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王府家宴

    晋长盈答应了傅濯一同前去王府的家宴,第二日当晚两人同乘一辆马车,到了王府。

    越王妃见夫妻俩到了,态度既不冷淡也不热络,只是按照规矩礼仪接待了晋长盈,对于傅濯,表情却是始终淡淡。

    晋长盈将越王妃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心中更是肯定这越王妃对傅濯没安好心,晋长盈心中对这个越王妃越发看不上,只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的,晋长盈笑盈盈地让紫棠端着个锦盒,对越王妃道:“这是我和夫君特意为王妃挑选的礼物,也不知王妃喜不喜欢,春节前后一直没时间来探望王妃,还望王妃莫怪。”

    越王妃不把傅濯当成亲儿子,晋长盈对这个便宜婆婆自然也叫不出妈来。

    “县主有心了。”越王妃淡淡瞥了一眼紫棠手中的锦盒,让身旁的大丫鬟接过紫棠手中的锦盒,脸上带着和煦的笑。

    站在一旁的傅濯颇为惊讶地看了晋长盈一眼,他原本也没让晋长盈准备什么礼物,毕竟他看晋长盈十分不乐意地模样,能让她一同前来便不错了,哪还有那么多要求,只是他没想到的,晋长盈却帮他想到了。

    思及此,傅濯看着晋长盈的目光柔和下来。

    越王妃见夫妻俩看着也不像相处不睦,又暗中觑了一眼傅濯的神色,却见他精气十足,没见半点萎靡之态,心中不免失望,本以为这祯明县主是个克夫的,谁知两人成亲几月,傅濯愣是活得好好的,果真是一条贱命,倒硬得很!

    越王妃目光从傅濯身上移开,掩住眼中的冰冷,随即脸上又挂着笑容,和晋长盈说话。

    越王妃不喜傅濯,自然也不喜晋长盈,只是晋长盈毕竟是敕封县主,又是晋威远的掌上明珠,她的面子不得不给,越王妃只得与她虚与委蛇。

    “县主这些日子不见,倒是显得容光焕发了许多。”越王妃嘴边衔着淡笑,又对一旁被忽视的傅濯道:“县主身份尊贵,不比寻常人家的姑娘,你平日里可要小心伺候着,莫要惹得县主不高兴了。”

    晋长盈听着越王妃的话,心中一阵无语,都不知该从何吐槽起,越王妃这挑拨离间的心思未免也太过明显,瞎子都看得出来!x https:/m.x/

    当真以为祯明县主刁蛮跋扈,想让傅濯和自己离心,没有哪个男人会愿意让妻子骑到自己头上,更何况越王妃还说的“小心伺候”。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晋长盈心中翻了个白眼,正想开口,傅濯却毕恭毕敬地对越王妃拱了拱手,道:“义母妃说的是,县主身份尊贵,平日里性情温婉柔顺,待儿子一心一意,儿子省得,日后必定与县主相敬如宾,不让县主受半点委屈。”

    越王妃听着傅濯的话,又仔细观察他的神情,却没见他脸上有半点勉强,她平日里怎么不见傅濯如此好面子,竟然连县主性情温婉柔顺都说得出来,帝京里谁不知道祯明县主是个不能惹的?x <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傅濯这么说,倒是让越王妃有些语塞,晋长盈见傅濯如此夸赞自己,也不免有些脸红,虽然她的性格没原主那么嚣张跋扈,但和温婉柔顺也沾不上边,这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如此便好。”

    越王妃和晋长盈面上带笑地寒暄,越王妃不耐烦晋长盈,焉知晋长盈心里更腻歪她,晋长盈只觉得越王妃虚假,她宁愿去面对女主,也不想搭理越王妃。

    家宴上,傅濯带着妻子入座,随后便是傅秉青携晋沅君入座,待到越王妃越王爷,傅允芳,以及傅家两个庶子携家眷皆落座后,家宴才算是开始。

    晋长盈和傅濯坐在右首,她观察着出席家宴的人,发现越王府的人丁比之其他王公贵族的家里,却是要稀薄许多,加上傅濯也只有四个儿子,女儿更是只有傅允芳一个独苗苗。

    晋长盈目光扫到傅允芳时,傅允芳也带着怨毒的目光瞪了一眼她,晋长盈无缘无故被瞪了一眼,也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这个傅允芳一天净没事找事,闲得蛋疼就知道找女主麻烦,等到日后女主飞黄腾达了,即便傅允芳是男主亲生姐姐,呵呵,以女主的小肚鸡肠,睚眦必报来看,那也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家宴过了一半,晋长盈这才开口说是给众人都准备了点小礼物,其实也只不过是个借口,她主要是想给女主送点钱,顺便刷点好感度,希望女主日后能看在这些银子的份上,放她一马。

    晋长盈让下人们将东西呈上来,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匣子,只晋沅君比旁人大一些,在座的也都不是没见过好东西的人,是以都十分客气地将礼物匣子让旁边伺候的下人收起来,只晋沅君的丫鬟接过盒子时手微微往下沉了沉,里面似是放了什么重物。

    能不重吗?她可是在暗格里装了整整十个十两的金元宝!晋长盈十分肉痛地忖道。

    “多谢县主。”

    “多谢县主,今日来得匆忙,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是我昨日刚买的一对玉镯,还望县主不要嫌弃。”

    “妾身没什么能送的,明日便绣张帕子赠与县主吧。”

    家宴上的气氛因为晋长盈送的礼物变得热闹起来,虽然都不知道对方心里想的是人是鬼,好歹面上还算和睦。

    旁人一一向晋长盈道了谢回了礼,只偏生傅允芳和晋长盈不对付,想给她没脸,傅允芳十分不客气地将盒子打开,却发现里面不过是十分常见的耳坠,嘴里阴阳怪气道:“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不过是街边地摊上随处可见的耳坠子罢了,看成色也不如何,这东西我妆奁里多的是,县主还是留着自个儿用吧。”

    晋长盈见傅允芳一副挑剔的模样,不由挑了挑眉,虽说越王妃不是什么好人,但好歹她还要装个样子,只是她养的女儿却是连表面功夫都省了。

    傅允芳此言一出,原本尚算热络的氛围顿时掉至冰点,傅允芳作为越王府的嫡女,自小便被越王妃宠坏了,无法无天惯了,自然没人敢说她。

    “芳儿!”越王妃见傅允芳如此无礼,当即厉声叱责傅允芳道:“谁准你如此没规没矩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