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解围

    长公主接过小厮手中的玉盒,打开一看,却是一支水头极好的帝王绿玉簪,玉簪呈油汪汪的绿色,却又十分通透,帝王绿的玉石价格本就已经高到有市无价的地步,而翠和轩出品的簪子却又极受帝京贵族夫人小姐追捧,款式更是精致无匹,这么一支帝王绿玉簪放在翠和轩,只怕是要炒上万金。

    长公主出身皇室,好东西自是见过不少,然而她却极少见到水头这么好,雕花工艺又出神入化的簪子,不论是材质还是造型,都无可挑剔,长公主一眼便看上了这支玉簪。x https:/m.x/

    玉盒中除了这支玉簪,还有一张小纸条,长公主小心翼翼地将玉簪放回玉盒中,又拿起纸条,抖搂开纸条,却见其上潦草数语:昨日臣女冲撞,今日特奉上玉簪一支,乃翠和轩镇店之宝,天下只此一根,望长公主宽恕舍妹,臣女感激不尽,日后定随家父登门拜谢。x www.x m.x

    长公主看完,这才了然,原是给晋沅君解围来了,只是自己才刚到不久,这晋长盈的东西就到了,莫非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早知晓自己会前来将军府为难晋沅君不成?

    长公主眸色阴沉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晋沅君,此女蠢钝不堪,惹了麻烦却有个好姐姐给她兜着,只是晋长盈三番两次抬出晋威远威胁,让长公主十分恼火。

    “真是好样的!”长公主都快被晋长盈气笑了,然想笑却又笑不出来,神色看上去分外狰狞。

    然而长公主到底忌惮晋威远,若她今日不顾晋沅君意愿,强行接了晋沅君过府,只怕过不了多久晋威远就敢打上门来,长公主原本还打算来个先斩后奏,然而如今晋长盈知道了,却是不能了。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长盈送的这礼物也是送到长公主心坎上了,长公主也是女子,自然也不能免俗喜欢这些首饰珠宝,何况晋长盈送出的还是翠和轩的镇店之宝,也算是下了血本,让长公主心里总算没那么不好受。

    长公主将玉盒拿给身旁的丫鬟收好,随后对晋沅君冷哼一声,“你该感谢自己有个顶事的长姐!若是再有下次,本宫扒了你的皮!”

    长公主话中是赤裸裸的威胁,说完便带着自己的人拂袖而去,而那些人搬出来的东西也并未原原本本放回去,而是在院子里拉拉杂杂放了一地,可见长公主嚣张的气焰。

    待长公主离开,傅秉青这才扶着心有余悸的晋沅君站起身,晋沅君回过神才发现冷汗早已浸透衣衫,身体还在止不住地颤抖,她看着满院的狼藉,心中对长公主却并无不满,而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今日若不是晋长盈的东西及时赶到,只怕长公主架都要把她架到公主府去,去了公主府,那她就当真没了活路了!

    晋沅君强撑着泛软的双腿,被傅秉青带着进了屋里,她不知道晋长盈给长公主送了什么东西,让长公主轻轻松松就将此事揭过,但见长公主走时满眼的憋屈,她知道晋长盈定又是说了什么,让长公主不得不作罢。

    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被晋长盈所救,晋沅君心中却十分不是滋味。

    晋长盈是如何得知她被长公主胁迫?

    方才长公主来时,她并未遣人前去傅府求救,何况才这么一会儿,时间根本来不及,晋长盈莫非是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还是她算准了长公主会来越王府找她的麻烦?

    只是晋长盈向来不喜她,为何最近却又三番两次搭救?

    晋长盈自然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也没有神机妙算,只不过她没有,系统却有。

    正当晋长盈在床上睡得正香,却被系统突然拉响的警报惊醒,突然告诉她女主有危险。

    晋长盈这才知道,原来长公主朝着越王府去了,只不过总不能让她拖着病体去越王府解围吧,这也不符合她嚣张跋扈的人设啊。

    想来想去,晋长盈还是决定故技重施,搬出晋威远相要挟,为了以防万一,她还特意让宿伊和宿玄两姐弟去越王府守着,若是晋沅君当真被长公主带走了,那便是抢也要把晋沅君抢回来。

    为了让长公主消消火,晋长盈特地把翠和轩里她珍藏已久的宝贝拿了出来,就为了救晋沅君,拿出那支她自己都舍不得戴的帝王绿簪子时,晋长盈心中是在滴血的。

    “你说真的有用吗?我可是把我的宝贝都拿出来了,长公主阅宝无数,只怕不会稀罕我那根簪子吧。”晋长盈忧心忡忡道,若是女主当真被长公主弄死了就完了。

    【宿主别担心,长公主就算不稀罕你那簪子,也要顾忌将军府,长公主不会弄死女主,但是会用女主要挟晋威远,然后就会像原剧情中一样了~现在宿主你插了一脚就不一样了,长公主只会以为晋威远也知道了她的目的,跑都跑不赢,哪里还有心思绑女主。】

    “那这种小事还用得着我出手吗?越王爷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媳妇被长公主带走?还有没有点做王爷的尊严了!”晋长盈翻了个白眼。

    【宿主你忘了,原剧情中越王爷的人设就是个小人啊,否则也不会欺骗利用傅濯的母亲,还敢做不敢当,只把傅濯受做义子了。】系统悠闲道。

    晋长盈这才想到,这越王爷就是个渣渣,当年欺骗了傅濯的母亲,让其为他诞下一子,也就是傅濯,然而在知晓这一切不过是越王设的一场局,哪有什么所谓的情爱,都是镜花水月一场空,傅濯的母亲悲愤不已,一杯毒酒下肚,自杀了。

    晋长盈思及傅濯可怜的身世,不由唏嘘感叹,这么一说也是,越王爷那等卑劣小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葬送了傅濯母亲的一生,让傅濯在越王府自小受尽委屈,不收人待见却还要感恩戴德,越王爷才是最卑鄙无耻的那个。

    这种人,又怎么可能为了晋沅君去得罪长公主?

    只怕是长公主一句话,他便想也不想便把晋沅君供出来也不一定。

    越王如此卑鄙无耻,也难怪陇川韩家会一直派人暗杀,晋长盈在心中把越王爷痛骂了几百遍,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着一旁正对着下人们交代什么的傅濯,当真是个可怜的小白菜。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