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瓜子

    “说起来,我这都救了女主多少回了,她总没那么恨我了吧?”晋长盈满带希冀问道。

    【嗯……大概吧。】系统回答得模棱两可。x https:/m.x/

    “大概是什么意思啊?你给我说清楚!我这每天是为了女主那叫一个殚精竭虑,差点为她操碎了心啊!要不是你坑我,我早就屁颠屁颠抱紧女主大腿了,至于像现在这样弱小可怜又无助吗!”晋长盈吃了系统的心都有。

    “何时如此气恼?”

    还没等系统说话,晋长盈一抬眼,却是傅濯走到近前来,就见她挤眉弄眼的,倒十分有趣。

    晋长盈脸上表情一僵,忙道:“无事,只是见宿伊姐弟俩还没回来,有些担心罢了。”

    傅濯闻言,这才忆起晋长盈一早便让宿伊宿玄姐弟二人去越王府打探消息,瞧那模样倒是对晋沅君这个庶妹紧张得不得了,哪有旁人说的半点苛待庶妹?

    “夫人既如此紧张三弟妹,又作何摆出如此难相处的架势,岂不是伤了姐妹天和?”傅濯只以为晋长盈是不善言辞,这才让旁人误会了她,以为她糟践庶妹。

    傅濯原本第一次见晋长盈,也这般认为,然而人果然是要相处之后,才能看出好坏来,至少晋长盈嫁进来这么些日子,傅濯没见她磋磨过下面的人,管理中馈,打理铺子倒是一把好手,原本他颇有些萧索的后院如今被晋长盈打理的井井有条。

    晋长盈闻见傅濯问话,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难不成这傅濯还给她脑补了个什么傲娇人设?爱在心口难开?

    晋长盈目光怪异地看了傅濯一眼,然而她的目光落在傅濯眼里,就是在惊讶自己看穿了她。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唉,我也想对她好,但情况不允许啊。”晋长盈叹了口气,悠悠说道。(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x、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听着她“欲盖弥彰”的解释,傅濯十分善解人意地笑开了,并没有再多言,只觉妻子比自己想象中更为可爱,连狡辩都如此可爱。

    晋长盈见傅濯还是一脸带笑,也不知他又脑补了些什么,她正开口想解释,余光却瞥见院门口宿伊走了进来,对傅濯打过招呼后,便向晋长盈汇报情况。

    “姐姐,长公主并没有带着傅三夫人一块儿走,只是出来的时候脸色看上去不太好看。”宿伊回忆着方才她看到长公主黑沉着脸色走进来,活似旁人欠了她几百万两银子。

    晋长盈心中腹诽,被她一连接着威胁了两次,脸色能好看么?

    不过万幸长公主放过了女主,否则宿伊和宿玄两人还真不一定打得过长公主身边的人,长公主重权在握,身边自然不乏人保护,若是真动起手来,还指不定谁输谁赢。

    知道女主无事,晋长盈这才放下心,重新悠闲地嗑起了瓜子,还给宿伊和傅濯也抓了一把。

    “对了,怎么没见宿玄,他不是与你同去么?”晋长盈突然想到,问宿伊道。

    宿伊因傅濯在一旁,很是有些拘谨,捧着瓜子站在晋长盈身旁,低着头道:“阿玄回来半途便去翠和轩了,说是店里人手不够,我便一个人回来了。”

    晋长盈了然点点头,别的不说,这狼崽子干活还是从没含糊过,令她很是满意。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傅濯此时却开口了,他一边剥着瓜子,一边问道:“这个宿玄,我可曾在何时见过?”

    他这一问,在场另外两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具是紧张地看着傅濯,尤其是宿伊,差点腿一软,直接跪下来了,手里的瓜子没捧稳,洒了一地。

    晋长盈见状,连忙扬声叫在外间伺候的紫棠,让她进来收拾,顺手拉过宿伊,嘴里数落,实则是把宿伊护在身后,转移话题,“你这小丫头怎么连个瓜子都捧不稳,可是方才在越王府伤着哪里了?还是吓着了?”

    宿伊打着哆嗦,半点不敢往傅濯那边瞟,只一个劲儿往晋长盈身后钻,听到晋长盈的问话便猛摇头。

    紫棠收拾好洒在地上的瓜子,退了出去,傅濯也没把宿伊的异常反应当回事,只以为她是手没拿稳,他自己手里剥瓜子的动作倒是没停,继续着方才的话题道:“我想着也没什么印象,只是宿玄似乎认得我一般,对我敌意还不小。”

    傅濯这么一说,更是让宿伊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生怕被傅濯看出个什么来,她胆小地往晋长盈身后躲,似乎这样傅濯就看不到自己了一般。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傅濯见状,便以为宿伊是被自己的话吓到了,这才自知不该在宿伊面前提这样的话头,道:“我不过随口一说,伊人不必放在心上。”

    晋长盈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傅濯对宿玄并没有印象,这说明他并没有认出宿玄来,两人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虚惊一场,她心下放松,这才故作自然嗔了傅濯一句道:“伊人毕竟是阿玄的姐姐,你作何说这种话?阿玄性格向来如此,你却是想多了。”

    傅濯也自知理亏,点点头不再说话,低头剥着瓜子,将剥好的瓜子仁放在面前的白玉盘子里,没一会儿,便堆起了一个小小的山丘。

    晋长盈见宿伊被傅濯吓坏了,像只小鹌鹑一般缩在自己身后,小模样很是可怜。晋长盈扯了个借口,便让她出去了,省得她一直在傅濯面前抖得跟个筛糠似的,那心虚的模样,明眼人一看便知有鬼,傅濯人是老实了点,但他也不傻啊。

    晋长盈见傅濯如此讲究,还将瓜子一粒一粒剥了才吃,正准备嘴上调侃他两句,谁知傅濯却将盘子往她面前推了推,道:“剥好了,夫人体弱,瓜子吃多了易上火,还是少吃为妙。”

    晋长盈看着傅濯推到自己面前的白玉小碟,微微愣了愣,又抬头看傅濯,原来是帮她剥的,这人分明嘴上说着少吃,却还在一旁帮自己剥瓜子。

    晋长盈前世今生都还没有谈过恋爱,现下傅濯不过只是剥了几粒瓜子,不知怎的,她心中却莫名泛着甜意,然嘴里却抱怨道:“不是说上火么,怎的还剥这么多,上火了可怎么办?”嘴里说着埋怨的话,上扬的嘴角却怎么也压不住,俨然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