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醒转

    晋长盈只知道自己不慎跌落马车,阴差阳错替宿玄挡了一针,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等到她悠悠转醒,已是遇刺当日夜里,晋长盈睁开眼睛,就看到紫棠坐在床踏上守着她,见晋长盈醒转,紫棠连忙探过身道:“县主终于醒了!这可都昏迷好几个时辰了,奴婢这就去叫县驸!”

    说完,不等晋长盈开口说话,便风风火火跑了出去,一会儿,便带着傅濯走了进来。

    “醒了?可有哪里不舒服?”傅濯走过来,伸手探了探晋长盈额头的温度,见没有发热,这才放下心,扶着晋长盈从床上坐起来。

    “没有。”晋长盈摇了摇头,除了背后被针射中的地方有些发痛以外,就只感觉有点虚弱,并无其他不适,也是她命大,捡回一条命。

    “背后的刺客可查到了?”晋长盈装模作样地问了一嘴,她早就从系统那里得知刺客是韩炼臣的人,但还是装作一副茫然无知的模样。(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晋长盈提及,傅濯眉头微敛,他事后去过一趟南城石佛庙,然却未从中得知什么有用的线索,但从对方的身手看来,定与除夕宴上的刺客脱不了干系。

    “除夕宫宴上其实应有两名刺客行刺义父,然而当晚其中一名刺客死在了皇宫,另一人被我重伤却不知所踪,想来对方应当是一直潜伏在帝京,等待机会卷土重来,今次行刺傅府的车驾,想必也是因着我的原因,是我拖累了夫人。”傅濯如实相告,这是傅濯唯一能想出来,最说得过去的解释。

    晋长盈闻言,颇有些讶异地看了傅濯一眼,傅濯给出的解释比她知道的真相差了不知凡几,没想到傅濯脑补能力也这么厉害,不过她也不可能把真相抖搂出来,就让傅濯这么误会下去吧,也正好借此机会抹平了宿玄的嫌疑。

    “那刺客如何了?”晋长盈一早便昏迷了,并不知道他早已“咬毒自尽”。

    傅濯只以为晋长盈是在惊讶刺客的来历,并未多想,此时侍女端了一碗药过来,他接过汤药,闻见晋长盈的问话,他眼中闪过一道冷光,语带寒意道:“也是我粗心大意了,没料到那人会在齿间藏毒,让他咬毒自尽了,否则定严刑逼供,查出他的同伙。”

    晋长盈听着傅濯冰冷的话语,额头沁出一层冷汗,若是他知道,自己还把这黑衣人的同伙带回家养起来……

    “来,喝药。”傅濯用汤匙舀了一勺药喂给晋长盈。

    晋长盈闻到中药的苦味,不自觉皱紧了鼻子,傅濯见她一脸怕苦地模样,冷峻的面庞柔和下来,温声道:“把药喝了才能好,我虽帮你逼出毒素,但到底伤了元气。”

    晋长盈抬眼偷觑了傅濯一眼,见傅濯一脸温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她一惊,马上低下头,心虚地喝了一口药,随即便苦得五官都皱成了一团。

    傅濯好笑地看着她直吐舌头的小模样,从侍女手中拿过一碟蜜饯,喂给她一颗,想说点什么转移她的注意力,道:“说起来,若非我和那人交了几手,发现他和除夕宴上的刺客武功路数如出一辙,还不会将他与除夕宴的刺客联系在一起。”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咳……咳咳咳!咳咳咳……”晋长盈刚喝进嘴里的药便被傅濯的话呛了出来,听傅濯这语气,莫非除夕夜当晚,打伤宿玄的人是他?

    “怎么这也能呛到。”傅濯无奈地帮她拍背顺气,紫棠递过来一杯水,晋长盈喝了口水,这才缓过气来。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傅濯一眼,试探问道:“你去可看到宿伊姐弟了?方才若不是他们,我们能不能撑到你来还是两说。”

    紫棠闻言,十分不赞同晋长盈的话,分明是县主舍身救了宿玄,若不是帮他挡了那么一下,县主又怎会受伤中毒?

    紫棠正想开口,却见晋长盈瞪了一眼自己,她打了个寒战,马上闭口不言,许是近日来晋长盈脾性温和了许多,让她竟有些没大没小了,主子说话也敢插嘴。

    紫棠退至一旁,却不敢说话。

    “是吗?原来那是宿伊的弟弟?”傅濯颇为讶异,他原本还在奇怪,少年对自己隐含敌意,可是自己哪里得罪了他,却没把他和宿伊弟弟联系在一起。

    只是,既然他是宿伊的弟弟,那么对自己的敌意岂不就更有些无厘头了,他不记得自己过往与这姐弟俩有过什么瓜葛。

    宿玄被宿伊带着进了府,一路通畅地进到正院,却见县主夫妻俩正在说话,是以并未进去,“阿玄,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厨房看看姐姐的药熬好了没。”

    宿伊说完,便朝着厨房那边去了,宿玄一人在原地等待,走近几步,听到夫妻俩的低声细语,他自幼习武,轻而易举便清晰地听到二人的话,然听到傅濯竟如此熟悉自己的身手,他心中登时一凛。⿴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宿玄虽说面上不显,然却最是睚眦必报的性子,那日除夕宴傅濯重伤他,害得他仓皇而逃,在宿玄心中早已将这人凌迟了千万刀,如今知道傅濯就是晋长盈的丈夫,又因着他心中那点子不为人知的心思,对傅濯更加仇视了。

    他听到此处,加之那日皇宫交手,便知道傅濯武功极为高强,否则不会轻而易举便认出今日的黑衣人和他师出同门,宿玄心中对傅濯警惕起来,日后只怕是不能在傅濯面前显露武功。

    思及此,宿玄匆匆离去,等到宿伊回来,却发现宿玄早已不知所踪。

    晋长盈和傅濯说了会儿话,傅濯的小厮便进来通报,说是晋将军来访。

    “我爹?”晋长盈倚靠在床边,一听晋威远造访,马上坐起身,“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难道我受伤他已经知道了?”

    “泰山大人午时便匆匆赶来探望过夫人,夫人重伤未醒,此时想是听说夫人醒来,担忧夫人。”傅濯给晋长盈拿了件衣裳在外披上,“我去迎岳父进来。”

    晋长盈拢了拢衣服,闻见傅濯的话,点了点头,傅濯出去将晋威远请了进来。

    “你这丫头!是不是等到哪天把爹吓死了,你才安心?”晋威远身上官服未除,步伐匆匆走进来,坐到晋长盈床边,嘴上说着数落的话,满眼的担忧却无法作假。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