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为难

    眼看着一箱一箱搬进越王府,长公主如此大的手笔,都让人怀疑她究竟是来找麻烦的,还是当真只是来探望晋沅君的。

    “既如此,秉青,你便为长公主带路。”越王爷捋了捋胡子,对傅秉青道。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越王爷不愿在此时得罪了长公主,却又不想被长公主下了脸子,是以明知道长公主是去找晋沅君麻烦,他却也不管不问。!

    晋沅君一听说长公主到来,便心知不妙,自己坏了长公主的好事,长公主必定不会如此轻易就放过自己,然她势单力薄,越王府又式微,根本无法与如日中天的长公主相抗衡。

    正当她慌不择路之时,长公主带着一众人已到了偏院来,晋沅君不得不下床,披了身衣裳,朝着长公主跪拜下去,行了个大礼。

    “妾身参见长公主,妾身病中无状,还请长公主见谅。”

    长公主看着跪拜在脚边的晋沅君,晋沅君只披了件单衣,初春寒凉,她身体又虚弱,此时被冻得脸色发乌,长公主久久不出声,晋沅君被冻得身子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傅秉青有心想对晋沅君回护一二,然而却知晓长公主与五皇子的恩怨,他此时贸然开口,只怕是会火上浇油,是以生生忍了下来,看着妻子单薄的身躯在冷风中瑟瑟发抖,让他心疼万分。x https:/m.x/

    等到晋沅君有些承受不住初春的寒凉,身子开始朝一边歪斜,长公主这才放过她,“起来吧,你救下皇族子嗣,再如何无状,本宫却也不能拿你如何。”长公主讥诮道,亏她还欣赏此女的才干,却是个不知好歹的货色。

    晋沅君这才领命起身,因在雪地上跪了太久,站起身一时有些头晕目眩,一个踉跄,若不是身旁丫鬟及时扶了一把,她只怕是要出大丑。

    长公主看着晋沅君如此狼狈的行状,不由嗤笑一声,随后面上却带着和善的微笑,还上前搀扶了晋沅君一把,谁知却被晋沅君避如蛇蝎地躲开了,此举令长公主的面色愈发阴沉下去,看着晋沅君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

    晋沅君见长公主脸色难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做错了事,当即拜倒在地,白着脸道:“长公主恕罪,妾身并非有意。”

    “长公主息怒,拙荆中毒颇深,神智有些不清,望请长公主见谅。”傅秉青挡在晋沅君身前,对长公主拱手道。

    长公主目光幽深,看着傅秉青身后晋沅君的神色一变再变,随后她嘴角带笑,抬手扶了扶自己的发髻,这才柔和道:“她何罪之有?”

    本以为长公主会发怒的夫妻俩闻言,具是一愣,未等两人开口,长公主又说话了,“不过有句话你是说对了,脑子的确是有些不清醒。”说到此处,长公主朝着晋沅君走了几步,居高临下看着她,眸中划过一道暗芒。

    晋沅君不自觉打了个寒噤,不敢与长公主犀利锋锐的目光对视,她绝不相信长公主今日只是来探望她,而非刻意为难。

    “本宫听说你余毒未清,正巧本宫府上有几味调理身体解毒养身的药,本宫看与你挺投缘,不若你同本宫回公主府住上一段时日,待到身体养好了,本宫再送你回越王府不迟。”只怕届时你没那个命回来了。

    长公主笑盈盈看着跪在地上的晋沅君,终于道出今日的来意。

    昨日有晋长盈刻意阻拦,她没能顺利挟持晋沅君,她就不相信了,晋长盈能护她一时,难不成还能护持她一世?!

    是以,今日她被禁足府中,却是越想越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当即找上门来,凭她公主之尊,屈尊降贵来请她晋沅君,她就不信晋沅君还能拒绝得了。

    长公主此话一出,晋沅君夫妻脸色具是一变,原来这才是长公主今日此行的目的!

    昨日在公主府中她未得逞,今日却直接打上了王府。

    “长公主,拙荆体内的蛇毒已寻到解药,怎敢劳烦长公主千金之躯。”傅秉青当即推拒道,长公主的话是断断不能信的,若是当真去了长公主府,只怕是有去无回,连个尸身都没了,届时长公主随口胡诌个借口便揭过去,人死了,只怕是晋将军找上门也没用。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傅三夫人是为了给五皇子妃吸出蛇毒,这才中毒,且事发还是在我公主府,本宫难辞其咎,算不得什么劳烦,你们不必与我推拒客气,这便决定了。”长公主大手一挥,她带来的下人便哗啦啦进了晋沅君的院子,那架势竟当真是准备把晋沅君的东西都搬走。

    “长公主三思!妾身……妾身身体不适,实在不宜走动,还请长公主收回成命!”晋沅君见长公主如此专制,不由分说就使人开始搬动她房里的东西。

    看样子长公主今日是打定了注意,要让她进公主府,然而若是她当真进了公主府,会发生什么晋沅君自己都想不到,她顿时吓得汗出如浆,跪在长公主身边苦苦哀求。

    “怎么?本宫不过好心请你去我公主府小住几日,怎的活似要了你的命?!”长公主冷声道,她还是有分寸的,晋沅君死在谁手中都不能死在她手中,否则只怕是晋威远会来找她麻烦,长公主投鼠忌器,自然不敢动晋沅君。

    然而她不动手,却不代表不能制造点意外。

    也是晋沅君把长公主逼急了,她筹谋这么多年,从少年时期与诸位皇兄争夺皇位,到如今她机关算尽,和皇兄的儿子争夺皇位,她早已没那么多耐性,如今突然插进来一个晋沅君,让她怎能不恼火。

    “长公主息怒,只是……”傅秉青话还没说完,便被长公主抬手打断。

    “本宫一番好心,你们可不要不识抬举!”

    两人被长公主颇具威仪的目光一扫,顿时都低下头去,即便想要拒绝,却都师出无名,难不成她当真要葬送在长公主手中了么?

    正在晋沅君心中万分绝望,一个小厮行色匆匆呈着一个精致的玉盒走了进来,低声对长公主道:“长公主,这是祯明县主遣人给您送来的,说是赠与长公主。”

    长公主一听到祯明县主的名号,眸中闪过一道冷光,昨日便是这个祯明县主坏了自己的事,今日莫非又想拦住自己?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