盈的马车遇袭。

    傅濯走过去,想从宿玄手中接过已经昏迷的晋长盈,然而谁料宿玄却不肯放手。傅濯的目光这才落在少年身上,发现少年也正目露探究地看着自己,眼神中似还透着若有若无的敌意。

    “把她给我吧,我带她回府诊治。”傅濯没见过这少年,却不知什么时候招惹上这么一号人,对方对自己似乎颇有些敌意,他在心中猜测着对方的身份,嘴上却是十分客气。

    傅濯打量宿玄的同时,宿玄也在看着他,他这才发现,原来晋长盈的丈夫,就是除夕夜当晚重伤自己的侍卫,谁料他逃出皇宫之后,却被晋长盈所救呢?

    宿伊在一旁见宿玄面色有些不对劲,也出声道:“阿玄,快让傅大哥带着姐姐回府诊治。”

    宿玄松了手,见傅濯姿势极其亲密地抱着晋长盈,心中却莫名涌起不甘来,他看着傅濯的眼中神色莫测。

    还真是冤家路窄。

    傅濯见晋长盈脸色卡白,嘴唇已经泛乌,再不请大夫来诊治只怕就晚了,他一心担忧晋长盈的伤势,对宿伊姐弟俩道:“这里交由你们处理,记得把这人押回府中审讯。”x www.x m.x

    “好,傅大哥快快带着姐姐回去。”宿伊乖乖应道,关切地看了傅濯怀中的晋长盈一眼又一眼。

    傅濯匆匆交代了晋长盈,也知道晋长盈的伤不能拖,马上便打马朝着府中赶去。

    看着远去的马车,宿伊这才对宿玄道:“咱们把他捆起来,然后带回府中,听候傅大哥的发落吧。”

    然谁知她话音刚落,宿玄便蹲下身,钳住对方不断扭动正下方的下巴,往他嘴里塞了个黑色的药丸。

    宿伊见状,阻拦不及,等到她出声阻拦时,宿玄点了黑衣人身上一处穴位,那黑衣人已经“咕咚”一声,将药丸吞了进去。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黑衣人也没料到自己会不受控制地吞下药丸,看着宿玄残忍的笑意,他顿时目露惊惧,他怎么忘了,要论心狠手辣,饶是韩炼臣也及不上他这个外甥。

    “阿玄!你做什么!”宿伊赶忙跑到近前,掰开黑衣人的嘴巴,却失望地发现,药丸已经被吞下去了,“你给他吃了逍遥丸?!”

    “什么?!逍遥丸?!”还未等宿玄答话,那黑衣人在听到逍遥丸三个字时,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一阵绝望缓缓涌上心头,他这才慢慢感觉到,体内仿佛有千万只虫子在啃噬着他的骨头血肉,那种痛苦越来越强烈,甚至盖过了四肢脱臼的痛苦,黑衣人这才后知后觉地惨叫起来。

    逍遥丸,是宿玄用上千百种毒素提炼而成的致命毒药,它的毒效可不像它的名字那样逍遥惬意,中毒之人在一个时辰之内,会忍受千刀万剐之痛,还会感觉到成千上万只虫子在啃噬自己的骨头,吞吃自己的血肉,这种痛苦会持续一个时辰,等到毒效结束,中毒者会肠穿肚烂而亡。

    其毒效歹毒无比,死法相当凄惨,连死都不让人痛痛快快地死,却是由宿玄亲手研制,宿玄的身体早已被毒素侵蚀,而连带着他的心灵,也早已被毒素腐蚀扭曲,所以才能研制出如此残忍的毒药。

    宿玄没有答宿伊的话,听着黑衣人凄惨的叫声,他却觉得十分悦耳,甚至还看着对方恐惧挣扎的惨状,十分享受地笑了起来,他对着黑衣人恶劣一笑,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道:“谁让你伤了不该伤的人!既然你一心寻死,那我就成全你!韩炼臣的狗当够了,该去投胎了。留着你也是个把柄,不如除去!”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听到宿玄冰冷阴森的话,黑衣人汗出如浆,眼中浮现出浓烈的恐惧,不一会儿下身便湿了一片,一股难闻的腥臊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黑衣人终于意识到宿玄的可怕,连声哀求道:“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饶了我一命,我什么都给你……求求你给我解药,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lt;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lt;更¥新/速¥度最&amp;駃=0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