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小叙

    傅允芳看不惯晋长盈,只想着让晋长盈难堪,却忘了看场合。

    此时见母亲如此呵斥自己,更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傅允芳当场便红了眼眶,母亲对自己一向宠爱,何时如此疾言厉色地训斥过她?

    “无妨,傅大小姐若是不喜欢,那便算了罢,紫棠去把东西收回来,送给傅三夫人。”晋长盈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傅允芳看不惯她,她还看不惯傅允芳呢,本来这东西她还不想给她准备,若是放到她店里卖,可得要好几十两银子呢!

    紫棠应诺,福了福身,便疾步朝傅允芳那边走去,把地上的耳坠子和木匣子捡起来,装进木匣子里放妥当,呈到旁边案几晋沅君面前,毕恭毕敬道:“傅三夫人。”

    晋沅君在听到晋长盈的话时,便有些不快,此时看到紫棠手中的木匣子时,心中更是不喜,晋长盈把她当什么了,捡垃圾的么,傅允芳不要就往她这里塞。

    但晋沅君到底没有傅允芳那么没脑子,不会在宴席上给晋长盈没脸,是以心中再不情愿,她依然让自己的丫鬟接过了紫棠手中的木匣子。⿴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县主别放在心上,芳儿这丫头被我宠坏了,没规没矩的,还请见谅。”越王妃温声道,一边说,一边还瞪了傅允芳一眼。

    越王妃话说到这里,晋长盈觉得没什么,傅允芳却不依了,只觉得母妃不帮着自己就罢了,还给晋长盈赔礼道歉,这算什么事!

    傅允芳刚想说话,却见母亲目光如刀刺了一眼自己,傅允芳顿时不敢说话了,此时越王爷越王妃都在,她也知道自己方才一时冲动,说错了话。

    母亲一向疼爱自己,然而真正发起火的时候,连越王爷都不敢招惹,傅允芳不敢再出言顶撞,但这席她却是怎么也吃不下了,这都要怪晋长盈,若不是她,母亲也不会训斥自己,傅允芳思及此处,狠狠瞪了一眼晋长盈,红着眼圈提着裙子就跑了。

    “县主不必放在心上,小女顽劣,倒是让县主见笑了。”越王爷装模作样地道,又端起酒杯敬了晋长盈一杯。

    “无妨。”晋长盈笑眯眯地对越王爷举起酒杯,看到傅允芳吃瘪,她是很开心的,又哪里会放在心上。

    晋沅君入府多日,何时见傅允芳如此狼狈的时候,也只有晋长盈能让傅允芳吃瘪,看到傅允芳遭到王妃训斥,晋沅君心中十分幸灾乐祸,只是傅允芳毕竟是她的大姑子,她不好表现得太明显,用酒杯掩饰住自己上扬的唇角。

    散席后,晋长盈和傅濯正准备离开王府,谁知晋沅君竟然破天荒地要找她一叙,这倒是让晋长盈十分惊讶。

    若是平时,晋沅君躲她都躲不及,今天怎么突然想着找她一叙,晋长盈没记错的话,她们俩感情还没有好到能说私房话的地步吧……

    晋长盈心中直犯嘀咕,也不知女主找她有什么事,晋长盈让傅濯在前厅等着她,她去去就回,随后便去了晋沅君的院子。

    “长姐,请喝茶。”晋沅君把晋长盈迎进房,还亲自给晋长盈奉茶。

    晋长盈面上镇定自若地接过女主手中的茶,看着晋沅君低眉顺眼的样子,心里却直打鼓,不断在脑海中向系统求救,“女主吃错药了还是这茶里有毒?!我没得罪她吧没得罪她吧!我还不想死啊!”

    【宿主安心啦,经系统检测,女主对宿主并没有杀意哦,至少系统是这样判定哒~】系统萌萌哒道。

    “你卖NM的萌啊!我**你个**!我死了就没人给你干活了!”晋长盈在心中怒骂,但面上还是一副稳若泰山,八风不动的模样。

    【宿主要好好加油哦,记得不要崩人设哦,哦对了,宿主这几日的嚣张跋扈值不达标,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刷一刷!】

    “刷你个头啊!我拿女主刷,我不要命了我!”晋长盈心中十分暴躁道,表面十分端庄,装模作样地揭开茶杯嗅了嗅,背后却直冒冷汗,生怕女主一个想不开把她最大的金手指给掰折喽。x 电脑端:<a href="https://www.x/" target="_blank">https://www.x/</a>

    “找我来有何要事?”晋长盈假装抿了口茶,实则连茶杯都没碰到,生怕女主给自己投毒。

    “无事,只是前几日多谢了长姐前几日送来的药,若是没有长姐的药,这会儿妹妹只怕依旧是蛇毒缠身。”晋沅君表情十分真挚诚恳地向晋长盈道谢,倒是让晋长盈越发奇怪。x https:/m.x/

    “然后?”晋长盈绝不相信女主找她就这么简单的理由,这压根儿不是女主的风格啊,晋沅君那就是典型的无利不起早。

    以往原主对晋沅君可谓是极尽压迫之能,多年来的怨恨,又怎么可能因为晋长盈送几根草药就化解,晋沅君不在心里骂她一句假惺惺就不错了,不得不说晋长盈对晋沅君的心思拿捏得十分到位。

    晋沅君今日找晋长盈的确是有事,并且今日的家宴,实际也是为了晋长盈才办的。

    晋沅君见晋长盈面有不耐,马上道:“那日不知长姐对长公主说了什么,才让长公主将赏花宴之事一笔带过?不知长姐可否告知一二?”

    “你是什么东西,你想知道我就得告诉你?”晋长盈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扣,发出清脆的声响。

    倒不是晋长盈不想说,只是说了人设就崩了啊,按照原主那个性格,哪可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指点女主,不一杯热茶给她泼过去已经算良善了。

    晋沅君心中一紧,晋长盈性情如此古怪,喜怒无常,也不知今日找她能不能成。

    “长姐误会了,妹妹只是一时好奇,若是长姐不方便告知,沅君不问便是。”晋沅君低眉顺眼道。

    “你自己清楚就好,凡事还是要掂量掂量自己,一天到晚少整些虚头巴脑的。”晋长盈清楚地看到晋沅君变了脸色,她心中漏了一拍,还是硬着头皮冷哼了一声。

    听着晋长盈的训诫,晋沅君不由自主攥紧了拳头,若非她不受父亲宠爱,又何至于求上晋长盈?在这里听她的折辱?

    晋沅君垂眸,掩住眸中的不甘与屈辱,时运不济,她此时也只能求助于晋长盈。

    “长姐教训得是,沅君一定竭力改正,不负长姐教诲,只是沅君有一事想请长姐襄助!”晋沅君话落,咬了咬牙,噗通一声直挺挺跪倒在晋长盈面前。 记住本站网址,Www.aywenxue.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aywenxue.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