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触动

    “阿玄,你给他解毒吧,傅大哥说了,要带他回府中审讯,你如今把他杀了,如何能向傅大哥交代?”宿伊倒不是看着黑衣人的惨状,心生同情,刀尖舔血的日子她从小这么过来,并不觉得弟弟这是在草菅人命,反而是担心没办法和傅濯交代。

    听到宿伊也在帮自己说话,那黑衣人也希冀地看着宿玄,对死亡的恐惧终究盖过了尊严,没了命,那就什么都没了,活下来他还能想办法逃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然而下一刻,宿玄口中说出的话,却让他彻底绝望,“你忘了?我的毒药,向来无药可解。”

    宿玄一字一句说出这句话,看着那黑衣人眼中希冀的光芒也渐渐消散,他顿时快意地朗笑出声,他极为享受看着旁人痛苦无比的模样,似乎只有这样,命运加注在他身上的痛苦才会减轻一点。

    当初韩炼臣发现了他用毒的天赋,明知他体内中了混毒,却还强逼着他继续炼毒,那时他体内的毒明明有药可解,然而却在日复一日的炼毒之下,终于到最后,连他的血液中都带着毒,他变成了个不折不扣的毒物,怪物。

    自那以后,他就知道自己的一生就此毁了,他从此研制毒药,便不再研制解药,他要让别人也尝尝身中剧毒,却无药可解,只能眼睁睁等待死期降临的滋味。

    也是自那以后,他对韩炼臣这个舅舅便只余下滔天的恨意,总有一日,他会让他自食恶果,把所有他尝过的毒药都让他也尝一遍,只是不知道,那老东西能不能撑得住。

    “阿玄!你做事怎的还是如此冲动。”宿伊不赞同地看着宿玄。

    “此人留不得,他是韩炼臣的人。”宿玄看着姿势扭曲地躺在地上,口中白沫鲜血齐吐的黑衣人,淡淡道。⿴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什么?!”宿伊一惊,方才她只顾着和这人交手,却忽略了这人使用的暗器,只有陇川韩家出来的刺客,才会随身带毒,再看他的暗器,却都是韩家才会有的,宿伊这才反应过来,心中猜到了什么,瞬时便出了一身冷汗,心有余悸道:“难道说……难道说是舅舅……”发现了他们姐弟出逃,想要赶尽杀绝?

    “除了这个可能,我再想不出其他。”宿玄冷眼看着地上的人痛苦地抽搐,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这才来到姐姐身边不过几月,以为能过以往做梦也不敢想的快活日子,然而舅舅却不肯放过他们,但是宿伊却是不想再为舅舅卖命了。

    方才还在阻拦宿玄下杀手的宿伊,当即和弟弟站在统一战线,她对宿玄道:“那一会儿回府,我们便统一口供,跟傅大哥说,是这人齿间藏毒,咬毒自尽了,至于姐姐那边,还是不要说出来让姐姐忧心,她为了救你受伤,这份恩情阿玄你也一定要记在心上,切不能做恩将仇报的事。”x www.x m.x

    姐弟俩合计一番,磨蹭了一会儿,宿玄又往黑衣人嘴里塞了个药丸,催发了毒素,黑衣人当场毙命,姐弟俩拖着黑衣人的尸体回到了傅府。

    “这是怎么回事?”傅濯刚请大夫帮晋长盈看了伤,用内力将她体内毒素逼出,安顿好晋长盈后,走出正院,却看到姐弟俩拖着黑衣人的尸身回来了。

    傅濯脸色当即一沉,方才他和这黑衣人不过打了寥寥数招,却发现对方武功路数与除夕当晚潜入皇宫的黑衣人如出一辙,顿时便怀疑这就是除夕宴夜闯皇宫的歹人,傅濯原本打算将他严刑审讯一番,缉拿归案,谁料对方却咬毒自尽了。

    傅濯查看了一番黑衣人的尸身,发现对方确是中毒而亡,在他身上搜了个遍,却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傅濯眉头紧锁,面容冷峻地看着死透了的尸体,看来这背后刺杀义父的人十分谨慎,派出的竟都是死士。

    既然没有找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傅濯只能作罢,让手下的人将人送往大理寺,让他们代为检索。

    宿伊见傅濯沉着脸,顿时有些胆怯,生怕自己和弟弟撒下的谎被傅濯勘破,倒是宿玄十分镇定,看着傅濯的眼睛眸光闪烁。

    傅濯并未疑心姐弟俩,见宿伊害怕的模样,只以为她是看到尸体吓到了,他让姐弟俩下去梳洗一番,又让大夫帮宿玄看了伤口。

    “阿玄,傅大哥和姐姐对咱们姐弟俩恩重如山,日后咱们一定要报答姐姐和傅大哥。”宿伊一边帮宿玄处理伤口,一边苦口婆心道。

    宿玄闻言,垂眸不语,回想起方才晋长盈猝不及防软倒在自己的怀中,心中那种撕裂般痛却十足真实,宿玄现在都还能感觉到胸口的闷痛,经此一事,他心中却是对晋长盈再也兴不起半点猜忌。

    他包扎好伤口,不自觉便行到正院,他抬脚走了进去,晋长盈刚处理好伤口,只是尚在昏迷中,还未醒转。

    紫棠在一旁守着,见宿玄进来,道:“宿公子,我家主子如今还在昏迷,等她醒转了您再来看她吧。”晋长盈再如何把宿玄当做弟弟,他毕竟也是男子,终究有些于理不合。

    “我就在这里看看她。”宿玄淡声道。

    他就站在门口,也没在往前,紫棠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头作罢。

    她心中却是对主子的做的事十分不理解,且不说这来历不明的姐弟俩身份存疑,主子县主之尊,身份何等尊贵,却为了给宿玄挡刀,自己受伤中毒,昏迷不醒,哪有这样的道理。

    待县主醒了,她定要好好向县主说说才行。

    宿玄不管紫棠心中在想什么,只是凝望着躺在帐幔后的人,他体内早就混合了不知道多少种毒素,即便是多这一种,也不会立时便要了他的命,这个女人又何必帮他挡这一遭。

    回想起她方才苍白得透明的脸,宿玄的心再度不受控制地刺痛起来,除了阿姊以外,从没有人对他付出至此,晋长盈带给了宿玄前所未有的触动。(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宿玄深深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毫无知觉的晋长盈,随后便转身离开。

    也罢,不论她对他们姐弟俩是出于真心,还是利用,他都愿意再相信一次,真相已经不重要,只因晋长盈让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