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赠药

    晋威远和晋长盈寒暄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担忧幺女身上的蛇毒,只说了一会儿话,便匆匆告辞,去药铺里拿了药便往越王府赶去。

    晋沅君被送回王府,身上的蛇毒被傅秉青用内力逼出不少,只是依旧有少量残余,听大夫说,若是余毒不清,只怕是会伤了根骨,是以傅秉青只得四处寻药,然那解毒药方中有几味药却愣是寻不到。

    晋沅君原本已经做好了准备,短时间内难寻到解药,然而当真正感受到比平时沉重了许多的身子,她终究还是有些后悔。

    若是用更稳妥的法子,她便能在不得罪长公主的情况下得到五皇子的青睐,然而如今她虽说入了五皇子的眼,然得罪了长公主,自己又损了身子,真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只能说这就是她急功近利的教训。

    正当晋沅君因寻不到解药而感到绝望时,晋将军却突然深夜造访越王府。

    一听到父亲的名号,晋沅君反射性地露出怨恨的神色,然却又飞快收敛,将药碗放置一旁,等着傅秉青带着晋威远进来。

    “见过父亲。”晋沅君一边说,一边挣扎着从榻上下来,给晋威远见礼。

    晋威远见她如此孱弱的模样,想上前搀扶一手,却被晋沅君下意识躲开,他暗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你身上蛇毒未清,身体虚弱,这些繁文缛节就免了,在床上躺着吧。”

    晋沅君默不作声地坐回床上,对这个父亲并无话说。

    晋威远坐在一旁,干巴巴地寒暄了几句,但见晋沅君并不热络,气氛一时有些僵持,与在傅府和晋长盈相处时形成鲜明对比,晋威远也知道小女儿心中一直埋怨自己偏疼晋长盈。

    傅秉青在一旁见父女俩久坐却无话说,只好上前打圆场,和岳父攀谈起来,晋沅君却是连表面功夫都不愿和父亲做,她对这个父亲的怨恨早已达到顶点,即便是今日他主动前来探望,她也并不领情,想来是先去看了晋长盈,才来看她。

    这样的父亲,让她怎能不恨,怎能不怨?

    晋威远见晋沅君态度冷淡,也不多留,和傅秉青说了两句话,便道明来意,“我来是听说沅君身中蛇毒,从她长姐那里拿了些草药,想来能解了沅君身上的毒。”

    夫妻俩闻言,马上转头一看,却见晋威远拿出一个油纸包递给傅秉青,傅秉青担心妻子身上的毒,顾不得什么礼节,当着晋威远的面便打开了油纸包,见里面是几味罕见的草药,正是晋沅君缺的那几味,油纸包里都集齐了。(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多谢岳父大人!小婿为沅君寻遍了帝京药房,却都没找到这几味药。”傅秉青语带感激道。

    晋威远摆了摆手,并不居功,对一旁同样十分激动的晋沅君道:“不用谢我,谢你长姐吧,她虽说性子刁钻了些,但还是想着你这个妹妹的,你可以怨我,却别怨她。”

    晋威远此言,却让晋沅君激动的神色一僵,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都这种时候了,父亲却依然帮着晋长盈说话。

    原本寻到解药的激动,被晋威远两三句话打散,是啊,这药还是从晋长盈那处得的,她如今身中蛇毒,为了活命,却是不得不承了晋长盈的情,晋长盈出手相助,她不仅不能计较她以往给自己的为难,还要对她感恩戴德,谁让晋长盈救了她呢?

    若说晋沅君心中原本对晋长盈有那么一丝感激,却被晋威远几句话说没了,父亲偏疼,她自然可以做圣母,而她却要仰赖晋长盈活着,思及此处,晋沅君眼中不由露出怨恨的神色。

    “父亲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了?在父亲眼中,我晋沅君就是那等恩怨不分,恩将仇报之人么!”晋沅君到底心气难平,平日里压在心中的怨恨此时爆发出来。

    晋威远见小女儿竟对自己怨恨至此,然他却没话说,到底是自己对这个女儿疏于照顾,又偏疼原配诞下的嫡女,才让幺女如此怨恨。

    傅秉青没料到自己温良贤淑的妻子会如此对岳父说话,连忙打圆场道:“岳父大人莫往心里去,沅君身体抱恙,情绪有些不好,小婿在这里代沅君向您告罪了。”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威远自知亏欠了女儿,到底没话说,叹了口气,道:“也罢,随你吧,夜深了,我先回府了,你好好养身子。”

    说完,晋威远推拒了要送自己的傅秉青,独自离开。

    晋沅君目送着晋威远的背影离去,目光落在傅秉青手中的油纸包中,心中却极为不平静。

    晋长盈素日里就知道欺辱于她,却又在公主府搭救她,现下又送来解药,这是想做什么?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吗?

    晋长盈欺辱自己的时候,晋沅君恨不得让她去死,然而事后却又施恩于她,让晋沅君恨也不是,不恨也不是。

    “沅君,岳父大人好心送药过来,你又何必与岳父置气?”傅秉青规劝妻子道。

    晋沅君却是嗤笑一声,并不答话,将所有的怨恨都埋藏在心中。

    翌日,晋威远就长公主府五皇子妃惊蛇一事,对长公主大加弹劾,指责长公主防护不严,惊扰了五皇子妃。

    常年沉迷于丹道的皇帝对皇嗣十分重视,是以昨日五皇子妃被毒蛇咬伤一事,令圣上震怒,皇帝虽说沉迷于长生炼药,然而却对皇室的勾心斗角门清,若说五皇子妃惊蛇一事只是意外,他是断断不信的。

    知道此事多半是长公主在背后捣鬼,皇帝大为光火,他这还没死,长公主便罔顾礼法,残害皇嗣,当即便禁了长公主的足,当着朝臣的面对长公主大加训斥责难,让长公主委实丢了面子,然而因长公主大权在握,到底没有真的动长公主。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长公主虽说颇受朝臣拥戴,然而经此一事,长公主的威望却大大降低,反而是五皇子因祸得福,圣上为安抚五皇子,赏了许多宝物进五皇子宫邸,又提携了五皇子的幕僚。

    五皇子不仅没有被长公主算计,反而还踩着长公主往上爬了一截,这让长公主知道后,气得差点把公主府都给砸了,对着手下的人直骂废物。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